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大宋帝国三百年(套装共7册)电子书 租阅

售       价:¥

9570人正在读 | 15人评论 7.9

作       者:金纲

出  版  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3-01

字       数:146.3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中国史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229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229条)
《大宋帝国三百年》以正史为基础,以野史和民间传说为作料,对赵匡胤开天辟地五十余年的历史故实进行了全景再现。既忠实于历史原貌,考证渲染相得益彰,又不乏真知灼见,字里行间蕴味深远。细密处丝丝入扣,宏大处惊心动魄,呈现出一幅风起云涌的大历史图画。   从契丹国主耶律德光的狂笑,到后晋帝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从后周大帝柴荣征契丹,到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从宋真宗赵恒“澶渊之盟”,到宋徽宗赵佶“靖康之耻”,《大宋帝国三百年》上演的是大宋帝国三百年的政变、杀戮、征战、信仰与文明推演的史诗。
目录展开

总目录

大宋帝国三百年①:赵匡胤时间(上)

目录

|前言|

桂阳监

神话

读史的三个进阶

历史现场

历史逻辑

亲历者

军政故实

历史记忆

壹 乱世

应天禅院“香孩儿”出世

大玩家奇异战事

“横冲都”闻名天下

一家三代皆功臣

李嗣源整肃内廷

因丑闻刘皇后遭诛

“法乳汤”与“同阿饼”

“定难军”暗藏隐患

平“夏州”无功而返

“西夏国”成百年大患

汴州兵变

李嗣源被迫篡逆

姚彦温悖逆而变

李存勖遭乱箭射杀

石敬瑭割让伏恶因

翻云覆雨一藩镇

契丹国草原燔柴礼

述律平自断玉腕

耶律图欲尊崇儒学

“李赞华”邪痞兽行

韩延徽与胡汉分治

贰 “贤君”李嗣源

李嗣源被逼造反

元行钦闹市斩首

安重诲恃权暴虐

任圜的死敌

“没字碑”

无道邦国的悲剧

藩镇问题的“前驱”

弹劾李从珂

孔循的花招

善终的藩帅

安重诲的末日

进入“李从珂时代”

叁 李从荣 李从厚 李从珂

李嗣源的失衡

李从荣错失良机

亲兵守宫门

“朱衣才脱,白刃难逃”

李从厚的“四人帮”

李从珂的悲情表演

羽林军首领倒戈

犒众军,分光国库

遇皇辇石敬瑭围歼

宰辅之论与禽兽行

洛阳市民痛责兵痞

孟汉琼之死

李从珂放虎归山

石敬瑭韬光养晦

《遗契丹书》

李从珂错失良机

肆 晋阳大战

石敬瑭不是软柿子

“幽云十六州”

耶律德光的异梦

“围困”晋阳城

耶律德光初战告捷

石敬瑭进位

龙敏之计

赵德钧的投敌条件

桑维翰的眼泪

张敬达遭暗算

石重贵监国

石敬瑭行军洛阳

苌从简凿骨取箭

后唐末帝自焚玄武楼

伍 三镇造反

石敬瑭的命运

兵部尚书死不降契丹

范延光心生“异志”

纷繁杂乱的后晋帝国

石敬瑭的不安

杀母的逆子

安重荣百步穿杨

与石敬瑭对着干

安重荣反意已决

石敬瑭的定心丸

白承福向河东投诚

“偃月阵”兵败身亡

襄阳的反叛味道

预留宣敕诏书

奇人和凝的传奇

荆南的存亡

骁将郭金海

喜欢读书的武将

石敬瑭的“天下意识”

金瓯之缺

陆 十万横磨剑

“晋出帝”石重贵即位

石敬瑭临终传位

刘知远已动野心

称“孙”不称“臣”

贪美色柩前成婚

景延广“十万横磨剑”

“括民谷”四海遭殃

人祸猛于天灾

逢乱世道义灭裂

杨光远被逼造反

为帝业“北结强虏”

耶律德光兵败北归

后晋取胜三考

皇甫遇置死后生

五代“风月案”鉴戒

符彦伦大摆空城计

草原“铁鹞”进军晋营

名将符彦卿横击契丹

柒 帝羓

桑维翰遭疑被免

后晋帝骄奢致内乱

杜重威心怀“异志”

