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贾平凹经典小说集(套装共4册)电子书

★选央视《中国好书》,贾平凹带给文坛的惊喜之作 所有真正宏大的主题一定与个人命运紧紧相连。在《带灯》的天地里,作品让孤独的个体与世界交流,作家通过文字去雕刻他们的世界,读者通过阅读去抚摸世界的灵魂。在文学的世界里,不管是痛苦、欢乐、愤怒还是喜悦,字里行间里都溢满书香,而沉静的思考总是能赋予人一股理性的力量。 ★贾平凹写作生涯首次转型之作

售       价:¥

纸质售价:¥46.20购买纸书

1384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7.6

作       者:贾平凹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时间:2020-12-01

字       数:104.7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小说 > 中国近当代小说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一位容貌美丽却有孤芳自赏的女大学生萤,来到位于秦岭地区的樱镇镇政府工作,她不满“腐草化萤”的说法,于是给自己改名为“带灯”,意为带着一盏灯在夜里巡行。 带灯她主要负责处理乡村基层的纠纷和上访事件,每天面对的都是鸡毛蒜皮的纠缠麻烦。有的人利益受侵害却不知如何维权,也有人为了一棵树上访十几年…… 虽然带灯每天都要面对生活里无休止的纠纷,忍受精神世界中的干涸,但是她从未放弃过内心的追求。即使是在*绝望的时刻,她也会带上一本书,坐到镇子外面的山坡上,去看看远处的山,想想书里的人。然而她却始终无法改变,那些来自命运里孤独和痛苦对她的轮番折磨。 带灯的个人苦难里包含了作者对乡镇干部这一群体尴尬现状的同情;也体现了我国城镇化程中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困境;同时,这也是对时代的感叹和反思。<br/>【推荐语】<br/>★选央视《中国好书》,贾平凹带给文坛的惊喜之作 所有真正宏大的主题一定与个人命运紧紧相连。在《带灯》的天地里,作品让孤独的个体与世界交流,作家通过文字去雕刻他们的世界,读者通过阅读去抚摸世界的灵魂。在文学的世界里,不管是痛苦、欢乐、愤怒还是喜悦,字里行间里都溢满书香,而沉静的思考总是能赋予人一股理性的力量。 ★贾平凹写作生涯首次转型之作 贾氏过往的小说中也有现实的因素,但像《带灯》这样强烈的充满了现实关切的,则唯此所独占。不管是文字风格以及写作方式,《带灯》都改变了他小说以往的一贯风格,这是花甲之年的贾平凹创作生涯的又一次自我突破. ★贾平凹首部以女性为主角的作品 《带灯》是贾平凹一部以女性为主人公的小说,在小说中,众多的男性都是为女主人公带灯的需要而设置。不仅如此,带灯这个女性也明显不同于贾氏以往笔下的女性,她身上体现了更多超越女性的一些人性魅力. ★以现实的生活定格了众生的苦难,以幻化的笔墨勾勒了人间和彼岸 《带灯》讲的是一个女人的苦难,更是这个时代的担当。《带灯》是平凹先生“雕刻”的一部作品,而作品所雕刻的就是这世界本来的模样。《带灯》是一份礼物,送给每一个在现实中挣扎着的孤独的行者。<br/>【作者】<br/>贾平凹 一九五二年出生于陕西丹凤县棣花镇,我国当代文坛屈指可数的文学大师,小说创作成就斐然。他是一位极具叛逆性的作家,但又不失淳朴的本色;他是少有的高产作家,每一部作品都堪称精品。毫无疑问,他也是当代中国可以载世界文学史册的文学家之一。出版作品有《废都》《白夜》《古炉》《带灯》《浮躁》《土门》《高老庄》《怀念狼》《老生》等。曾获国内各种文学奖五十余次,并获美国美孚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娜文学奖和法兰西文学艺术荣誉奖。作品被翻译出版英、法、德、俄、日、韩、越文等三十余种,被改编电影、电视、话剧、戏剧二十余种。 重磅推荐:<br/>
目录展开

