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帕佩撒旦阿莱佩电子书

-  思想界*有趣的顽童翁贝托•埃科生前*后一部作品,15年的思考与观察凝为一句话:“帕佩撒旦阿莱佩!”                                           -  175篇专栏,全方位考察(tiáo kǎn)现代社会弊病与迷思                                     

售       价:¥

纸质售价:¥71.10购买纸书

435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7.2

作       者:翁贝托·埃科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字       数:25.8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小说 > 外国小说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帕佩撒旦阿莱佩:流动社会纪事》是翁贝托•埃科生前*后一部作品,于埃科去世一周后在意大利出版,收集了《快报》专栏中与当下的社会密切相关的文章,是埃科生命中*后15年对社会万象的观察与思索,天马行空,妙趣横生,除却睿智的思考,犀利的评判,还有许多细微的自知时刻,就像是困惑时的眼睛一眨。       “帕佩撒旦阿莱佩”出自但丁《神曲•地狱篇》第七歌冥神普鲁托一句含混之语,没有确切的含义,却令人联想起各种稀奇古怪的事物,契合这本书包罗的天马行空的话题。副标题“流动社会纪事”明翁贝托•埃科对当今社会的反思和评价。在流动的社会里,没有任何坚固的东西作为支撑,是一个失去了所有价值和参照,没有归属感的社会。                   《帕佩撒旦阿莱佩:流动社会纪事》是翁贝托•埃科生前*后一部作品,于埃科去世一周后在意大利出版,收集了《快报》专栏中与当下的社会密切相关的文章,是埃科生命中*后15年对社会万象的观察与思索,天马行空,妙趣横生,除却睿智的思考,犀利的评判,还有许多细微的自知时刻,就像是困惑时的眼睛一眨。
      “帕佩撒旦阿莱佩”出自但丁《神曲•地狱篇》第七歌冥神普鲁托一句含混之语,没有确切的含义,却令人联想起各种稀奇古怪的事物,契合这本书包罗的天马行空的话题。副标题“流动社会纪事”明翁贝托•埃科对当今社会的反思和评价。在流动的社会里,没有任何坚固的东西作为支撑,是一个失去了所有价值和参照,没有归属感的社会。
           
【推荐语】
-  思想界*有趣的顽童翁贝托•埃科生前*后一部作品,15年的思考与观察凝为一句话:“帕佩撒旦阿莱佩!”                                          
-  175篇专栏,全方位考察(tiáo kǎn)现代社会弊病与迷思                                     
-  当社会失去牢固的支撑,像液体般流动,身处其中的我们,该何去何从?

【作者】
Umberto Eco翁贝托•埃科(1932-2016)
欧洲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小说家、符号学家、美学家、史学家、哲学家。                                               
出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德里亚,博洛尼亚大学教授。著有大量小说和随笔作品,如《玫瑰的名字》《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布拉格公墓》《试刊号》和《密涅瓦火柴盒》等。

目录展开

前言

流动的社会

倒退的年代

随心所欲的天主教徒与一秉虔诚的世俗人士

我们的发明真有如此之多吗?

全速倒退!

重生,重生,在一九四四

打倒“意达利”!

被万众瞩目

镜头里的挥手者

上帝知道,我是蠢货……

为何只有圣母马利亚?

我“推”,故我在

隐私权的沦丧

藏在DNA里的秘密

老年人与青年人

平均寿命

美即丑,丑即美?

白活的十三年

左右为难的大宝仔

从前,有个人叫丘吉尔

杀死年轻人,你好我也好

可怜的狙击手

两个令人愉快的惊喜

异化的一代

六十岁的好汉,你们都去哪儿了?

迟钝的特雷莎

上网

貌似我的电子邮箱

如何竞选总统

黑客对于体制是必要的

这是个好玩的游戏!

课本和老师一样

如何在网上抄袭

让诗人去哪儿?

老师有什么用呢?

第五种权力

教条主义和难免犯错主义

玛丽娜!玛丽娜!玛丽娜!