晋军首失战机

桑维翰的可怕预言

王清部以死报国

宋彦筠诈财取货

杜重威赭袍加身

契丹主的两件赭袍

景延广罪无可赦

翰林学士文采超然

张彦泽贪婪无情

惹众怒张彦泽遭分食

耶律德光入主中原

“打草谷”遭遇“盗贼”

契丹兵血腥屠城

妇人“白项鸦”称雄

强夺衣王晏斩蕃使

赵延寿救十万晋兵

耶律德光归心已定

染热疾一命归天

捌 赭黄袍与金银山

“炊饼”王妃的远见

不贪财货的枢机大官

两个无罪之人的死

张砺恨怒而死

“僭妄”之徒麻答

颇有胆气的两个军官

权力真空下的“民选”

白再荣的“贪昧”

契丹国内乱

赵在礼“移镇”敛财

拴马槽自绞舍命

地方官实为“土匪”

反人类的张崇

杜重威凌迟处死

杨光远“拉杀”而亡

赵德钧悔恨而终

赵延寿不知所终

富可敌国一场空

范延光“投水而死”

玖 从刘知远到郭威

深藏不露的刘知远

“羁縻”契丹

耶律德光赐书刘知远

怀大志“远猷庙算”

“天福十二年”

智者变昏人

天性邪恶“嗜血”成性

吐谷浑部落群龙无首

后汉帝国的“擎天柱”

李守贞的命定克星

太师冯道老谋深算

围河中“以逸待劳”

整军纪威震士卒

符夫人的美丽与冷艳

“贼臣”赵思绾禽兽行

“带头大哥”力平三镇

拾 后汉之亡

隐帝初期“国家粗安”

乱世中的“圣贤”

张宪死不拥新主

后汉隐帝时代

苏逢吉的第一劣行

苏逢吉的第二劣行

代价沉痛的“使酒”

“禳祈之术”

史弘肇欲斩苏逢吉

隐帝谋划诛杀杨邠

杀大臣宫廷惊变

王殷泄隐帝密诏

郭威进军汴梁

侯益战功卓著

京师汴梁在劫难逃

慕容彦超色厉内荏

“马失前蹄”南军失利

四方投诚隐帝溃逃

京师破众兵劫掠

“朝隐”高人冯道

大宋文臣逐次登场

受拥戴郭威“践祚”

北汉倾心结好契丹

大宋帝国三百年②:赵匡胤时间(中)

目录

壹 郭威的遗产

郭威的肺腑之言

慕容彦超战略受挫

悖天命将士离心

兖州破险遭屠城

“银包铁”人心解体

“勾距之术”捉盗贼

梦祥兆城破拜圣人

最强的文官阵容

王峻的战略大局

为得宠王峻罢朝

惹帝怒郭威使辣手

开国功臣王殷被杀

王殷之死的背后

柴皇后一见倾心

一部兵书打天下

为民着想减免进贡

开言路以求郅治

短暂的帝王生涯

贰 南唐的前世今生

中原对北敌的战略

杨行密斩杀朱延寿

徐知训荒淫昏暴

除祸害自刎而死

“王国”升格“帝国”

南唐“鬼才”宋齐丘

徐温的辣手罪恶

“一言兴邦”的大计

落魄公子成江南显贵

徐知诰“传禅”遇阻

向宫女玩“咸猪手”

借兵祸图谋“篡位”

李昪救吴越国灾

爱和平,不爱用兵

让人怀念的仁厚君主

鸩杀大臣事件

叁 李璟

初用兵生擒乱贼

“巧佞”之徒薛文杰

荒诞的闽国大帝

李璟智昏南唐衰微

三战败北南唐折将

乱加赋敛百姓遭殃

拓跋恒逆帝上书

“立少废长”马楚大乱

征中原错失良机

韩熙载睥睨名流

伪君子陶谷作秀

勘破大局名士避祸

肆 高平之战

平北汉柴荣亲征

两军遭遇对峙巴公原

一战告捷大败北汉兵

大学士逃命丛林

高平之战的历史大义

“五朝十君”老宰相

“不倒翁”的菩萨行

远结契丹冯道出使

“传国宝万岁杯”

