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博尔赫斯全集第一辑(套装共16册)电子书

1.博尔赫斯是二十世纪拉丁美洲文学潮引领者及里程碑式的人物。 2.博尔赫斯是诺贝尔奖得主库切、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推崇的作家;被中国作家莫言、余华、格非等视为“作家中的作家”,直影响中国先锋写作。 3.《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说:“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的东西就是《博尔赫斯全集》。我把这套书放在手提箱里,随身带着,算每天取出来阅读。”

售       价:¥

纸质售价:¥284.00购买纸书

43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1-01

字       数:99.5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文学作品集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恶棍列传》 博尔赫斯首部小说作品,一九三五年出版,讲述世界各地“恶棍”的故事,既有美国南方的奴隶贩子、纽约黑帮头目,也有冒名顶替望族子弟的英国流浪汉,甚至包括日本江户幕府时代侮辱赤穗藩主而最终被复仇的礼官吉良上野介、中国清朝的女海盗郑寡妇。真实的历史背景,与作者的想象交织在一起,刻画出芜杂的社会角落里生长出来的一个个“反英雄”形象。 《小径分岔的花园》 小说集,一九四一年出版,收短篇小说七篇。其中,《小径分岔的花园》是博尔赫斯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为“侦探小说,读者看到一桩罪行的实施过程和全部准备工作”。间谍余准,一路躲避英国军官的追踪,潜汉学家艾伯特家中。他与艾伯特大谈一部名为《小径分岔的花园》的杂乱无章的小说手稿,突然枪杀死了艾伯特,借此成功将情报传递给了德国人。“小说—花园—迷宫”的脉络第一次出现在博尔赫斯的作品中,并成为其艺术的关键词。对时间或平行或背离或汇合或交错的不同序列的理解融写作,无穷的可能性由此而生。 《杜撰集》 小说集,收短篇小说九篇,一九四四年与《小径分岔的花园》合为《虚构集》出版,延续虚构的传奇故事题材。其中作者声称“最得意的故事”的《南方》,被视作博尔赫斯写作的转折。主人公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立图书馆的秘书达尔曼在上楼时前额莫名地被什么东西刮破,竟至高烧不已,噩梦不断,住了疗养院,病情好转后他决定回祖辈留下的南方庄园休养,他一路坐出租马车、乘火车、步行,最后临时起意走一家杂货铺吃饭,却卷一场决斗,死在对手刀下。这个故事在博尔赫斯的语言迷宫里,又有另外的读法:达尔曼没有死,回南方庄园的旅程其实是他躺在病床上做的梦,他在梦中死于决斗,一个庸常生活中的人在梦中选择了他所向往的轰轰烈烈的死亡方式。 《阿莱夫》 小说集,一九四九年出版,收短篇小说十七篇。阿莱夫()是希伯来文的第一个字母,数学中代表无穷数、无限的集合,神秘主义理解为超越时空极限的潜在的能量。博尔赫斯以小说的形式展对时间、对空间、对宇宙、对宏观与微观的思考。在爱慕的女人去世之后,“我”每年仍在她生日那天去她家拜访,她的表哥达内里多年来一直在写一部题为《大千世界》的长诗,他向“我”吐露了一个秘密,地下室角落里有一个“阿莱夫”,那正是他写诗天赋的源泉。“我”静静躺在幽暗地下室的砖地上,眼睛紧盯楼梯第十九级台阶,终于,我看到一个闪烁的小圆球,球里的场景令人眼花缭乱,“宇宙空间都包罗其中”,那就是阿莱夫。 《布罗迪报告》 小说集,一九七〇年出版,收短篇小说十一篇。第三者、告密小人、崇拜驱使之下的复仇、隐秘的决斗……“故事都是现实主义的”,却恍若梦境。所收《布罗迪报告》,从英国作家斯威夫特的小说《格列佛游记》得到启发,上呈传教士布罗迪写下的在雅虎人部落生活的报告,报告详尽的细节陈述却营造出一种虚妄之感。博尔赫斯定义明确:“说到头,文学无非是有引导的梦罢了。” 《沙之书》 小说集,一九*年出版,收短篇小说十三篇,博尔赫斯写作后期的*之作。面对一本页码无穷尽的“沙之书”,先始是据为己有的幸福感,最终领悟是可怕的怪物,是一切烦恼的根源。这本书,是博尔赫斯书籍崇拜情结的体现,象征具有无限性的宇宙、世界。人竭力突破未知,最终却体验到无限而确证自我的渺小无力。