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文海泅渡电子书

售       价:¥

13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从维熙

出  版  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2-01

字       数:17.2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随笔

温馨提示:数字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提供源文件,不支持导出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多少年了,我想回到我落生的屋子去看看,因为那是一个生命与这个世界发生联系的起点。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场长跑的话,呱呱坠地时的婴儿啼哭,可以视为他已跨入人生跑道。任何人——不管他后来成了帝王将相,还是布衣布履的庶民百姓,那生命声啼哭,就是开始了人生旅程的自鸣钟声。因而,穿越了20世纪大半个世纪的我,一直想回到我呱呱坠地的老屋,去倾听一回我的婴啼,俯视一次我生命摇篮的胎记。 尽管生我养我的故园,离北京只有一百多公里,县委的同志又常常拉我回到县里,让我去体验一下老家的变化。但我始终没有去过母亲生下我的那间老屋。之所以如此,它对我不仅有一层神秘的图腾色彩,我不想随意就破坏了神圣的感情;更为重要的是,人之初的那几间老屋,会勾起许多沉重的记忆。我走过太多太远的风雪驿路,我怕自己承受不了那巨大的感情冲击。因而每次县委的同志提议,要开车带我到生我养我的山村去看看时,我都说:“不忙,先去其他乡镇,下次来再去看生我的那间老屋吧!”其实,我的故园离县城不到二十公里,乡间的公路早已四通八达,不需多少时间,汽车就能开到我的故宅了。直到21世纪的个春天,县委再次来京城接我回县,说是老家的电视台想做一个“少小离家老大回”的亲情节目——我无法推辞,才有了这次回访故园的“朝圣”之行。 按说,我的生活阅历,使我早已死了许多人生情愫,但是当汽车离开县城,驶上通往山区的公路时,我仍然心跳起来。我对自己说:别!你都是七十岁的老翁了,哪还有那么多的浪漫细胞?说归说,理性此时还是成为负数,很快被感情的洪水冲塌淹没了。汽车飞驰过的平坦公路,在我记忆中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山石小路,孩提时代的我,坐着家里那辆铁瓦大车,曾无数次走过这条山路,到县城找中医看病。我是从氏大家族中的长孙,在老人眼里是传宗接代的根,但我年幼多病,因而爷爷常带着我进城看病。记得,大车要穿过一个叫老爷岭的山口,每次大车走到山口上的“老爷庙”时,爷爷都要下车对着庙中的关老爷的泥塑雕像弯腰鞠躬。不管车轴缺不缺油,车把式一定要跳下车来,用油刷子往车轴里抹上黑黑的车油,然后才能挥动鞭子,驱动骡马拉着的大车继续上路。这都是为了一句古代流传下来的民谚:“车行千里路,人马保平安。”此时,我用双眼寻找那座“老爷庙”时,不仅那庙宇消失了踪影,就连那座山口,似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岁月冲刷成了一马平川。 汽车开进村子,正逢家乡集市。
目录展开

童真岁月三题

老屋手记

少年时,不懂爱情

觅故记趣 ——寻找老北平的玉皇阁

冰雪驿路八忆

驴车马车闹京城

芦花魂

吕荧的最后肖像

“偷火者”的人生曲线

追梦芦花魂

书殇

人与“狼”互变的往事

我变成“狼”的一次经历

“狼”还原成人的尾曲

“黑鬼”白描

浪人传奇

上篇:浪人王臻的肖像

下篇:我与浪人的半生缘

寄往天堂的书简

风尘路上桃花情

生命绝唱十三弦

犹记柳暗花明时 ——我在1979年重返文坛之后

男起解 ——寻梦元大都

昨天,我与元大都的特殊缘分

今天,我和元大都结下新缘

雨丝如弦,弹响着今天的故事

晋善晋美

上篇:“笼中鸟”与放飞人

中篇:我与“娘家”魂牵梦绕

下篇:“煤黑子”访旧觅故

井深情更深 ——追忆一位老公安的灵魂肖像

母亲的“马拉松”

天灯坠落的七月之痛

年少时曾往母亲的伤口“撒盐”

逆子回头的一剂猛药

母亲再次坠入历史冰河

抽屉中的历史真存

月季花的无言述说

绿为媒 ——感受红与黑两极风景

走进红色驿站

悲泣黑色鬼谷

走笔胡适故居

香消玉碎的咏叹 ——才女萧红七十周年祭

永远的“巴金星”

与巴老的几次心灵交融

永远闪亮的文曲星辰

荷香深处祭孙犁

他从荷花中走来,又走向了荷香深处

孙犁远去,标志着一个文学时代的终结

两段久久使我为之动情的文字,可以视为孙犁的人文情怀的自白

开掘人情与人性之美,是孙犁作品之初,也是孙犁作品的归宿

请你喝粥吃烧饼,我保证做得到,狗还没有吃掉我的文胆

他的那一行泪水,是回眸人生的心灵交响诗

悼祖光

蒲柳雨凄凄 ——文祭绍棠西行一周年

风华少年到落难才子

劳燕分飞各自西东

分而聚,聚而分——竟成诀别

别了,江南秀士——悼文夫

《文海泅渡》自白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