狼虎丛中立身

世宗北征无功而返

居河东北汉不血食

伍 柴荣

柴荣铁腕执政

为得安抚李彝殷“撒娇”

周世宗治盗有术

为民生世宗革弊政

“上辅之器”王朴

底定中原路线图

历史的多种可能

西征军首战失利

王景与向训的转变

败蜀军连下数州

陆 征淮南

谋中原南唐结契丹

刺杀使者彼此离间

契丹、南唐虚假同盟

周世宗出兵淮南

破滁州生擒皇甫晖

赵匡胤威名日盛

扬州城四门大开

吴国杨氏绝嗣

南唐危急孙晟议降

和谈破灭以身殉国

攻伐失利世宗返京

率水军世宗再亲征

查文徽不夺人妻

刘仁赡“投降”周师

柒 出师未捷身先死

《宋刑统》震烁古今

窦俨治国六荐

第三次御驾亲征

唐主李璟自削帝号

柴荣大帝亲征幽燕

契丹未平柴荣病逝

谶语的记录史

停兵澶州柴荣思社稷

李重进与赵匡胤

“点检作天子”

捌 天现二日陈桥驿

世宗病亡契丹入侵

陈桥兵变的“预谋”

“天现二日”催兵变

“阴谋推戴”黄袍加身

阴谋拥戴有动力

管兵士“约法三章”

“阴谋推戴”或“偶然事件”

一个“偶然”力量

“权反在下,下凌上替”

“上位”经验总结

玖 赵匡胤践祚

张永德的远见卓识

“姑息藩镇”的祸端

张永德慧眼识珠

“叛军”回京韩通失分寸

韩通遭残杀老赵震怒

老赵初登明德门

政事堂帝相对峙

行禅代礼老赵登基

天子践祚“大赦天下”

老赵好“微行”

荐人才赵普居功

皇上与大臣的“博弈”

大宋帝国三百年③:赵匡胤时间(下)

目录

壹 偃武修文

“微行”遇冷箭

老赵的“三条宝带”

盘剥寻租的恶性

老赵登基,天下平静

“坐而论道”之礼

天子“护法”

颁诏书为民雪冤

打不死人的刑具

改试卷公平取士

韩通死于“王事”

“常胜将军”荆罕儒

贰 征潞州·平扬州

李筠的致命错误

“黑大王”李重进欲反

李筠起兵“直取大梁”

四路出兵合围泽州

潞州城破李筠赴死

平扬州预先做牌

赵普的战事宏论

无悬念的战事

下扬州李重进自焚

叁 收兵权与定祸乱

君使对话暗藏杀机

南唐后主李煜即位

猛将镇边四周惮服

边帅忠心北境大安

谋士赵普的锦绣货

君臣遇合莫逆于心

削将权老赵遇瓶颈

杯酒释兵权

消祸乱于未萌

赵普私藏任命书

“收兵权”各有玄机

武臣们“尽读书”

了不起的文官制度

“侵削藩镇”之妙

肆 荆南·武平·后蜀

高保勖的荒淫之举

张文表之死的启示

南平已平

“啖食胖子”事件

赵匡胤麾下第一名将

孟知祥的彩头

昏妄的末世君主

少主孟昶励精图治

王昭远的蜡丸密信

宋师未出,巴蜀已定

攻占利州大获粮草

水陆夹击攻克夔州

天兵突降攻破剑门

兵临蜀都孟昶请降

伍 全师雄·孟昶·花蕊夫人

吕余庆执掌成都府

全师雄被拥叛军元帅

王全斌屠杀降卒

全师雄病死金堂

征川蜀曹彬不负使命

孟昶“待罪”受礼遇

孟昶之死

正史中的“花蕊夫人”

野史中的“花蕊夫人”

花蕊夫人之死

一首难得的“艳词”

一个惊艳的传说

陆 吾当救此一方之民

痴迷卜卦的南汉皇帝

“血溅寝门”

刘晟的荒淫无道

满朝皆宦官

南汉的极致酷毒

宋师压境势如劈竹

攻城利器“床子弩”