“如果空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空间的任何一。如果时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时间的任何一。”无限性、可能性、死亡、记忆与时间等概念哲学、玄学层面的思考蕴含在各篇当中。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 随笔集,一九三〇年出版,是博尔赫斯对于阿根廷诗人埃瓦里斯托卡列戈生平和作品的介绍与评价,同时也是他对于阿根廷市井生活的想象。埃瓦里斯托卡列戈是一位根植于市井的诗人,他笔下的市郊,与博尔赫斯的成长环境截然不同,遍布欢声笑语却又随时剑拔弩张。探戈、六弦琴、匕首、英雄、叛徒等等市郊生活的关键词,汇成了博尔赫斯眼中的江湖。 《讨论集》 随笔集,一九三二年出版,收录博尔赫斯所写的书评、影评,展文学艺术观的讨论。如《高乔诗歌》、《阿根廷作家与传统》关注阿根廷本土文学风貌,《另一个惠特曼》、《福楼拜和他典范的目标》则把目光转向世界文学,《阿喀琉斯和乌龟永恒的赛跑》、《乌龟的变形》探讨作者心心念念的哲学命题。文章涉猎广泛,博尔赫斯说:“我的生活缺乏生命和死亡。正是这种缺乏使我勉为其难地喜好这些琐碎小事。” 《永恒史》 随笔集,一九三六年出版,收八篇。其中《永恒史》梳理并否定了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神学关于“永恒”的历史,《评注两则近阿尔莫塔辛》试图证实时间的“圆形”性质……“永恒”、“轮回”、“循环”,均指向时间命题。 《探讨别集》 随笔集,一九五二年出版,收三十五篇,是博尔赫斯对他钟爱的作品、钟爱的作家的评论。他由秦始皇焚书谈儒家经典的流传,在卡夫卡的小说里追踪卡夫卡的美学先驱,从济慈的诗句中找寻个体与群体的时空联系,从霍桑和爱伦坡那儿发现幻想与真实相碰撞的心理轨迹,这些不囿成见的审美认识显示出超前的感知。 《诗艺》 演讲集。一九六七年秋,博尔赫斯应哈佛大学诺顿讲座之邀,就诗的地位、隐喻模式、小说与诗、音韵与翻译等展六讲。讲座录音带在图书馆尘封三十多年后,由时任西安大略大学现代语言文学系副教授的凯林–安德米海列司库整理出版。全集广征博引,涉及从古至今诸多文学现象,又有着口语化文本的不拘形式感,娓娓道来,收放自如。“《诗艺》是一本介绍文学、介绍品位,也介绍博尔赫斯本人的书……博尔赫斯跟历代的作家与文本展对话,而这些题材即使是一再反复引述讨论也总还是显得津津有味。” 《序言集以及序言之序言》 序言是博尔赫斯钟爱的一种体裁,他写过的序言数以百计。序言也是博尔赫斯锐意革新的一种体裁,他为此专门撰写了《序言之序言》,直言“在微弱多数的情况下,序言近似于酒后的致辞或者葬礼的悼词,不负责任地极尽夸张之能事,读之令人怀疑”,并提出序言的新理论,宣称序言应该是评论的新侧面,而非祝酒词的次要形式。 本书以《序言之序言》为先导,共收录了三十九篇精彩纷呈的序言,评介的对象不受时间空间的羁绊,不仅可以看到作者熟悉的到阿根廷作家,也不乏莎士比亚、卡夫卡、惠特曼等不朽的经典,充分展现了博氏序言的独特风格。 《博尔赫斯,口述》 演讲集。一九七八年五六月间,博尔赫斯在阿根廷贝尔格拉诺大学讲授了五堂课,分别以书籍、不朽、伊曼纽尔斯威登堡、侦探小说以及时间为题。主题看似宏大抽象,作者另辟蹊径,带给读者全新的思辨体验:从口述传统角度谈论书籍的历史,以诗歌为切分析不朽的意义,借斯威登堡谈生与死的哲学命题,把侦探小说誉为混乱文学时代里的拯救者。五堂课统以“时间”这个形而上学的基本问题贯穿始终。 《七夜》 博尔赫斯技巧精湛的写作背后,支撑着的是庞杂浩瀚的阅读量和毕生埋首的治学热情,他的非虚构作品充满了各式各样天马行空的文学动机。本书为演讲集,一九八〇年出版,收录博尔赫斯在一九七七年夏天所做的七场讲座内容,分别以《神曲》、梦魇、《一千零一夜》、佛教、诗歌、犹太教神秘主义以及失明为题,讲述博尔赫斯与《神曲》的交往、镜子与迷宫混杂的梦魇、东方意识、佛教的本质、诗的审美、圣书的观念以及艺术的工具等等。 《但丁九篇》 但丁的《神曲》是博尔赫斯钟爱的作品,本书收录了他为它写下的九篇妙趣横生的短文。本书有别于艰涩乏味、空洞无物的学术论文,有的从《神曲》里的一个人物,有的从其中的一个细节,有的甚至从某个词语出发,结合心理学、哲学、神学等各领域的观,丰富了对《神曲》的解读。书中没有任何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文学理论和长盘累牍的方法论,每一篇都精致可爱,独立成章,体现出作者极高的文学造诣和阅读素养。 