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王阳明一切心法电子书 租阅

◎剥除一切外衣,人世间所有的战斗都是心战。 ◎全面丰富的阳明传传,严谨的心学读本。 ◎中国当代著名思想隐士熊逸,沉浸二十年力作。 ◎著名学者万维钢、罗振宇推荐。 ◎全书超过50万字,横贯王阳明的一生。 ◎这是一部个人专著,而与众手编纂有别;如果想要了解王阳明,阅读本书就够了。 ◎与纯粹学术的呆板文风完全不同,《王阳明:一切心法》是一部流畅优美的故事集。

售       价:¥

纸质售价:¥60.10购买纸书

450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7.5

作       者:熊逸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10-01

字       数:37.0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哲学/宗教 > 哲学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条)
普通读者罕有知道,王阳明原是一个被翻案的奸佞。《明实录》里的王阳明不但奸邪,还很有几分色厉内荏的丑态,是一个墙头草一般的投机分子。他纵兵屠城,窃夺他人战功,散布异端邪说蛊惑人心,以邪教教主的姿态享受着信徒的阿谀与供奉。 乃至清朝编修《明史》,才算是以新一代的官修正史为王阳明做了正式的翻案。而在王阳明弟子们谦卑写就的私史里,他又仿佛头顶光环的圣徒,有神鬼莫测之能,每每还有灵异的奇遇。 于是我们每个人对王阳明的态度,往往取决于自己对史料的采信方式以及认知误区之有无或多寡。是的,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很耐人寻味的事情。 普通读者罕有知道,王阳明原是一个被翻案的奸佞。《明实录》里的王阳明不但奸邪,还很有几分色厉内荏的丑态,是一个墙头草一般的投机分子。他纵兵屠城,窃夺他人战功,散布异端邪说蛊惑人心,以邪教教主的姿态享受着信徒的阿谀与供奉。 乃至清朝编修《明史》,才算是以新一代的官修正史为王阳明做了正式的翻案。而在王阳明弟子们谦卑写就的私史里,他又仿佛头顶光环的圣徒,有神鬼莫测之能,每每还有灵异的奇遇。 于是我们每个人对王阳明的态度,往往取决于自己对史料的采信方式以及认知误区之有无或多寡。是的,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很耐人寻味的事情。
【推荐语】
◎剥除一切外衣,人世间所有的战斗都是心战。 ◎全面丰富的阳明传传,严谨的心学读本。 ◎中国当代著名思想隐士熊逸,沉浸二十年力作。 ◎著名学者万维钢、罗振宇推荐。 ◎全书超过50万字,横贯王阳明的一生。 ◎这是一部个人专著,而与众手编纂有别;如果想要了解王阳明,阅读本书就够了。 ◎与纯粹学术的呆板文风完全不同,《王阳明:一切心法》是一部流畅优美的故事集。 ◎《王阳明:一切心法》是一部诚意之作,有趣、真挚,易懂,只为让你了解真正的而不是为误解的王阳明,了解“心”在王阳明的思想体系中的核心概念。它是驱动整个世界总的发动机。不是看破红尘、心如死灰。而是一场在针尖上飞旋的舞蹈,无时无刻不在努力保持平衡,同样让你了解心学的真谛而不是浮于表面的心灵鸡汤。
【作者】
熊逸 中国当代重要的一位思想隐士,隐于市而专心著书的人。 熊逸,是一个笔名,只有极少的人识得他的庐山真面目。 熊逸坚持用这个笔名解剖中国传统文化,用学贯中西的现代视角反观中国传统文化。
目录展开

序章 如果你是叶公好龙式的读者

第一章 家世

十一

第二章 早年

十一

第三章 成人大计:婚姻与科举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第四章 入仕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第五章 正德伊始:刘瑾的胜利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第六章 龙场悟道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第七章 知行合一

第八章 知庐陵县:走出龙场的第一程

第九章 北上:讲学大兴隆寺

第十章 南下:舟中论道与岩中花树的故事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第十一章 巡抚南、赣、汀、漳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第十二章 破心中贼

十一

十二

十三

第十三章 宸濠之乱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第十四章 致良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第十五章 征思、田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后记 思想解放与明代的资本主义萌芽问题

累计评论(1条) 2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