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多余的素材电子书

【陈丹青倾情推荐】大馆奴:樊建川的记忆与梦想。江湖义士,殚精竭虑,敲钟不已,只为守护一个健忘民族的集体记忆! 封面总要重新弄过的,适可将前两册书样子缩小了,印在封底上,算是此书前身的如实交代;图片则大可添换——书中写到邱岳峰,结果邱公子辗转寻到我,赠我邱先生早岁与晚年的照片;有一篇说及早夭的钢琴才女顾圣婴,也给我获得她生前的丽影;又有学者徐宗懋送我从未面世的蔡元培林语堂等民国前辈老照片,都是难得觅见的影像史料,补入书中,正合适:末尾有几篇涉及民国的教授与教师,当时下笔,哪想到自己翌年会有受聘教书的机缘,近时重读,颇惊讶怎在七八年前即已留心国内的教育和大学……文字内容,则补进两篇遗漏稿,太过短促而油滑者,删除二三,其余照旧:倘若读者不嫌弃,当然很感激,但我是作者,赠书到手,好意思送人么?我知道,若是诚心巴结旧雨新知,莫如多写新篇幅,无奈我不再如那些年有闲空。即便零零星星写起来,新书起个什么题目呢?眼下,只能预先谢谢再次破费的读者,并请对这本书的修订与再版,多多包涵。

售       价:¥

纸质售价:¥21.00购买纸书

1109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6

作       者:陈丹青

出  版  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09-01

字       数:9.3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随笔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国内知名公共知识分子、画家、文化批评家陈丹青继《退步集续编》后再出力作。 本书为《多余的素材》修订版,内容稍有改动,增加添换了多幅插图,体现了更为精妙的图文搭配关系。 这一册散文集,以日常细节牵动种种记忆,并获得历史感,本次修订增添或更换部分罕见的老照片,佐证文字,为许多变形、遗失,但离我们并不久远的历史,提供了独特的图文叙述。 国内知名公共知识分子、画家、文化批评家陈丹青继《退步集续编》后再出力作。 本书为《多余的素材》修订版,内容稍有改动,增加添换了多幅插图,体现了更为精妙的图文搭配关系。 这一册散文集,以日常细节牵动种种记忆,并获得历史感,本次修订增添或更换部分罕见的老照片,佐证文字,为许多变形、遗失,但离我们并不久远的历史,提供了独特的图文叙述。
【推荐语】
【陈丹青倾情推荐】大馆奴:樊建川的记忆与梦想。江湖义士,殚精竭虑,敲钟不已,只为守护一个健忘民族的集体记忆! 封面总要重新弄过的,适可将前两册书样子缩小了,印在封底上,算是此书前身的如实交代;图片则大可添换——书中写到邱岳峰,结果邱公子辗转寻到我,赠我邱先生早岁与晚年的照片;有一篇说及早夭的钢琴才女顾圣婴,也给我获得她生前的丽影;又有学者徐宗懋送我从未面世的蔡元培林语堂等民国前辈老照片,都是难得觅见的影像史料,补书中,正合适:末尾有几篇涉及民国的教授与教师,当时下笔,哪想到自己翌年会有受聘教书的机缘,近时重读,颇惊讶怎在七八年前即已留心国内的教育和大学……文字内容,则补两篇遗漏稿,太过短促而油滑者,删除二三,其余照旧:倘若读者不嫌弃,当然很感激,但我是作者,赠书到手,好意思送人么?我知道,若是诚心巴结旧雨新知,莫如多写新篇幅,无奈我不再如那些年有闲空。即便零零星星写起来,新书起个什么题目呢?眼下,只能预先谢谢再次破费的读者,并请对这本书的修订与再版,多多包涵。 ——《多余的素材》修订版序
【作者】
陈丹青,1953年生于上海,1970年至1978年辗转赣南与苏北农村插队落户,其间自习绘画。1978年以同等学力考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班,1980年毕业留校,1982年赴纽约定居,自由职业画家。2000年回国,现定居北京。早年作《西藏组画》,近十年作并置系列及书籍景物系列。业
目录展开

修订版序

题记

我的第一次油画风景写生

我的第一次油画肖像写生

我的第一次素描人体写生

归国的确认

闲散美人

炎黄子孙

饭米穗

大上海

参考与消息

《上海快车》

表皮脂肪

基本如此鬼见愁

青春的名实

动物凶猛

乡村骑士

捉奸与鸡汤

恐怖与效果

阶级与钢琴

牺牲与死亡

怀旧与革命

红色娘子

《红色娘子军》

看煞

瓦西里、沙夏、艾莲娜

弗哭

胡说

形式与形式感

形式、样式、模式

邱岳峰

于是之

亚明

赵丹

颜文樑

老家伙与小家伙

人犹如此

树何以堪

单身囚禁

胡兰成

革命与相貌

北伐与战争

民国的下午

民国的教授

民国的教师

凄凉的喜悦

鲁迅的墓园

众所周知

《丝瓜》

彼哉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