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上海王

上海王

虹影
8
3.00 原价¥3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这是作者的又一部尝试性的作品。以往我们在看以老上海为背景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时,“大多是小姐小打算,小资小情调,给人的印象,以为上海的现代性,就是小女人气。”作者认为这是大错特错的,“我认为现代上海的开拓者,无论华人洋人,女人男人,都有点气魄。”这部小说的主人公筱月桂就是这样的一位如男人般豪气强大的女人。   主人公小月桂从小父母双亡,在舅舅舅妈家长大,不甘心在乡村里、在舅妈的苛刻中过日子。就是这样的一个完全出生于底层的平民,其命运可想而知。可命运偏偏让这样的一个女孩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   小月桂被卖到了大上海的一家妓院,因为生着一双天然的大脚,个子又太高,显然不适合妓院老板新黛玉的审美标准,没资格做倌人出来接客,也就只能做个粗活丫头了。   妓院是风月场所,是纵情声色的地方,1907年前后的上海也是各色人等聚集的地方,青帮、洪门等帮会组织,意欲反清的革命党人,军阀政客,外国租界势力,等等,各种思想、各派势力都在这十里洋场碰撞交织,上演着各种活剧。小月桂来到这里,无意中竟成为一系列重大事件的亲历者,并且因为与三代上海黑帮老大的爱恨情仇而使自己的命运起伏不定,悲喜交集。   改变小月桂命运的首先是洪门老大常力雄。这个当时上海滩势力*的帮会头子独具慧眼,偏偏看上了这个在新黛玉眼里丑八怪般的乡下来的丫头。那是小月桂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日子,从来没有人这么欣赏她,宠爱她,看到她骨子里那股子反叛不服输劲儿。   幸福总是来得太晚,走得又太突然。常力雄死在一场帮会血拼中。小月桂也被迫离开妓院,度过了一生中最悲惨的日子。为了活下去,她不仅卖身也卖唱,成立了如意班,唱上海滩簧,纯朴的唱腔竟然也迷倒了不少习惯了风花雪夜高雅艺术的上海本地人。   黄佩玉早已成为洪门帮主,小月桂借着常力雄的跟班余其扬的帮助,委身黄佩玉,利用黄佩玉,将如意班的生意做大,自己的名声也响遍上海滩。不久之后,小月桂自演苦肉计,冒着生命危险,炸死了黄佩玉。她终于为常力雄、为她生命中她最珍惜*重的男人报仇了。   之后,小月桂又扶持余其扬坐上了洪门掌门之位。一个是年轻的上海王,一个是红遍上海滩的名伶,两人投资戏剧、电影、银行、实业,风云一时。然而他们的爱情却没能修成正果。   帮会仇杀、黑道阴云、妓院风月、性感名伶、女性英雄、母女同爱一个男人的不伦之恋,阴谋与爱欲、贪婪与诱惑,男人翻云覆雨的世界竟都由着这个出生于乡下的女子掌控,就连男女床上之事,这女子都掌握着主动权。   因为这个《上海王》,因为筱月桂,作家虹影彻底被贴上“女权作家”的标签。可以说,这部小说,是作者对“说话假模假式,做事朝三暮四,为人做张做致,而且不把女人当人”的中国男权世界的无情嘲讽,也是对“敢说敢做,做事为人,都讲个风骨,有真性情在”的黑道女人的大力褒扬。可是,筱月桂这样一个“比男人还会铤而走险”的女人最终是怎样的结局呢?正如作家本人所说:“我的命运尚是未知之数,筱月桂也一样。”这又似乎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上海王》面世以后,在短短的几年内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国外有多个版本,还曾经被改编成电视剧,在北京上海台湾等地热映,新加坡等地上映后也反映良好。相较于《好儿女花》、《饥饿的女儿》,《上海王》更具有戏剧性,尤其是喜欢追逐老上海故事的读者,对这样的故事更是情有独钟。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