《私人藏书:序言集》 博尔赫斯另辟蹊径,不以文学的运动、年代以及对作品的繁琐分析为标准,而是回归本质,着眼于“文学的美”,精心挑选出自己“爱不释手并极想与人分享的书”,组成一套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私人藏书”,并为每本藏书作序。本书共收序言六十四篇,一九八八年出版。所论既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家名作,如马可波罗《行纪》、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和《一千零一夜》,也有如今已凐没无闻的拉美作家;既有欧美文坛的巨擘,也有来自日本、印度等东方国家的著作。 《恶棍列传》 博尔赫斯首部小说作品,一九三五年出版,讲述世界各地“恶棍”的故事,既有美国南方的奴隶贩子、纽约黑帮头目,也有冒名顶替望族子弟的英国流浪汉,甚至包括日本江户幕府时代侮辱赤穗藩主而最终被复仇的礼官吉良上野介、中国清朝的女海盗郑寡妇。真实的历史背景,与作者的想象交织在一起,刻画出芜杂的社会角落里生长出来的一个个“反英雄”形象。 《小径分岔的花园》 小说集,一九四一年出版,收短篇小说七篇。其中,《小径分岔的花园》是博尔赫斯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为“侦探小说,读者看到一桩罪行的实施过程和全部准备工作”。间谍余准,一路躲避英国军官的追踪,潜汉学家艾伯特家中。他与艾伯特大谈一部名为《小径分岔的花园》的杂乱无章的小说手稿,突然枪杀死了艾伯特,借此成功将情报传递给了德国人。“小说—花园—迷宫”的脉络第一次出现在博尔赫斯的作品中,并成为其艺术的关键词。对时间或平行或背离或汇合或交错的不同序列的理解融写作,无穷的可能性由此而生。 《杜撰集》 小说集,收短篇小说九篇,一九四四年与《小径分岔的花园》合为《虚构集》出版,延续虚构的传奇故事题材。其中作者声称“最得意的故事”的《南方》,被视作博尔赫斯写作的转折。主人公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立图书馆的秘书达尔曼在上楼时前额莫名地被什么东西刮破,竟至高烧不已,噩梦不断,住了疗养院,病情好转后他决定回祖辈留下的南方庄园休养,他一路坐出租马车、乘火车、步行,最后临时起意走一家杂货铺吃饭,却卷一场决斗,死在对手刀下。这个故事在博尔赫斯的语言迷宫里,又有另外的读法:达尔曼没有死,回南方庄园的旅程其实是他躺在病床上做的梦,他在梦中死于决斗,一个庸常生活中的人在梦中选择了他所向往的轰轰烈烈的死亡方式。 《阿莱夫》 小说集,一九四九年出版,收短篇小说十七篇。阿莱夫()是希伯来文的第一个字母,数学中代表无穷数、无限的集合,神秘主义理解为超越时空极限的潜在的能量。博尔赫斯以小说的形式展对时间、对空间、对宇宙、对宏观与微观的思考。在爱慕的女人去世之后,“我”每年仍在她生日那天去她家拜访,她的表哥达内里多年来一直在写一部题为《大千世界》的长诗,他向“我”吐露了一个秘密,地下室角落里有一个“阿莱夫”,那正是他写诗天赋的源泉。“我”静静躺在幽暗地下室的砖地上,眼睛紧盯楼梯第十九级台阶,终于,我看到一个闪烁的小圆球,球里的场景令人眼花缭乱,“宇宙空间都包罗其中”,那就是阿莱夫。 《布罗迪报告》 小说集,一九七〇年出版,收短篇小说十一篇。第三者、告密小人、崇拜驱使之下的复仇、隐秘的决斗……“故事都是现实主义的”,却恍若梦境。所收《布罗迪报告》,从英国作家斯威夫特的小说《格列佛游记》得到启发,上呈传教士布罗迪写下的在雅虎人部落生活的报告,报告详尽的细节陈述却营造出一种虚妄之感。博尔赫斯定义明确:“说到头,文学无非是有引导的梦罢了。” 《沙之书》 小说集,一九*年出版,收短篇小说十三篇,博尔赫斯写作后期的*之作。面对一本页码无穷尽的“沙之书”,先始是据为己有的幸福感,最终领悟是可怕的怪物,是一切烦恼的根源。这本书,是博尔赫斯书籍崇拜情结的体现,象征具有无限性的宇宙、世界。人竭力突破未知,最终却体验到无限而确证自我的渺小无力。“如果空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空间的任何一。如果时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时间的任何一。”无限性、可能性、死亡、记忆与时间等概念哲学、玄学层面的思考蕴含在各篇当中。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 随笔集,一九三〇年出版,是博尔赫斯对于阿根廷诗人埃瓦里斯托卡列戈生平和作品的介绍与评价,同时也是他对于阿根廷市井生活的想象。