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圣人请卸妆

圣人请卸妆

咪蒙
19
2.00 原价¥2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杜甫,出身于主旋律公务员世家,小时候是五道杠,看《新闻直播》都会佩戴红领巾,觉得是国家大事。 ★李白在文坛、黑道、皇宫、隐士圈都混得,就是个会写诗的韦小宝。 ★纪晓岚是性瘾者、清朝西门庆,一天不做五次爱会死。 ★墨子是谢耳朵式的科学怪人,创了一个高科技黑帮。 ★郑板桥白天装穷叫苦做忧国忧民状,晚上花钱养男宠与美少年乱搞,在正人君子和猥琐大叔之间自由切换。 说屈原是gay,爱慕楚怀王,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文人! 说辛弃疾嫖娼,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诗人! 说李清照好赌,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词人! 不过,偷偷说,爱国和嫖娼、好赌、搞gay不冲突啊! 嘘! 圣人24小时滚动伟大,好人365日天天崇高,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不可以讲伟人的坏话,因为他们都完美无缺,吃饭睡觉都是表率,至死还保留着守宫砂。 我们也不可以质疑英雄的言行,因为他们出的喷嚏是矿泉水,拉出的屎都是工整的圆柱体。 我们也不太挑死人的毛病,因为中国人热爱死人,“死者为大”,这话本义是对死者的尊重,但很多时候发展成对死者的美化。人一死,道德层面自动升级,普通的成了美好的,美好的成了崇高的,崇高的成了不朽的。 于是,那些死了很久的古人,一个个被化好妆,涂上意识形态的油彩,京剧脸谱似的,按生旦净末丑几种角色分配好。台上的,照着剧本演;台下的,乖乖跟着念。遵照各自的原始设定,是演员和看客的天职。 历史学不是神学。让古人们卸了妆,不再饰演悬在空中的文化符号或政治图腾,而是回归人性,展露出各种款式的人格分裂来。一个诗意盎然的流氓、一个一往情深的泡妞专家、一个宅心仁厚的嫖客、一个精神错乱的女侠……这种突兀的搭配,多令人向往。而干巴巴的“爱国文人”四个字,才是存天理、灭人欲,既避邪,又避孕。有时候甚至拿来当成迷幻药,让人活在社会的昏迷中、政治的昏迷中、历史的昏迷中。
【推荐语】
  ★《独唱团》作者 咪蒙 历时三年成书, ★彭 浩 翔+马一木推荐并作序 ★颠覆常识,笑侃历史 ★卸下圣人黑白分明的油彩,不再饰演悬在空中的文化符号或政治图腾,圣人也不过是时代下的怪咖。 ★本书特色:化高雅为庸俗,从四书五经中读出黄赌毒,从唐诗宋词中读出屎尿屁,从古代圣贤身上读出脏乱差。 P.S. ★请在老师或家长指导下观看本书 ★如影响历史成绩,作者恕不负责 杜甫:一个忧国忧民的情圣;袁枚:一个诗意盎然的流氓;秦观:一个一往情深的泡妞家 鱼玄机:一个德艺双馨的妓女; 沈括:一个精神错乱的科学家;墨子:一个悲天悯人的黑帮老大; 李清照:一个风姿绰约的赌徒;纪晓岚:一个纵欲过度的文豪;郑板桥:一个风雅颂的伪君子; 庄子:一个挨饿的外星人;金圣叹:一个玩世不恭的才子;柳永:一个才华横溢的嫖客; 韩子高:一个有情有义的男皇后;吕后:一个我本善良的毒妇;辛弃疾:一个武功高强的文豪; 司马相如:一个文采飞扬的贱男;嵇康:一个超凡脱俗的花美男;阮籍:一个苦心孤诣的装逼犯; 苏曼殊:一个出青楼的处男;孔融:一个四岁让梨的愤青;   管仲:一个诡计多端的穿越者;
【作者】
咪蒙 文学硕士、专栏作者、媒体编辑,于韩寒杂志《独唱团》首期发表文章《好疼的金圣叹》。以恶搞历史、解构名人、颠覆常识为己任。想和庄子聊聊艳照门、听墨子讲讲小孔成像、跟李白一起研究黑社会、拜李清照为师苦学赌术。 在《女报》长期负责撰写“读经典”栏目,被她气哭的古人包括“大唐古惑仔:李白”、“宋代文坛小s:李清照”、“唐朝劈腿天王:元稹”、“娱乐圈潜规则发明人:李渔”等。她自称是文学硕士中最肤浅的,媒体编辑中最恶趣味的,专栏作者中拖稿最严重的。作为一个字恋症患者,人生一大憾事就是好句子又被别人写走了。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