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论社会管理体制改革

论社会管理体制改革

马仲良
0
1.99 原价¥1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我研究社会体制改革问题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使用现代社会的组织分类理论作为方法论工具。现代社会的组织可以划分为三大类型:政府组织、营利组织和非政府非营利组织。第三类组织也叫社会组织(这里使用的是狭义社会组织概念,狭义社会组织是非政府非营利组织;广义社会组织包括政府组织和营利组织)。我认为三类组织的划分把社会建设的领域从行政领域(政府)与营利领域(市场)区别开来了。和谐社会理念的提出,突出了社会组织建设,突出了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突出了社会体制改革。运用三类组织划分的理论工具,有利于把握不同类型组织的特点和运行机制,有利于把握社会体制改革的方向和规律。 我认为,社会体制改革是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取得初步成功之后的又一场伟大的改革工程。它的意义和难度不亚于经济体制改革。我认为,社会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化的社会体制,这个社会化的社会体制是党组织领导、政府负责、社会组织协作、广大群众民主参与的体制。这个社会化的社会体制是政府组织与社会组织分开、与事业单位分开的体制,它既不同于行政化的社会管理体制,也不同于市场化体制。所谓行政化的社会管理体制,是政府部门对社会事务进行直接的全面管理的体制,它把社会事业单位和各类社会组织都作为政府的“腿”,都纳入政府的直接行政管理。行政化的社会管理是计划经济体制的组成部分。直到今天,我国社会管理体制仍然存在严重的行政化倾向。行政化的社会管理体制与市场经济体制越来越不适应。所谓市场化的社会管理倾向,是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出现的,是把医院、学校和社区服务等社会事业单位推向营利性市场的倾向。市场化的社会管理体制改革会使社会事业失去公益性,趋向营利性,造成民生困难,导致社会的不和谐。明确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的社会化方向,有利于自觉克服社会管理过程中存在的行政化和市场化倾向。所谓社会化的社会管理体制,应该是党和政府的功能同各类社会组织的功能既相对分开、相对独立,又相互衔接、相互补充的互联、互补、互动的体制。 我在研究社会体制改革的过程中,涉及了社会管理的主要机制问题。在研究美国与英国社会管理机制问题时,我受到美国学者提出的“社会经济”理论的极大启发,认识到中国有必要发展社会经济。社会经济是不同于市场经济的、以促进社会和谐为主要目标的经济形态,是在市场失灵的领域通过经济机制促进社会和谐、对市场经济进行有益补充的经济形态。1999年我针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