埃瓦里斯托卡列戈是一位根植于市井的诗人,他笔下的市郊,与博尔赫斯的成长环境截然不同,遍布欢声笑语却又随时剑拔弩张。探戈、六弦琴、匕首、英雄、叛徒等等市郊生活的关键词,汇成了博尔赫斯眼中的江湖。 《讨论集》 随笔集,一九三二年出版,收录博尔赫斯所写的书评、影评,展文学艺术观的讨论。如《高乔诗歌》、《阿根廷作家与传统》关注阿根廷本土文学风貌,《另一个惠特曼》、《福楼拜和他典范的目标》则把目光转向世界文学,《阿喀琉斯和乌龟永恒的赛跑》、《乌龟的变形》探讨作者心心念念的哲学命题。文章涉猎广泛,博尔赫斯说:“我的生活缺乏生命和死亡。正是这种缺乏使我勉为其难地喜好这些琐碎小事。” 《永恒史》 随笔集,一九三六年出版,收八篇。其中《永恒史》梳理并否定了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神学关于“永恒”的历史,《评注两则近阿尔莫塔辛》试图证实时间的“圆形”性质……“永恒”、“轮回”、“循环”,均指向时间命题。 《探讨别集》 随笔集,一九五二年出版,收三十五篇,是博尔赫斯对他钟爱的作品、钟爱的作家的评论。他由秦始皇焚书谈儒家经典的流传,在卡夫卡的小说里追踪卡夫卡的美学先驱,从济慈的诗句中找寻个体与群体的时空联系,从霍桑和爱伦坡那儿发现幻想与真实相碰撞的心理轨迹,这些不囿成见的审美认识显示出超前的感知。 《诗艺》 演讲集。一九六七年秋,博尔赫斯应哈佛大学诺顿讲座之邀,就诗的地位、隐喻模式、小说与诗、音韵与翻译等展六讲。讲座录音带在图书馆尘封三十多年后,由时任西安大略大学现代语言文学系副教授的凯林–安德米海列司库整理出版。全集广征博引,涉及从古至今诸多文学现象,又有着口语化文本的不拘形式感,娓娓道来,收放自如。“《诗艺》是一本介绍文学、介绍品位,也介绍博尔赫斯本人的书……博尔赫斯跟历代的作家与文本展对话,而这些题材即使是一再反复引述讨论也总还是显得津津有味。” 《序言集以及序言之序言》 序言是博尔赫斯钟爱的一种体裁,他写过的序言数以百计。序言也是博尔赫斯锐意革新的一种体裁,他为此专门撰写了《序言之序言》,直言“在微弱多数的情况下,序言近似于酒后的致辞或者葬礼的悼词,不负责任地极尽夸张之能事,读之令人怀疑”,并提出序言的新理论,宣称序言应该是评论的新侧面,而非祝酒词的次要形式。 本书以《序言之序言》为先导,共收录了三十九篇精彩纷呈的序言,评介的对象不受时间空间的羁绊,不仅可以看到作者熟悉的到阿根廷作家,也不乏莎士比亚、卡夫卡、惠特曼等不朽的经典,充分展现了博氏序言的独特风格。 《博尔赫斯,口述》 演讲集。一九七八年五六月间,博尔赫斯在阿根廷贝尔格拉诺大学讲授了五堂课,分别以书籍、不朽、伊曼纽尔斯威登堡、侦探小说以及时间为题。主题看似宏大抽象,作者另辟蹊径,带给读者全新的思辨体验:从口述传统角度谈论书籍的历史,以诗歌为切分析不朽的意义,借斯威登堡谈生与死的哲学命题,把侦探小说誉为混乱文学时代里的拯救者。五堂课统以“时间”这个形而上学的基本问题贯穿始终。 《七夜》 博尔赫斯技巧精湛的写作背后,支撑着的是庞杂浩瀚的阅读量和毕生埋首的治学热情,他的非虚构作品充满了各式各样天马行空的文学动机。本书为演讲集,一九八〇年出版,收录博尔赫斯在一九七七年夏天所做的七场讲座内容,分别以《神曲》、梦魇、《一千零一夜》、佛教、诗歌、犹太教神秘主义以及失明为题,讲述博尔赫斯与《神曲》的交往、镜子与迷宫混杂的梦魇、东方意识、佛教的本质、诗的审美、圣书的观念以及艺术的工具等等。 《但丁九篇》 但丁的《神曲》是博尔赫斯钟爱的作品,本书收录了他为它写下的九篇妙趣横生的短文。本书有别于艰涩乏味、空洞无物的学术论文,有的从《神曲》里的一个人物,有的从其中的一个细节,有的甚至从某个词语出发,结合心理学、哲学、神学等各领域的观,丰富了对《神曲》的解读。书中没有任何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文学理论和长盘累牍的方法论,每一篇都精致可爱,独立成章,体现出作者极高的文学造诣和阅读素养。 《私人藏书:序言集》 博尔赫斯另辟蹊径,不以文学的运动、年代以及对作品的繁琐分析为标准,而是回归本质,着眼于“文学的美”,精心挑选出自己“爱不释手并极想与人分享的书”,组成一套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私人藏书”,并为每本藏书作序。本书共收序言六十四篇,一九八八年出版。所论既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家名作,如马可波罗《行纪》、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和《一千零一夜》,也有如今已凐没无闻的拉美作家;既有欧美文坛的巨擘,也有来自日本、印度等东方国家的著作。