目录

白夜

白夜

后记

怀念狼

怀念狼

《怀念狼》后记

带灯

代序——传统的再生

上部 山野

高速路修进秦岭

樱镇

皮虱飞来

英雄宴

松云寺的松开了金子般的花

樱镇废干部

把人活成人物

元天亮

虱子变了种

带灯来到樱镇

跟着马副镇长

带灯

鲜花插在牛粪上

还是虱子

建议

三个先进

新形势

镇工作重点转移了

换布仍戴着那副墨镜

竹子

说日子

到黑鹰窝村

王后生把书记堵在了办公室

汇报各村寨选举情况

书记讲了塔山阻击战

带灯做了个奇怪的梦

学会了吃纸烟

燃烧的雨

山棉和野芦开着絮花

元天亮成了倾诉的对象

竹子到了综治办

综治办的主要职责

本年度的责任目标

樱镇需要化解稳控的矛盾纠纷问题

竹子的头大了

白毛狗

中部 星空

给元天亮的信

没有节奏的声音不是语言

集市上

萤火虫的新定义

王中茂家过事

看天

送来的野雉又坚决不要了

陈小岔

镇长请吃

给元天亮的信

村村都有老伙计

蜘蛛

茵陈

书记是个政治家

樱镇真的要建大工厂

书记陪考察队去了省城

樱花开了

河堤上

给元天亮的信

元斜眼在追打着老伙计的儿子

电视机又坏了

天气就是天意

县志里的祥异

马副镇长提供了重要情况

有了喝农药的

朱召财

王随风

吃饭

洗澡

一身的樱花瓣都是眼珠子

美丽富饶

给元天亮的信

十三个妇女

烟囱冒出的烟不会是白云

黑鹰窝村的老伙计不行了

旧寺

又见二猫

给元天亮的信

兰花栽在了元天亮的祖坟

元黑眼和马连翘

当归

张膏药

让毛林做个线人

镇政府大门上贴了对联

在广仁堂

给元天亮的信

竹子的日记

给药铺人发火

李存存的婆婆喝了剩下的那服中药

昆虫才是最凶残的

一院子的上访者

抱住树哭泣

突然的电话

观蚁

陈大夫买了张膏药儿媳的全部菠菜

带灯和王后生的对话

早晨又恢复了跳舞

给元天亮的信

镇长开了两次会

梅李园里

煞气

反映的三件事

社会是陈年蜘蛛网,动哪儿都落灰尘

天上起了瓦碴云

市共青团给对口扶贫村送歌舞

刘秀珍说的是非

给元天亮的信

吃饭

天真的要大旱了

讲故事

会议室安装视频

给元天亮的信

南胜沟村旱得没水吃

向鱼问水

被拦道告状

大柳树

和元黑眼拌嘴

借到了抽水机

起作用的东西其实都不用

王香菊和郭槐花

六斤也死了

再见二猫

麦子熟了

给元天亮的信

大矿区又运回了尸体

镇长从此不再叫带灯姐

鉴定

做了一夜的酱豆

说幸福

镇长发了凶

曹老八

给元天亮的信

普查维稳和抗旱工作

镇政府终于好事连连

大工厂建在梅李园那儿

现了驿站旧址

石刻却被炸了

美人一恼比丑人恼了还要丑

红堡子村的李志云这回傻了

竹子给陆主任买了一堆粽子

人浑身都是筛子眼儿

还是书记处理问题水平高

送走宋飞

借口永远是失败的原因

给元天亮的信

村民都疯了似的栽树

元家兄弟协助搬迁工作

热脸撞上冷屁股

雾气腾腾没看见牛

有个鬼名字叫日弄

寻找张膏药

鞭炮在屋檐上响

给元天亮的信

领陈大夫去给王随风的男人看病

丈夫回来了就吵架

挣扎或许会减少疼的

又打架了

镇党政办发出通知

给元天亮的信

行贿

六月十八日这天

大摊饼

书记和镇长的小车

竹子指责自己

给元天亮的信

在甜井寨

这家男人过生日

罚款

一路的知了都在叫着

给元天亮的信

有人退老街房子

和换布达成协议

又开视频会

喝透了啤酒

重新布置镇东街村接待室

镇长去电管所检查工作

曹老八和他的媳妇

又说天气

给元天亮的信

山坡上有一簇土坟

和马连翘打架

思想工作

去买衣服

沙厂的生意十分红火

吻过了无数的青蛙才能吻到青蛙王子

故乡也叫血地

东南胜沟村带灯不提抽水机的事

给元天亮的信

又来东岔沟村

带灯说完却后悔了

摘苹果

身上都生了虱子

给元天亮的信

镇长的车翻了

书记在会上严肃地讲了安全和接待问题

灵验

县委县政府办公室指示

樱镇在行动

给元天亮的信

新发型

王随风又出现在县城

让陈大夫吓住王后生

眉毛识姑娘

坟上的草是亡人智慧的绿焰

沙是渴死的水

没事的地方偏就出了事

对话

黄书记终于在天黑前离开了樱镇

放了一星期假

给元天亮的信

终于下雨了

雨连续下了四天四夜

灾情很严重

竹子翻阅过去的水灾材料

带灯到青山坪了解情况

上报灾情

汉白玉井圈里是红的绿的泥

给元天亮的信

镇街上人都躁着

唐僧走来一路都有白骨精

唾痰

带灯在这个中午喝多了酒

二十三条偏方

张膏药被烧死在他家屋里

送葬

樱镇原是个蟹子

召开烟叶收购动员会

狗在逮老鼠

给元天亮的信

紧处加楔

带灯和竹子都没有被罚款

河里的水落了

元家和薛家

唐主任

带灯给竹子转发了一条段子

给元天亮的信

两个短信相互发错了

医不自治

县上召开党代会

二猫被元老三打了一顿

视频会把人开成了木头

竹子记录了县委书记讲话

用碗接不住瀑布的

笔记本

在腿上打蚊子其实在打自己

朱召财死了

曹老八的新情报

书记的七大原则

折磨

跌倒了不要立即爬起来

朱柱石从监狱回来了

签名的人全来自首

红布带子

一走近鸟儿,它们就都飞了

给元天亮的信

最后的会餐

出事了

元老三的眼珠子吊在脸上

河滩里苍蝇聚了疙瘩

马副镇长拿主意

大土场子

院子里开着各种各样的花

打的是马连翘

元家兄弟又被撂倒了两个

派出所清查现场

凶手们全抓到了

给元天亮的信

下部 幽灵

县上来了调查组

二十四个老伙计合伙做揽饭

回家时把烦恼挂在树上

从此带灯和竹子身上虱子不退

夜游症

樱镇也有了皮虱飞舞

带灯与疯子

提了一篮子的水

埙不见了

说事

带灯又说了惊天新闻

带灯大哭

上访

萤火虫

击鼓传花

镇政府还有着故事

后记

编后记

高老庄

高老庄

后记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