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孙国华自选集

孙国华自选集

孙国华
0
53.40 原价¥53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出一本自选集,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这首先得感谢学校领导和出版社的同志。但选入哪一些材料好?又是一件颇费思量的事情。自选集应当能反映作者作品的特点、创作历程和学术旨趣,这些都脱离不开作者写作的历史背景、历史使命。 我从事法学研究,大致始于1950年,虽然我早在1946年就已考入朝阳学院学习法学了,但大学的那四年主要是投入了当时轰轰烈烈的进步学生运动,接受了教育、经受了考验、锻炼了能力,真正的法学研究,实际上是从服从组织分配、成为人民大学法律系的第一届研究生开始的。而我发表论文和著作,始于1955年在《政法研究》第1期发表的《论我国人民民主法制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作用》一文,这是我提交人大法律系第一届科学讨论会的论文,该论文经修改补充于同年由湖北人民出版社以“小册子”的形式出版。1955年还出版了我的另一本小册子——《谈谈守法》(北京,通俗读物出版社),这是一本普法的通俗读物。以后几年,基本上是从事教材的编写和翻译工作。直到1959年在讨论党的政策与法律的关系时,才与郭宇昭、周雅茹同志合作,写了《党的政策是法律的灵魂,法律是贯彻党的政策的形式之一》一文。但这篇文章只有打印稿,而且在当时,受到了相当严厉的批判,自然也未能发表,现在原文已找不到了。不过事实证明,我们那篇文章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所以“文化大革命”后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论党的政策与法律的关系的,以后又发表过有关这方面的不少文字。党法关系、党政关系问题,实际上是我国政治法律领域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也是这本自选集的第一组材料所探讨的问题。 法的阶级性与社会性的问题,实际上是“文化大革命”前法的阶级性与继承性问题的争论在“文化大革命”后的继续和深化。在1956年关于法的阶级性与继承性的争论中,我是主张法有继承性的,但对杨兆龙先生论证法有继承性的方法不完全同意。同时也没留下什么发表过的文字材料。所以我关于法的阶级性与社会性的论述,实际上也涵盖了我关于法的阶级性与法的继承性的观点,并是其深化,这些构成这本自选集的第二组材料。 要弄清楚这些困惑人们的理论问题,就必须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法的概念和本质的原理,特别需要弄清苏联法学家和当代中国法学家围绕这个问题的争论,这方面的材料在我编写的教材和专著中很多,这里只选了其中最主要的一些,构成自选集的第三组材料。 这个自选集的第四组材料是我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