宇宙光那婊子

论手机

手机新语

生吞手机

草莓奶油蛋糕

进化:单手操控一切

手机与白雪公主的王后

论阴谋

深喉何在?

阴谋和诡计

一个了不起的团体

天晓得!

别相信巧合

关于阴谋的阴谋

论大众媒体

催眠广播

来包“寂静”?

有两个“老大哥”

罗伯塔

侦探小说的使命

本·拉登的同盟

去往同一个地方

曼德雷克是意大利英雄吗?

最新消息

“MINCULPOP”和肚脐眼

观众对电视有害?

切身体会

赐予我们今天的“犯罪”吧

阿伽门农可能比小布什还要糟糕

开路吧!路!

让我们扬起“船尾”

高中低三档

从知识分子的角度来说

侦探和粗鲁的人

贱人!让我说完!

摇的还是搅的?

尼罗·沃尔夫有太多数字了

诸如此类

国之不幸

时间和历史

纳粹主义的各种形态

女哲学家

反犹太主义者在哪儿?

谁说要戴面纱了?

犹太人、共济会以及左派时髦人士

反犹太主义者的矛盾

可恶的罗马尼亚人

太羞耻了,我们居然没有敌人!

我们要抵制以色列的拉丁语学者?

虚拟式和殴打

闭嘴,臭知识分子!

无名妻子的丈夫

汤姆叔叔的回归

普鲁斯特和“德国鬼子”

我们这个时代的极品

从《鼠族》到“我是查理”

论仇恨与死亡

论恨与爱

死亡去了哪里?

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们的巴黎

在宗教与哲学之间

每个先知,都只看见已知之事

欧洲的根

莲花与十字架

相对主义?

偶然与智能设计

驯鹿和骆驼

我的臭嘴,请别说话!

偶像崇拜与轻度圣像破坏运动

斯卡法利与(他和我的)事实

人民的可卡因

美国的上帝

新年圣物

耶稣受难十字架,一个近乎世俗的象征

东方三贤士,三个陌生人

探寻希帕蒂娅!

万圣夜、相对主义与凯尔特人

该死的哲学

逃税与暗销

神圣实验

一神教与多神教

好的教养

谁被引用的最多?

白痴混球!

说到做到

三年毕业的学士

誊写工整的思想

加塔梅拉塔怎么看?

在文化节上面对面

慢的乐趣

我们要停办文科高中吗?

关于书籍及其他

哈利·波特对成人有害?

如何对抗圣殿骑士

汉堡老头令人无法承受之轻

触摸书籍

这就是直角

在儒勒·凡尔纳的作品中旅行

开瓶器形状的空间

关于没有读过的书

关于载体的稳定性

未来主义不是一场灾难

假如你听过,你可以打断我

纪念论文集

老霍尔顿

亚里士多德简直成精了!

蒙塔莱和接骨木

说谎和假装

相信和感同身受

三个有益的思想

谁害怕纸老虎?

第四罗马帝国

第四罗马帝国的灭亡

他真的是一个“大传播者”吗?

杀死小鸟

关于“媒体民粹主义”专制

一个美国女人在罗马

我的心属于“爹地”

“我是个种族主义者?可他的确是个黑鬼啊!”

贝卢斯科尼和皮斯托瑞斯

姓名不详的共餐者的奇怪事件

来吧,克力同……

规则和清教徒

“CagÜ”

贱民的种姓

我们读一读《宪法》

保持低调

要怀疑那些审判你们的人

孩子,将来这些都是你的

左派和权力

从愚蠢到疯狂

不,不是污染,是空气不洁

如何借他人之痛赚一己之财

世界小姐、宗教激进分子与麻风病人

带着回执开枪

多来几个死者

凭执照说话

相容的矛盾

人类对序言的渴求

一位犯错的非友人

俄罗斯的男性舞者

道歉

为太阳昏头的人

不该做的事

神奇的莫尔塔克

乔伊斯与玛莎拉蒂

根本没有拿破仑

我们都疯了吗?

蠢货与有责任感的媒体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