束手无策刘鋹投降

灭南汉剪除恶政

李煜花钱买和平

不关心政治的皇帝

君主下青楼

雪夜酣宴娥皇谱曲

女英大婚万民空巷

柒 收江南

南唐后主自削国号

离间计鸩杀林仁肇

李穆下金陵劝说后主

潘佑的四副面孔

潘佑的“谶诗”

赵匡胤的“空锦囊”

樊若水的跨江浮梁

“天下兵马大元帅”

南唐无人懂军政

老赵亲笔诏书劝降

老部下心怀异志

赵匡胤舌战才子

捌 李煜之死

历史的神秘余数

朱令赟援助金陵

赵匡胤“按剑”对徐铉

宁不得江南,不可辄杀人

曹彬的治病良方

后主的亡国之痛

李煜举族北上

太祖的悲情

明德门接受“献俘礼”

老赵与曹彬

李煜死因成谜

玖 未竟之志

郭无为奇人异相

“砍柴兵”奇军突起

大宋福将党进

“常胜将军”李谦溥

围城“打援”大破契丹

久攻不下退兵为上

大水退泥墙塌

老赵存钱办大事

尚“质素”不求奢华

“封桩库”积攒军需

幽州形势图

赵普的奸邪劣迹

契丹主动来修好

拾 金匮之盟与烛影斧声

赵匡胤的“郡望”

“永昌陵”小石马陪葬

一根棍棒打天下

赵匡胤的迁都谋划

迁都的远见宏识

北汉未下太祖病逝

世外高人陈抟

“豫定”二代君王

“阴谋”和“光明”

赵匡胤的死亡谜团

“兄终弟及”

拾壹 斯人已逝,“誓碑”永恒

春季不得“采捕”

老赵的光明心态

“生长”出来的风景

善言《易》者莫如昭素

“保守主义”奥妙

老赵的不正记录(一)

老赵的不正记录(二)

《太祖誓碑》

保全柴氏子孙

未尝轻杀一臣

不加农田之赋

贪赃者处极刑

太祖一朝贪赃记录

不赦犯赃之罪

|附录|

参考书目

一、经学类

二、正史

三、野史

四、史论

五、其他

大宋帝国三百年④:文功武治宋太宗(上)

目录

|前言|

虚爵

“朕亦大醉,漫不复省”

君臣一醉

孩子气

寇准“令帝复坐”

宋太宗批评唐太宗

开宝寺灵感塔与田锡的讥评

日僧奝然

《孝经》

中国帝制为何没有“万世一系”

壹 太宗践祚

第一份诏书也即“五条意见”

新科皇帝的名字

避讳

以火德王

五丈河畔的火轮小儿

红鸟与白兔

诏罢河东之师

马仁瑀大闹闻喜宴

置酒讲解

大宋与契丹交聘

太平兴国

灾害记录

王沔读试稿

皇上“自焚”

贰 励精图治

赏罚“失宜”的政治败笔

泼皮乞丐之死

张道丰死里逃生

转运使

郭贽的“愚直”与德举

藩帅移镇

处决皇亲王继勋

惩治贪官

被“正法”恶官

李飞雄大案

画家郭忠恕

湘阴公刘赟

儒者的游戏

“出将拜相”情结

矫诏开仓

战备粮救灾

祖宗之法

正本清源与拔本塞源

安抚番族

藩镇不得领支郡

亲吏不得补镇将

石守信移镇

叁 纳土归宋

封桩库

清源军

留从效一战成名

留从效“疽发背卒”

地震

一把锁头换来节度使大印

两头下注

程德玄机谋善断

陈洪进纳土归宋

减赋

乔维岳平“草寇”

王亦大梁一布衣耳

魏王李继岌

钱氏家训

“阴谋拥戴”的君主

兄弟友爱

范旻德政

官方推演“国教”

高僧德韶

唱簿鞭背

肆 讨平北汉

杨村军演

冬狩之礼

决意北伐

藩镇旧习

“惟有战耳”

赵廷美不做“留守”

