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玩转普洱茶:老茶鬼说茶电子书

如果说任何行业都存在所谓“痛”,普洱茶行业可谓处处“痛”。业界各色人等出于不同利益诉求,人为制造信息不对称,在供与求之间拉灰度空间,四处弥漫的江湖气息令人望而生畏。“痛”不单是行业的 “痛”,也是每一位爱茶人士不得不承受之痛。本书足于“茶业独立评论员”这一坐标原,紧扣行业发展脉络,将笔触深到普洱茶的产、供、销、品、藏、玩等方方面面。一切努力在于破除偏执,探究真相,试图找出让喝茶更简单起来的路径。

售       价:¥

纸质售价:¥111.40购买纸书

416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徐盛伟

出  版  社: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字       数:24.5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文化 > 中国文化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这是一本有态度的茶之书。透过这本集子,可以一窥2013年至2018年期间普洱茶行业的起起落落,以及身处其中大大小小人物的众生相。一饼茶,可以讲历史,山头,树龄,工艺,仓储,年份,转化,香气,滋味,口感,冲泡方法,品牌文化,升值空间;可以讲纯料,拼配,单株,新茶,老茶,印级茶,号级茶,大师茶,古董茶,玩家茶……无论是产区或是产品,普洱茶的多样性、品牌密集度与巨大存世量,每一个掰揉碎,都有太多值得玩味的话题可讲。而一杯茶的美好,皆在真趣二字。这是懂不懂得“玩茶”的唯1分界线。本书就上述内容行了详细的讲解,意图在风趣的文字中,获得普洱茶品饮鉴赏的真趣。 这是一本有态度的茶之书。透过这本集子,可以一窥2013年至2018年期间普洱茶行业的起起落落,以及身处其中大大小小人物的众生相。一饼茶,可以讲历史,山头,树龄,工艺,仓储,年份,转化,香气,滋味,口感,冲泡方法,品牌文化,升值空间;可以讲纯料,拼配,单株,新茶,老茶,印级茶,号级茶,大师茶,古董茶,玩家茶……无论是产区或是产品,普洱茶的多样性、品牌密集度与巨大存世量,每一个掰揉碎,都有太多值得玩味的话题可讲。而一杯茶的美好,皆在真趣二字。这是懂不懂得“玩茶”的唯1分界线。本书就上述内容行了详细的讲解,意图在风趣的文字中,获得普洱茶品饮鉴赏的真趣。
【推荐语】
如果说任何行业都存在所谓“痛”,普洱茶行业可谓处处“痛”。业界各色人等出于不同利益诉求,人为制造信息不对称,在供与求之间拉灰度空间,四处弥漫的江湖气息令人望而生畏。“痛”不单是行业的 “痛”,也是每一位爱茶人士不得不承受之痛。本书足于“茶业独立评论员”这一坐标原,紧扣行业发展脉络,将笔触深到普洱茶的产、供、销、品、藏、玩等方方面面。一切努力在于破除偏执,探究真相,试图找出让喝茶更简单起来的路径。
【作者】
徐盛伟笔名老茶鬼,“老茶鬼微刊”创始人。生于20世纪70年代,河南孟津人。曾供职《南方都市报》。现为茶叶独立评论员,普洱茶文化学者。
目录展开

自序 一杯茶的美好,皆在真趣二字

识人

品茶,是一个不断祛魅的过程

伪“茶人”为何要“装”?

普洱茶界“山头主义”

茶到深处人孤独

名利场上,谁是谁的猎物

美女茶艺师

有关选美

爱惜荷包,反对迷信,远离“大师”

茶界“话语霸权”,凭啥你说的就是真理?

围殴“大师”,这次为什么是紫砂壶?

茶界批评家

输了就是输了

茶若能言,“之父”们是否懂得自惭?

茶界未有“大师”之前

请不要污了“茶人”这两个字

“大师”为何被厌弃

“五次元大师”的虫必死“百年老茶”及薛定谔的猫

饮茶的幻觉

真相就那么重要吗?

“茶人”进化论

蜜蜂与蜜,“茶人”与茶

速成“茶人”,急什么呢?!

茶商的批评

“吃白相饭”与做“白相”茶

文人相轻,茶人相杀

油腻中年,茶是最好的洗剂

“大师”的“爆款”,不过是一张过时了的旧名片

入了茶这一行,更像是选择了一种信仰

茶界营销总监的“屠龙术”与老板们的“九阴真经”

论茶界民科的荒诞性

论老板的人品问题

“茶界名人榜,怎么没有你呀?”

1000多元一饼的“大师”茶,有人拿来开壶了

“那个卖茶的真叼!”

究竟是些什么人在“说茶”?

茶界“杠精”是种什么心态?

虚张什么声势?

每个茶界江湖“大师”构建的圈层,都是一座真理的孤岛

有一种废柴叫“茶师”

行山

茶山行所见,不得不说的“内幕”

散客进山须知

老班章的故事

“勐海茶”商标启用意味着什么?

春茶:市道本已艰难,你“涨”给谁看?

普洱茶离开“老茶、山头、古树”,还有什么好讲?

“唯古树论”可以休矣

成也山头,败也山头

茶企“去山头化”谈何容易

一本茶书,读懂勐库

骡队运茶与风机叶片上山

遇到一位“故事大王”

这个山头逛到那个山头,还是逃不出无边的“赌场”

澎湖湾可以是姥姥的,曼松又是谁家的?

茶只有好与坏之分,哪有奢侈与否之说?

后“山头”时代,还在炒作名山无异于犯浑

生而为人,劝你要善良由“霸座男”说开去

市道

传统渠道出路何在

茶市勃兴,怎样做一头“风口上的猪”?

