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木心逝世三周年纪念专号:《温故》特辑电子书

1. “他们终于觉得理解我了。于是误解开始了。”《从前慢》谱曲之后,首次披露的木心遗稿——“人类不会侍奉活天才,只会炒作死天才。”“世有‘红学’,倒也由他去罢。红学之后的甲学乙学,就没有意思了。一个‘人’,成了一种‘学’,死后不得安宁,真惨。我差强也有我的读者,大概不会这样盯住我吧。”“有某公评木心文曰:‘掷地有声。’我意不然,因为下面是泥沼。”“再大的荣名,对于天才是无奈的委屈。”

售       价:¥

纸质售价:¥28.50购买纸书

291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刘瑞琳(主编)

出  版  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2-01

字       数:15.5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文学作品集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每年 2 月 14 日,是年轻人记得的一个日子。在木心读者的记忆中,这一天,正是诗人的生日。他离开我们三年了,本社《温故》又到了推出纪念专号的日子。 最近有位青年音乐人为木心的小诗《从前慢》谱了曲子,亲自弹唱,播出后,不胫而走。木心先生也曾经作曲,但生前从未被演奏,更没有人为他的诗谱曲,现在,他的读者唱出了第一首木心的诗歌。 《木心逝世三周年纪念专号》共分四辑,每一辑篇首,我们再次披露木心遗稿中的若干短句和段落,与专号中的众声喧哗构成有趣而富深意的对照。本专号选用的图片也大致是此前从未发表的。 辑一,收入木心先生讲述的遗稿一篇《我的〈九月初九〉》。辑二,谈木心的家世和早年生活,与夏承焘、茅盾的关系,与读者的故事,寻访杰克逊高地木心故居,以及《再见木心》纪录片试映会实录。辑三,集录童明、巫鸿、李劼、杨泽、曹立伟诸文,李劼说:“木心的溘然谢世,无意间让文学诺贝尔奖……丧失了领受一个自屈原、李白、杜甫以来*诗意盎然的中国诗人加冕该奖的机会。”辑四,陈丹青纪念木心逝世三周年的一篇文章《杰克逊高地》,以及在木心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的发言等。 三年来,木心在读者中的反馈与影响,应由生者的“怀念”与读者的“惊艳”,逐步趋向严肃而深沉的研究。这一研究尚待有形的机构、适切的人选,它的难点、规模、命题、方式,眼下难以测知。它向所有木心的读者开放,目前我们所能刊发的有限文本,显然是这一长途跋涉的初始。有鉴于此,从明年开始,本社拟将这份温故特刊易名为《木心研究专号》,仍于每年年初木心先生诞辰之日出版,为有志于此的读者与作者,贡献小小的空间,俾便木心研究初具雏形。 每年 2 月 14 日,是年轻人记得的一个日子。在木心读者的记忆中,这一天,正是诗人的生日。他离我们三年了,本社《温故》又到了推出纪念专号的日子。 最近有位青年音乐人为木心的小诗《从前慢》谱了曲子,亲自弹唱,播出后,不胫而走。木心先生也曾经作曲,但生前从未被演奏,更没有人为他的诗谱曲,现在,他的读者唱出了第一首木心的诗歌。 《木心逝世三周年纪念专号》共分四辑,每一辑篇首,我们再次披露木心遗稿中的若干短句和段落,与专号中的众声喧哗构成有趣而富深意的对照。本专号选用的图片也大致是此前从未发表的。 辑一,收木心先生讲述的遗稿一篇《我的〈九月初九〉》。辑二,谈木心的家世和早年生活,与夏承焘、茅盾的关系,与读者的故事,寻访杰克逊高地木心故居,以及《再见木心》纪录片试映会实录。辑三,集录童明、巫鸿、李劼、杨泽、曹立伟诸文,李劼说:“木心的溘然谢世,无意间让文学诺贝尔奖……丧失了领受一个自屈原、李白、杜甫以来*诗意盎然的中国诗人加冕该奖的机会。”辑四,陈丹青纪念木心逝世三周年的一篇文章《杰克逊高地》,以及在木心故居纪念馆馆仪式的发言等。 三年来,木心在读者中的反馈与影响,应由生者的“怀念”与读者的“惊艳”,逐步趋向严肃而深沉的研究。这一研究尚待有形的机构、适切的人选,它的难、规模、命题、方式,眼下难以测知。它向所有木心的读者放,目前我们所能刊发的有限文本,显然是这一长途跋涉的初始。有鉴于此,从明年始,本社拟将这份温故特刊易名为《木心研究专号》,仍于每年年初木心先生诞辰之日出版,为有志于此的读者与作者,贡献小小的空间,俾便木心研究初具雏形。
【推荐语】
1. “他们终于觉得理解我了。于是误解始了。”《从前慢》谱曲之后,首次披露的木心遗稿——“人类不会侍奉活天才,只会炒作死天才。”“世有‘红学’,倒也由他去罢。红学之后的甲学乙学,就没有意思了。一个‘人’,成了一种‘学’,死后不得安宁,真惨。我差强也有我的读者,大概不会这样盯住我吧。”“有某公评木心文曰:‘掷地有声。’我意不然,因为下面是泥沼。”“再大的荣名,对于天才是无奈的委屈。” 2. “他这辈子果真全是错的”,陈丹青撰文《杰克逊高地》,纪念木心逝世三周年——木心说:“找来找去,我仍旧找那种可怕的寂寞。”“人人都在受苦。无例外。”陈丹青说:“不论如何,在他种种迷信念头中,从未料到身后会有纪念馆,更没想到是在故园。他在故国何曾梦见纽约生涯?……海顿与贝多芬的故居纪念馆,就我所见,常年空寂,木心这里要算人气旺的。有过一两次,我因事穿过(乌镇木心故居)纪念馆,撞见陌生的参观者,赶紧闪,心里竟不起丝毫感喟。为什么呢,我想知道。”
目录展开

编辑的话

辑一

我的《九月初九》

辑二

木心的家世和早年生活

木心与夏承焘的“忘年交”

木心与茅盾

木心的一份“自制年表”

在天国再相聚言欢——追忆舅舅木心与姐夫郑儒鍼的交往

寻访杰克逊高地木心故居

木心先生三年祭

木心与读者的故事

关于木心——答记者问

传承与回望

辑三

张之洞中熊十力,齐如山外马一浮——从木心的一副对联说起

读木心:没有乡愿的流亡者

木心开屏,美在洞见

听杨泽谈木心——“文学往事”口述系列之二

木心片断追记

私人曙光——评木心水墨

辑四

木心使我洗去一点野蛮的根性

木心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发言

杰克逊高地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