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我的反省与思考电子书 租阅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我的反省与思考》既有田野调查,也有个案分析。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我的反省与思考》展示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丰富多彩,也彰显了文化遗产保护与继承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书中每一论题的探索都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意义,能较为充分地体现出作者宽阔的理论视野、思维的系统深邃、成果的开拓创新。

售       价:¥

纸质售价:¥32.50购买纸书

28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田青

出  版  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时间:2015-03-01

字       数:25.7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艺术 > 艺术理论与概况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我的反省与思考》是从作者田青已发表的学术成果中精选出的43篇论文及评论文章汇集而成的个人文集,它分为学术观点、学术研究及艺术评论等三个方面的论题,也是作者对几十年来从事学术研究的总结与思考,体现了作者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继承等的探索。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我的反省与思考》是从作者田青已发表的学术成果中精选出的43篇论文及评论文章汇集而成的个人文集,它分为学术观、学术研究及艺术评论等三个方面的论题,也是作者对几十年来从事学术研究的总结与思考,体现了作者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继承等的探索。
【推荐语】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我的反省与思考》既有田野调查,也有个案分析。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我的反省与思考》展示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丰富多彩,也彰显了文化遗产保护与继承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书中每一论题的探索都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意义,能较为充分地体现出作者宽阔的理论视野、思维的系统深邃、成果的拓创新。
【作者】
田青,音乐学家、文化学者。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佛教协会特聘顾问、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长期致力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和宗教音乐的研究.积极推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著有《中国宗教音乐》、《净土天音》、《捡起金叶》、《禅与乐》、《佛教音乐的华化》等。
目录展开

总序

代序

上编 文化观点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三议

一个观念的改变:从北京市政府改变“禁放令”谈起

传统节日的现代意义

保护与发展——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苏州论坛上的发言

捡起金叶——写在第三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公布之际

民歌与“民族唱法”——在山西左权“第二届南北民歌擂台赛”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佛教文化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韩携手,共同保护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从韩国“江陵端午祭”申遗谈起

流布与融合——中国大运河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们拥有足够的“文化自觉”吗——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考

原生态:唤醒文化自觉与维护文化多样性的契机

古琴的人文精神

一个音乐学家的社会责任

找回祖先的声音——中国民歌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中编 学术研究

佛教音乐的华化

中国音乐的线性思维

佛教与中国音乐

《金瓶梅》与佛曲

“阿央白”与佛教密宗的女性观

有关唐代“俗讲”的两份资料

智化寺音乐与中国音乐学

“京音乐”与“怯音乐”——北京佛教音乐中的“都市派”和“农村派”

杨荫浏与中国宗教音乐

书陈寅恪《书魏书萧衍传后》之后

下编 艺术评论

写诗的人永远年轻——《把爱连起来——鲍和平歌词集》序

舞者如歌——资华筠与她的随笔集《学而年青》

《清刻本文焕堂指谱》序

美丽,并不等于柔弱——《亚妮专访》序

文章千古事 善哉一点心——《中原古乐史初探》再版序

一个美丽的记忆——澳门《杨柳青木板年画展》序

大象有声——钱绍武雕塑中的音乐

会飞的丫头——《乐心飞扬:母亲眼中的宋飞》代序

回归也是发展——陈美娥与《汉唐乐府》给我们的启发

保护与发展——陈美娥与《洛神赋》的启示

艺术长青的歌剧家王昆大姐

资华筠:从舞者到学者的升华

乡音:世上最美的音乐——王六著《把根留住——陕北方言成语3000条》序

从人到猿——刘若望雕塑艺术的哲学意味

“士”的传统与“新文人画”——读刘明康美术作品集《旧忆》

最爱女人的男人——《十里红妆女儿梦》代序

中国音乐传承中的人与德——一把琵琶的故事

音乐的生命之源——与崔健对话录

昆曲等你六百年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