太原外围攻防战

石岭关大捷

骁将解晖

太原已是困兽

剑舞吓人

荆嗣生猛

宋箭宋得

洞屋

小尉迟呼延赞

劝降北汉主

刘继元投降

名将杨老令公

伍 高梁河

太原城遭毁

“乘胜取燕蓟”

第一个错误

孔守正独闯岐沟关

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炮具八百尊

第二个错误

得胜口契丹“诱敌”

第三个错误

“于越”耶律休哥

钱俶殿后

武功郡王赵德昭

将军之后石保兴

赵德昭自杀

“高梁河之战”的败因

平戎万全阵图

赵延进与李继隆

满城大捷

崔翰“马革裹尸”

赵延进“一言兴邦”

陆 雍熙北伐

“杨无敌”雁门大捷

“明法科”

耶律休哥斩杀宋将张师

“辽主引兵还”

“不为家贫卖宝刀”

平塞寨“守卫战”

远交近攻

耶律贤之死

风流萧燕燕

丰州之战

赵炅读《老子》

贺令图主战

大师侯莫陈利用

窦仪的墓志铭

赵普折服袁廓

“荧惑圣聪”

上中下三策

太子宾客

桃花犬

宣战檄文

克复涿州

潘美连下四州

断崖争锋契丹破胆

荆嗣“以少胜多”

田重进下蔚州

田太尉候神仙夜降

柒 岐沟关·君子馆

“持重缓行”

耶律休哥断宋师粮道

再奔涿州

米信上当

再弃涿州

新城之战

岐沟关大雨

大将李继宣

“京观”

将帅不和

嫉妒与谤书

边地大迁徙

杨业孤军奋战

“困兽斗”

治史与想象力

名将向拱

捌 代州之役

“吃货”张齐贤

契丹“射鬼箭”

宋师间谍

耶律休哥计擒贺令图

伤心君子馆

马知节有备无患

厢兵“一以当百”

无耻之徒卢汉赟

时未至,势未成

唐河之战

耶律休哥大败

备边之策

临时镇守者

“黑面大王”尹继伦

子河汊大捷

折御卿之死

何承矩雄州退敌

大宋帝国三百年⑤:文功武治宋太宗(下)

目录

壹 皇弟之死

“金匮之盟”的“再传”版本

《建隆遗事》中的顾命大臣

为赵炅辩诬:太宗不会谋害亲侄

“但见血山耳,安得假山!”

卖直取名

“八大王”赵元俨

“驸马升行”

荆国大长公主恪守“古礼”

赵普失宠三案

“普由是愤怒”

黎桓袭杀侯仁宝

柴禹锡告发秦王

密奏中的“权幸”

雷德骧与雷有邻父子

“金匮之盟”的悖论

金明池未遂政变

“兄终弟及”集团

几千个耳光子

贰 赵普与卢多逊

李符与赵廷美之死

陈国夫人耿氏之谜

“把断剑门烧栈道,西川别是一乾坤”

小胖孩和小瘦孩

卢多逊的大见识与小聪明

“倒卢”“倒赵”与“倒秦”

“月头银”之变

寇准簪花

禳灾祈福的赵普

半世评语

“天伦为重,大位为轻”

《宋论》中的四个观点

疯癫长子赵元佐

让国四贤人

赵元佐被废

“德不孤,必有邻”

“晋邸旧人”柴禹锡

“公当偏霸一方”

江湖险,廊庙更险

叁 文治

搜求天下书

“人之嗜好,不可不戒”

《太平御览》

太宗论刘义隆、杨素、许敬宗

“仁者之愚”

“万岁”与“眉寿”

人君当淡然无欲

“飞白”

契丹的学术成果

《淳化阁帖》尽显大宋风韵

《孝经碑》与《雍熙广韵》

“十六字教”

“家法”与“家学”

李觉讲《泰卦》

“羁縻文人论”

肆 法制

不完美的圣贤大义

刑罚“鼠弹筝”

好“言事”者王济

修《刑统》,重“听断”

击登闻鼓“民告官”

申理冤滞,感召和气

烂葱案

礼治未病,法治已病

“法当原情”

叔叔告侄内有隐情

宽大兵痞,护持工人

皇子被推问

安崇绪疑案

“采牲”杀人以死罪论

禁“生祠”

