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大写的历史(套装共3册)电子书

售       价:¥

977人正在读 | 7人评论 6.5

作       者:黄朴民 著

出  版  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8-01

字       数:47.1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史学理论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7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7条)
大写的历史(全3册)包含:《大写的历史:被遗忘的历史事件》,《大写的历史:被忽略的历史文化》,《大写的历史:被误解的历史人物》
目录展开

大写的历史:被遗忘的历史事件

涂脂抹粉后的历史

真相难觅——“赵氏孤儿”背后的历史重构

孔门造圣运动

汉武帝“建元改制”的政治风波

汉代“独尊儒术”表象的背后

汉代“表章六经”的政治文化学意义

歧路彷徨:“党锢之祸”与汉末儒林群生相

政治理想与政治现实的交锋

国策与国运——析汉武帝身后的政治走向

当虚幻的理想撞上坚硬的现实——王莽改制的悲剧

《隆中对》的怪圈

魏孝文帝“全盘汉化”的不归之路

政治博弈:魏孝文帝迁都

千古楷模:贞观之治

从“陈桥驿兵变”到“杯酒释兵权”的演进——赵匡胤的胆略与权谋

为人臣的智慧

未央宫的奇冤

功高震主,祸患将至——君逼将反的故事

君子斗不过小人

逐鹿中原,争霸天下

晋楚争霸战争的来龙去脉

战略均势与弭兵大会

从争霸到兼并——晋阳之战的标志性意义

中国古代王朝崛起战争中的战略指导——以秦汉时期为中心

晋景公与齐晋鞌之战

柏举之战——争霸战争重心的南移

兵者,诡道也

兵无常势——韩信“背水阵”揭秘

“五兵之中,唯火最烈”——火攻与赤壁之战

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萨尔浒之战

先秦野战歼灭战的典范——长平之战

大写的历史:被忽略的历史文化

历史的第三种读法

儒者果真高尚?

“儒”的文化史考察

门外说“礼”

品鉴三味:我读《论语》(五则)

兵者未必诡道

《武经七书》的文化密码

追求功利:《孙子兵法》的核心精神

《孙子兵法》与现代社会竞争

用兵真艺术,人生大智慧:读《孙子兵法》

汉简《孙子兵法》佚文的学术价值

兵儒异同与思想融汇

走出历史的丛林

历史的真实与历史的重构——兼说儒家对上古战争历史的虚拟化解读

走出历史图谱化的认知误区

历史学研究中的四个误区

向何处寻觅——兵学思想史研究中的瓶颈及其突破

以史为镜

历史的相似性:三闾大学的镜子

治世与盛世

从普适性的视域重估中华文化的价值

从春秋历史看当前国际格局

附录

南辕北辙:关于研究生培养的断想

我的国学观

现代中国需要国学

大写的历史:被误解的历史人物

从来胜者无侥幸

张弛有道称小霸——郑庄公的英雄本色

一匡天下之领袖风度——齐桓公的稳重

宿命之逆袭——晋文公的图霸战略

春秋霸主第一人——楚庄王的雄才大略

睿哲非凡的旷世明君——汉文帝

明君风范——刘秀的政治智慧与治国方略

悲壮的失败者

贵族优雅精神的绝唱——宋襄公之死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晋献公的成与败

有雄才而无大略——秦穆公的战略短见

创业容易守业难——晋襄公的无奈

抓一手好牌却最终亏输——善始却无法善终的晋厉公

令人唏嘘不已的正剧——晋悼公复霸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魏惠王战略方向选择的失误

识时务者为俊杰——苻坚的悲剧命运

事必躬亲未必优——隋文帝的政治格局

运去英雄不自由——不走运的马谡

做人不低调的危险——贺若弼英雄末路

孤忠悬白日,遗恨寄中原——岳飞为什么不得不死

政治牺牲品——戚继光的宦海沉浮

历史大咖们的另一面

岂敢称英雄——越王勾践的负面示范

喜怒哀乐形于色——孔夫子的人格魅力

扑朔迷离——孙子其人的来龙去脉

赤子本色——可亲可爱的子路

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庄子为何不当官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从重用马谡看诸葛亮的圈子意识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也说李广

将权对皇权的屈服——卫青的圆滑

歌功颂德言天命——王充的另一面

事君数,斯辱矣——从胡惟庸到年羹尧

得麒麟才子得天下

东汉开国第一人——邓禹与他的《图天下策》

战略家谋划的典范——诸葛亮与《隆中对》

驾驭全局——羊祜《平吴疏》的战略指导思想

制敌命脉,混成一统——高颎《取陈策》解读

多方误敌,一战而克——贺若弼《御授平陈七策》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升与他的“九字箴言”

运筹帷幄——韩信与他的《汉中对》

经生汉代知多少,屈指谁为王佐才——贾谊的政治大智慧

累计评论(7条) 6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