【推荐语】
1.博尔赫斯是二十世纪拉丁美洲文学潮引领者及里程碑式的人物。 2.博尔赫斯是诺贝尔奖得主库切、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推崇的作家;被中国作家莫言、余华、格非等视为“作家中的作家”,直影响中国先锋写作。 3.《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说:“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的东西就是《博尔赫斯全集》。我把这套书放在手提箱里,随身带着,算每天取出来阅读。” 4.本次上海译文出版社《博尔赫斯全集》为消除成套全集的沉重感,首次以作家原作独立版本的单行本形式推出,方便今日读者和马尔克斯一样“随身带着,每天取出来阅读”。 5.此版本是弥补市场近十年空白的独家授权版本。     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的东西就是《博尔赫斯全集》。我把这套书放在手提箱里,随身带着,算每天取出来阅读。  ——加西亚马尔克斯    我对博尔赫斯的迷恋是秘密的、有着犯罪感的迷恋,却从来没有冷却过。  所有用西班牙语写作的人都欠博尔赫斯一个债。  ——巴尔加斯略萨    在小说创作中,如果要我指出谁是*完美地体现了瓦莱里关于幻想与语言的精确性这一美学理想并写出符合结晶体的几何结构与演绎推理的抽象性这类作品的人,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博尔赫斯的名字。我对博尔赫斯的偏爱原因不仅于此,还有其他的原因,主要是:他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宇宙模式或宇宙的某一特性的模式,如无限、无数、永恒、同时、循环,等等;他的文章都很短小,是语言简练的典范;他写的故事都采用民间文学的某种形式,这些形式经受过实践的长期考验,堪与神话故事的形式相媲美。  ——伊塔洛卡尔维诺    博尔赫斯对拉丁美洲文学的影响广泛而深远,而此前拉美作家一向以欧洲作家为榜样。博尔赫斯在革新小说语言方面贡献尤多,从而为一代西班牙语美洲小说家的脱颖而出铺平了道路。  ——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    他的散文的经济,他的隐喻的老练,他的思想勇气就在那里,令人敬佩,有待超越。在回应威尔斯和切特斯顿以英语奏出的绝响时,在允诺无限并扭曲他的想象时,他从仍旧在产生着我们大多数长篇小说的平地上将他的虚构提升至高处。  ——约翰厄普代克    给博尔赫斯的一封信——如果有哪一位同时代人在文学上称得起不朽,那个人必定是你。你是你那个时代和文化的产物,然而你却以一种神奇的方式知道该如何超越你的时代和文化。  ——苏珊桑塔格 
【作者】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1986) 阿根廷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西班牙语文学大师。 一八九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少年时随家人旅居欧洲。 一九二三年出版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一九二五年出版第一部随笔集《探讨集》,一九三五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恶棍列传》,逐步奠定在阿根廷文坛的地位。代表诗集《圣马丁札记》、《老虎的金黄》,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阿莱夫》,随笔集《永恒史》、《探讨别集》等更为其赢得国际声誉。译有王尔德、吴尔夫、福克纳等作家作品。 曾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文学教授,获得阿根廷国家文学奖、福门托国际出版奖、耶路撒冷奖、巴尔赞奖、奇诺德尔杜卡奖、塞万提斯奖等多个文学大奖。 一九八六年六月十四日病逝于瑞士日内瓦。
目录展开