钻法律空子的“刁民”

伍 名臣·名流

大宋精英

“弭冤白谤,第一天理”

“等身书”

贤者贤,荐贤者尤贤

宇宙小,一身大

人民,本也,疆土,末也

偶像李大亮

画地十策

法贵有常,政尚清净

仍旧贯

食料羊

“居官弛慢”与“清净之理”

愿得制度狭小

广开言路与楚文王

吕蒙正与太宗的博弈

不可夺之志

吕相四故实

风浪中端坐

得嘉赏未尝喜,遇抑挫未尝惧

曲突徙薪,方为真智者

君臣际会的动人之处

风波之言不足虑也

奇才寇准

刚猛宰辅不敢自辩

君臣选太子

价值制衡

若水雪冤

李昉不朝宋太祖

一钱不值

善人君子,父子相继

陆 王禹、柳开、潘阆

磨面为生要致君尧舜

《端拱箴》与《御戎十策》

道安尼姑案

以夷制夷

“谶诗”与“势利”

贬谪文化

白体诗《畲田词》

馊主意

谢泌两批太宗诏书

差点挨板砖的大臣

大言柳开

柳开为官三事

亦侠亦匪

拜求徐铉“赐之一言”

卫道者与米舒卡

嘲柳开

弩下逃箭

潘阆“隐身”

手把红旗旗不湿

柒 王小波起事

焦四焦八

梅山峒蛮之变

说“陨获”

抑制兵变

恐怖大王的克星

均贫富

榷茶

茶马交易

“蜀民之病”

博买务

“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

孟昶遗孤与灌口二郎神

“战神”王小波之死

蠲免秋税还是吃不饱

钟离委珠

宠辱不惊

捌 失踪的李顺

“大蜀国”年号“应运”

剑门固守有惊无险

张雍守梓州

父死于忠,子死于孝

与世无争崔遵度

屠杀

查道戴枷督税

王继恩谁都对不起

后宫与宦官不得干政

宣徽使与宣政使

陷名将马知节于死地

地方官与社稷臣

虎翼卒谋反

诏按其罪与封驳诏书

空白任免诏书

乖崖之名,聊以表德

秋光却似宦情薄,山色不如归兴浓

辣手张咏

超脱于仁愚、贤不肖之上的智者

李顺死生之谜

宋太宗下《罪己诏》

改良“榷茶”制度

玖 太宗之死

向契丹“请和”

御戎三策

抚我则后,虐我则仇

求才

文明竞赛

太宗之死

太宗遗制

“来和天尊”的神秘流言

吕端大事不糊涂

赵元佐不见宋真宗

王继恩遇能吏

太宗的忧心与焦劳

塞浊乱之源

夭折的封禅大典

汴水抗洪

海东青与白花鹰

破解“后宫方程”

惭德与大功

《宋史》盖棺定论

大宋帝国三百年6:真宗赵恒(上册)

目录

写在前面

澶渊之盟与鲍岑和约

“谋逆者”王继恩

真宗“英断”

“孟士”李应机

缉盗三害

惩治无赖的策略

老病厢军

“箭镞在体”者

面子

不察有罪

锦褥

直道而行,至公相遇

石熙政直言

贬谪近臣

反对酷刑

用人之道

国家赔偿

编敕

赃物

护生

放权

刑罚没有私意

奖励雪冤

法有常典

“刑措”“狱空”

赈灾契丹

地方治理

一场大雪

误读经书

君臣之论

恭己待士

常平仓

壹 割据之梦

武夫悍卒的富贵梦

怀安刘旴之变

缺犒赏部下作乱

知州李士衡剑门迎敌

“能吏”的多重人格

禁军入川“逆击”叛军

雷有终轻敌遭伏击

益州城破叛军南逃

平息叛乱王均自缢

“王均之乱”的背后故实

土匪遭遇神捕

真宗的战略眼光

叛军奔袭包围象州

“南平王”卢成均投诚

贰 打仗!打仗!