重金营销,东莞已程茶企必争之地

茶客越内行,茶市越成熟

“芳村罢市”折射渠道困境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大厂品牌的今天,体验消费的明天?

东莞茶仓,是时候扬名立万了

茶界那些无聊的把戏

普洱茶海外“镀金”,国人肯否买账?

中国茶该不该学立顿?

参加茶博会,图什么?

参展不卖货,你傻啊?

普洱茶市进一步走向封闭

茶杯里的风暴

时势造英雄,时势毁英雄

中国茶要外销,先跳出农残这个坑

柑普茶大热的背后

普洱茶企:离合作商越近,离消费者越远

“讨好”用户还是代理商?这是许多茶企正面临的两难选择

茶品过度包装,这样真的好吗?

包装+茶,“设计师”的茶谁会买账?

普洱茶难进超市说明了什么?

能够解决普洱茶行业终极问题的,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原产地窖藏”,普洱茶的下一个风口?

“穷人思维”是小徽茶企最大的敌人

需要什么样的礼品茶

论普洱茶行业的“成本黑洞”

炒作,终归是炒作

茶界骂战,只因动了别人奶酪

“利空”思维之下,炒作风难再

黑茶“东莞仓”何处发力?

茶市无寒冬 炒茶终踏空

年份茶“变现”何其难

一心炒作,等于自废武功

跟风炒几件茶,你可能掉进了“老鼠会”

普洱茶,不讲“升值”还能讲什么?

年份茶的真实价值:不在品牌在品质

庄家已经就位,茶市又一轮温柔的洗劫即将开始

“茶金融”那些套路

普洱茶“证券化”,有戏吗?

茶金融,纸上富贵终觉浅

谈茶性,就别谈“金融属性”

投机必败

撑起一派虚假繁荣

茶市新一轮炒作“盛宴”,中期茶去哪儿了?

探路电商、“新零售”

茶企“互联网+”,+什么?

茶企布局电商,用户从哪里来?

方寸屏幕,就是品牌的战场

不找客户,找用户

厂家试水“新零售”,代理商们还不警觉?

品牌茶企“去中心化”时代来临,流量入口争夺事关存亡

茶市依旧扰攘

“降维打击”之下,你的茶还能卖给谁?

开店

咖啡有馆,茶庭有店?

“茶庭店”抑或“集合店”,都是在陌生领域试探

茶企真的需要体验店吗?

顾客就是上帝,如果是来砸场子的呢?

为何朋友圈生意难以长久?

在北方开一间茶店,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开了不到一年的茶饮店关门了

老店的出路在哪里?

卖茶好难!星巴克已缴足“学费”,何去何从你们看着办吧

由鸡鸣寺开茶饮店想到的

老板上勐海,土豪下景洪

“为什么普洱茶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因为买茶的都变成了卖茶的”

培养一名茶客,比教唆一名投机客难多了

让卖茶的说句真话有多难?

买“最贵的茶”,不过是对未知领域的一种妥协

茶企“合伙人”,说穿了就是接盘侠

品藏

茶品“私人定制”应当缓行

收藏什么样的普洱茶才有价值?

也说“中等水品有所贱相”

茶无第一 品分高下

明白这八种仓储状况,买年份茶不吃亏

当心“过度仓储”毁掉你的茶

“所卖之茶从没有在广东仓储过”,就一定是好茶?

中老期茶要走向市场,得先走下神坛

生茶处境如此尴尬,到底是绿茶还是普洱茶?

跟着朋友圈“学茶”可行吗?

零散存茶,就不要讲“收藏价值”了

泡茶,水有多重要?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茶友

买的是茶,喝的是信仰

不懂茶不可怕,可怕的是只挑贵的买

谁说“无味之味”是茶的最高境界?

辨茶

不明觉厉,一款“老茶”的真实价值

可怖的老茶翻新“技术仓”

昔归啊,你那霸气的温柔

普洱茶“拜物教”

制假者也是蛮拼的

为什么真正的玩家不看重品牌茶?

普洱茶价值观

谁在买“学费茶”?

熟茶悖论

产茶区对外地茶有着天然的免疫力

适制品种

从含酒精“沐浴液”到不含尼古丁“普洱茶烟”

茶界“鄙视链”,你处于哪一环?

商品茶与玩家茶

“茶无上品,适口为珍”不应成为劣茶的托辞

新茶说:“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好茶是“斗”出来的吗?

执迷不悟:“有懂老普洱的吗?”

喝自己杯中茶,莫与客辩茶

论品茶的“边界模糊”问题

茶中本无事,妄人自扰之

茶论

当我们谈论一饼普洱茶的时候,我们该谈些什么?

脏弹与“黄曲霉素事件”

普洱茶有必要“自证清白”吗?

普洱茶界失掉自信力了吗?

普洱茶与“反脆弱”

喝茶与喝农药,人咬狗及其他

谁是金主?“老班章代言”背后的“阴谋论”

从1000元/公斤到2.9万元/公斤,中间隔着颗“虚荣心”

一斤茶开价520万的背后

送茶,什么是明珠投暗?不过是一厢情愿

论茶艺的审美价值与实用价值

茶余

茶说

茶界诡辩术:“老板,你的茶怎么又苦又涩啊?”

斗茶之“我干仓!”

斗茶之“我无农药!”

假装在喝茶

批评的权利

茶商与茶人,是有本质区别的

茶与酒

大姨丈的扁铁盒

“气色好”“舞小狮子”及其他

当今普洱茶界“三大俗”

蹭茶记

“塑料蛇酒”与“清代老茶”

这恰恰是杂牌厂商们最喜闻乐见的待宰“水鱼”

附录:专题报道

2013年 莞客云南收茶路

2014 年 疯狂的普洱茶

2015年 寒袭“山头”普洱降温

后记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