总目录

恶棍列传

目录

初版序言

一九五四年版序言

心狠手辣的解放者莫雷尔

难以置信的冒名者汤姆·卡斯特罗

女海盗郑寡妇

作恶多端的蒙克·伊斯曼

杀人不眨眼的比尔·哈里根

无礼的掌礼官上野介

蒙面染工梅尔夫的哈基姆

玫瑰角的汉子

双梦记及其他

小径分岔的花园

目录

序言

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

《吉诃德》的作者皮埃尔·梅纳尔

环形废墟

巴比伦彩票

赫伯特·奎因作品分析

通天塔图书馆

小径分岔的花园

杜撰集

目录

序言

博闻强记的富内斯

刀疤

叛徒和英雄的主题

死亡与指南针

秘密的奇迹

关于犹大的三种说法

结局

凤凰教派

南方

阿莱夫

目录

永生

釜底游鱼

神学家

武士和女俘的故事

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

埃玛·宗兹

阿斯特里昂的家

另一次死亡

德意志安魂曲

阿威罗伊[1]的探索

扎伊尔

神的文字

死于自己的迷宫的阿本哈坎-艾尔-波哈里

两位国王和两个迷宫[1]

等待

门槛旁边的人

阿莱夫[1]

后记

布罗迪报告

目录

序言

第三者

小人

罗森多·华雷斯的故事

遭遇

胡安·穆拉尼亚

老夫人

决斗

决斗(另篇)

瓜亚基尔

《马可福音》

布罗迪报告

沙之书

目录

另一个人

乌尔里卡

代表大会

事犹未了

三十教派

奇遇之夜

镜子与面具

翁德尔

一个厌倦的人的乌托邦

贿赂

阿韦利诺·阿雷东多

圆盘

沙之书

后记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

目录

序言[1]

说明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勒莫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生平

异端的弥撒

市郊之歌

可能的总结

补篇

马车上的铭文

骑手的故事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诗歌全集》出版前言

探戈的历史

信两封

讨论集

目录

序言[1]