契丹不宣而战

杨延朗冰水浇城

大帅傅潜的离谱行动

傅潜的“投名状”

黄太尉寨战役

康保裔身陷敌阵

古稀老将范廷召

“命帅”的战争部署

长城口战役

威虏军战役

羊山战役

“藩镇割据”

筑京观

王显的战略谋划

叁 李沆

大宋地图室

员外郎的“车战之法”

“三纲五常”的规则

谢德权改造京城

杨覃上奏蠲免国税

地方分权与中央集权

“战殁将军”王继忠

王夫之的史论

“圣相”李沆

宰相无密奏

宋一代柱石之臣

历史的偶然

肆 战与和

政治空间争夺战

耶律隆绪时代

毕士安不屑“斗法”

李允则先赈后奏

契丹的间谍

制造中的大案

“修昔底德陷阱”

契丹倾国远征

李允则修城拒敌

大将王超按兵不动

能断大事的寇准

“上中下三策”

最早的“议和”文书

“死囚”的献祭

谢涛《梦中作》

曹利用自荐出使

瀛州保卫战

“归降”的契丹人

伍 澶渊之盟

凿冰御敌

“无地分弩手”

真宗的忧虑

使者的委屈

射杀草原“战神”

真宗“进辇”北城

“主和派”思路

文明大迁徙

契丹的底牌

赵安仁“舌灿莲花”

真宗作《回銮诗》

真宗的“家园叙事”

“屈己为民”

《誓书》的失礼

杜镐先安排“卤簿鼓吹”

寇准的功勋

王夫之论“澶渊之盟”

寇准的“画策”

大宋帝国三百年7:真宗赵恒(下册)

目录

壹 神道设教

亳州判官王钦若

蠲免“天下宿逋”

王钦若一字损大节

畏妻的王钦若

科场舞弊案

大盗不操矛弧

寇准的庙算

推演天下太平

宋辽谍战

孙仅出使“得体”

安有子归父而致疑耶

制度建构和道义推演

神童晏殊

以百姓为念

狂者寇准

王钦若巧言“倒寇”

万国来朝

“受命于天”与“天人感应”

封禅

人造天瑞

一壶珠宝搞定当朝宰辅

“神道设教”论

贰 大中祥符

真宗奇梦

“天书”降临

大酺

“大计固有余矣”

全宋疯癫

民间助饷

“祥瑞”不断

社首山设“封祀坛”

天子车驾

又见“天书”

“游戏规则”不得破坏

真宗告庙

修德以来远人

真宗銮驾东行

登泰山斋宿山顶

封禅大典

真宗一人吃素

京师张灯群臣欢宴

汾阴“后土神”之争

“民意”之下真宗“侈心起”

西祀汾阴

玉清昭应宫

叁 王旦·丁谓

反对派们

大儒孙奭奏疏

真宗的学术成果《解疑论》

真宗不吝赏赐

三司假内藏

百姓日用而不知

受命于天

辽阔而顽厚的隔膜

左藏库大火

江湖妄人说宫禁之事

王旦留守京师

契丹来使“借款”

荐寇准不遗余力

王旦隐忍相位

生民膏血,安用许多?

不信“怪力乱神”

祸害大宋的“五鬼”

财务次官林特

九尾狐陈彭年

刘承珪修订“秤法”

肆 真宗之死

“神道设教”并未“祸民”反而“惠民”

冒险入溪蛮营寨

景德免税记录

天下目为奸邪

丁谓尚禨祥

鹤相献龟

“溜须”典故的由来

不学无术,暗于大理

寇准献“天书”

耽于“名位”的寇准

“倒寇”同盟军

大事败于“不密”

帝国惊天大案

帝国情种

“八大王”之谜

真实的《狸猫换太子》

真宗追封的深意

皇后刘娥“摄政”

真宗驾崩延庆殿

尾声

皇太子赵祯即位

契丹派使团吊慰

刘太后垂帘听政

俩宰相廷争

吓人的“尚方剑”

雷允恭擅改皇堂位

王曾论“绝穴”

太后“倒丁”立威

王曾“反经合道”

“天书”从葬永定陵

玉清昭应宫大火

“神道设教”时代结束

丁谓贬谪崖州

丁谓之量

真宗的后稷事业

累计评论(229条) 874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