高乔诗歌

倒数第二个对现实的看法

读者的迷信伦理观

另一个惠特曼

为喀巴拉辩护

为虚假的巴西里德斯辩护

对现实的看法

电影

叙事的艺术和魔幻

保罗·格鲁萨克

持久的地狱

荷马作品的译文

阿喀琉斯和乌龟永恒的赛跑

关于惠特曼的一条注解

乌龟的变形

《布瓦尔和白居谢》的辩护

福楼拜和他典范的目标

阿根廷作家与传统[1]

评注几则

永恒史

目录

序言[1]

永恒史

双词技巧

隐喻

轮回学说

循环时间

《一千零一夜》的译者

评注两则

探讨别集

目录

长城和书

帕斯卡圆球

柯勒律治之花

柯勒律治的梦

时间与约·威·邓恩

天地创造和菲·亨·高斯[1]

阿梅里科·卡斯特罗博士的惊恐[1]

我们可怜的个人主义

克维多

吉诃德的部分魔术

纳撒尼尔·霍桑[1]

作为象征的瓦莱里

爱德华·菲茨杰拉德之谜

关于奥斯卡·王尔德

关于切斯特顿

第一个威尔斯

《双重永生》

帕斯卡

约翰·威尔金斯的分析语言

卡夫卡及其先驱者

论书籍崇拜

济慈的夜莺

谜的镜子

两本书

对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三日的注解

关于威廉·贝克福德[1]的《瓦提克》

关于《紫土》

从有名分到无名分

传说的形形色色

从寓言到小说

有关萧伯纳的杂记

一个名字两个回响的考察

历史的羞怯

时间的新反驳

论经典

诗艺

目录

第一讲 诗之谜

第二讲 隐喻

第三讲 说故事

第四讲 文字—音韵与翻译

第五讲 诗与思潮

第六讲 诗人的信条

论收放自如的诗艺

序言集以及序言之序言

目录

序言之序言

阿尔马富埃尔特《散文与诗歌》

伊拉里奥·阿斯卡苏比《保利诺·卢塞罗》《雄鸡阿尼塞托》《桑托斯·维加》

阿道弗·比奥伊·卡萨雷斯《莫雷尔的发明》

雷·布拉德伯里[1]《火星纪事》

埃斯塔尼斯劳·德尔坎伯《浮士德》[1]

托马斯·卡莱尔《旧衣新裁》

托马斯·卡莱尔《论英雄》[1],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代表性历史人物》

卡列戈的诗

米格尔·德·塞万提斯《训诫小说》

威尔基·柯林斯《月亮宝石》

圣地亚哥·达沃韦《死神和他的衣裳》

马塞多尼奥·费尔南德斯

高乔人

阿尔韦托·赫尔丘诺夫[1]《回归堂吉诃德》

爱德华·吉本《历史与自传选编》

罗伯特·戈德尔《火的诞生》

卡洛斯·M·格伦贝格《犹太诗草》

弗朗西斯·布雷特·哈特[1]《加利福尼亚画卷》

佩德罗·恩里克斯·乌雷尼亚《评论集》

何塞·埃尔南德斯《马丁·菲耶罗》[1]

亨利·詹姆斯《谦卑的诺斯摩尔一家》

弗兰茨·卡夫卡《变形记》

诺拉·兰赫《街头黄昏》

刘易斯·卡罗尔《作品全集》

马特雷罗

赫尔曼·梅尔维尔《巴特贝》[1]

弗朗西斯科·德·克维多《叙事文与诗歌》

阿蒂略·罗西《中国水墨画中的布宜诺斯艾利斯》

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缅托《外省忆事》

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缅托《法昆多》

马塞尔·施沃布[1]《童子军东征》

威廉·莎士比亚《麦克白》

威廉·香德《酵素》

奥拉弗·斯特普尔顿[1]《星星制作者》

斯维登堡《神秘主义著作》

保尔·瓦莱里《海滨墓园》

玛丽亚·埃斯特尔·巴斯克斯《死亡的名称》

沃尔特·惠特曼《草叶集》

博尔赫斯,口述

目录

序言

书籍

不朽

伊曼纽尔·斯维登堡

侦探小说

时间

七夜

目录

《神曲》

梦魇

《一千零一夜》

佛教

诗歌

喀巴拉[1]

失明

但丁九篇

目录

序言

第四歌里高贵的城堡

乌戈利诺的虚假问题

尤利西斯的最后一次航行

仁慈的刽子手

但丁和有幻觉的盎格鲁-撒克逊人

《炼狱篇》第一歌第十三行

大鹏和鹰

梦中邂逅

贝雅特里齐最后的微笑

私人藏书:序言集

目录

序言

胡利奥·科塔萨尔《故事集》

《伪福音》

弗兰茨·卡夫卡《美国》《短篇小说集》

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蓝十字和其他故事》

莫里斯·梅特林克《花的智慧》

迪诺·布扎蒂《鞑靼人的荒漠》

易卜生《培尔·金特》《海达·加布勒》

若泽·马里亚·埃萨·德·克罗兹《满大人》

莱奥波尔多·卢贡内斯《耶稣会帝国》

安德烈·纪德《伪币制造者》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时间机器》《隐身人》

罗伯特·格雷夫斯《希腊神话》

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爱德华·卡斯纳、詹姆斯·纽曼合著《数学与想象》

尤金·奥尼尔《伟大之神布朗》《奇妙的插曲》《哀悼》

在原业平《伊势物语》

赫尔曼·梅尔维尔《班尼托·西兰诺》《比利·巴德》《代笔者巴特贝》

乔万尼·帕皮尼《日常悲剧》《盲驾驶员》《话与血》

阿瑟·梅琴《三个骗子》

路易斯·德·莱昂修士《雅歌》《〈约伯记〉释义》[1]

约瑟夫·康拉德《黑暗的心》《走投无路》

奥斯卡·王尔德《散文、对话集》

亨利·米肖《一个野蛮人在亚洲》

赫尔曼·黑塞《玻璃球游戏》

以诺·阿诺德·本涅特《活埋》

克劳迪奥·埃利安诺《动物志》

索斯坦·凡勃伦《有闲阶级论》

古斯塔夫·福楼拜《圣安东的诱惑》

马可·波罗《行纪》

马塞尔·施沃布《假想人生》

萧伯纳《恺撒与克娄巴特拉》《巴巴拉少校》《康蒂妲》

弗朗西斯科·德·克维多《众人的时刻》《马尔库斯·布鲁图斯》

伊登·菲尔波茨《雷德梅恩一家》

克尔恺郭尔《恐惧与战栗》

古斯塔夫·梅林克《假人[1]》

亨利·詹姆斯《教师的课程》《私生活》《地毯上的图像》

希罗多德《历史》(九卷)

胡安·鲁尔福[1]《佩德罗·巴拉莫》

鲁德亚德·吉卜林《短篇小说集》

威廉·贝克福德《瓦提克》

丹尼尔·笛福《摩尔·弗兰德斯》[1]

让·科克托[1]《“职业奥秘”及其他》

托马斯·德·昆西《康德晚年及其他散文》

拉蒙·戈梅斯·德拉塞尔纳《西尔维里奥·兰萨作品序》[1]

安托万·加朗选编《一千零一夜》

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新天方夜谭》《马克海姆》

莱昂·布洛瓦《因犹太人而得救》《穷人的血》《在黑暗中》

《薄伽梵歌》《吉尔伽美什史诗》

胡安·何塞·阿雷欧拉《幻想故事集》

戴维·加尼特《太太变狐狸》《动物园里的一个人》《水手归来》

乔纳森·斯威夫特《格利佛游记》

保罗·格鲁萨克《文学批评》

曼努埃尔·穆希卡·莱内斯[1]《偶像》

胡安·鲁伊斯[1]《真爱诗篇》

威廉·布莱克[1]《诗全集》

休·沃尔波尔《逃离黑暗马戏团》

埃塞基耶尔·马丁内斯·埃斯特拉达《诗集》

埃德加·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普布留斯·维吉尔·马罗《埃涅阿斯纪》

伏尔泰《小说集》

约·威·多恩《时间试验》

阿蒂利奥·莫米利亚诺《评〈疯狂的罗兰〉》

威廉·詹姆斯《宗教经验类型》《人性研究》

斯诺里·斯图鲁松《埃吉尔·斯卡拉格里姆松“萨迦”》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