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经济学范式革命与中国模式解读——基于社会原组织理论的模式经济学

经济学范式革命与中国模式解读——基于社会原组织理论的…

张孝德
0
16.80 原价¥16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一是为新经济开辟空间而推动财富形态转型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混沌经济模式。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崛起,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他们对工业革命的贡献有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开辟新航路,为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开辟了地理上的新空间。二是推动了决定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型的经济增长要素的转换,即从土地和劳动力要素向货币化的资本要素转变。从市场发生理论看,决定新经济信息合成的混沌社会组织之所以最早出现在葡萄牙与西班牙这两个国家,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在地理位置上,葡萄牙与西班牙都是处在欧洲封建社会的边缘地带国家,属于欧洲封建政治与文化传统影响较小的地区。其次,葡萄牙和西班牙是满足市场经济发育所需要的自组织社会最先激活与发育的地区。从创新模式看,最早崛起的葡萄牙、西班牙成功地利用敢于冒险的赌博式创新开辟了新航线,发现了新大陆。   二是创造内生商业方式与商业财富增值的荷兰。在葡萄牙、西班牙之后通过内生贸易崛起的荷兰,对于18世纪在英国发生的工业革命有两大贡献:一是荷兰人创造了一套有效率的市场交易制度,实现了商业财富的增值。二是荷兰人的商业财富增值的过程,也是这种有效率的商业交易制度与交易网向欧洲拓展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我把荷兰的商业革命称为是蝴蝶效应放大的革命。但荷兰所建立的是一种内生的商业模式,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内生增长模式,这个基于技术创新的内生增长模式是在英国形成的。   三是以府民均衡社会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国。在历史、地缘与文化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英国形成了与法国、荷兰不同的社会组织结构。从社会组织结构类型看,荷兰属于民间主导型,法国属于政府主导型,而英国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府民均衡型结构。正是在这样一种社会组织的基础上,形成了英国式高效率的发明式创新,由此使英国在科学创新与技术创新匹配度*中实现了从商业资本向产业资本的深化。正是在英国存在着代表他组织的国王与代表自组织的大资产经济之间形成了一种均衡博弈,才有英国光荣革命,诞生了满足市场经济需要的现代国家制度。   四是为工业革命传播创造了社会条件的法国。法国属于古罗马帝国中心区,这样一种地理位置与历史使法国最终定格于他组织发达的社会组织。这成为法国走向近代社会的起点和基础。他组织主导的社会组织使法国的创新属于偏向科学、社会理论的俱乐部式创新。由于社会科学理论相对于瓦特的蒸汽机而言更具有公共产品的特性,由此也决定了18世纪法国的启蒙运动与法国大革命比英国工业革命更具有公共产品溢出效应的特征。英国依靠其独特的社会组织成功地培育出新经济社会的种子,而法国大革命则为这颗种子在整个欧洲的播种创造了社会条件。   五是对英国模式优化复制的美国。19世纪美国迅速成为世界强国根源于美国独特的社会组织结构、市场模式和创新模式。美国的社会组织,是英国社会组织的提纯、优化。美国的社会组织在北美大陆获得了更宽广的能量释放空间,使英国岛国的保守与开明的双重文化性格在美国变成了更加包容与开放的新大陆文化。美国是站在欧洲的肩膀上,从更高历史起点获得了后发优势的发展。美国拥有的高度分权与有效集权*限度组合的社会组织系统,奠定了美国的创新模式是一个更具有原创力的发明创新模式。美国创新模式,不仅注重原始创新,也更加注重长周期的战略性研究,比英国更具有开放性、包容性与多样性,这是美国崛起的秘密所在。   六是日本属于再生市场经济与导入增长模式。曰本之所以成为亚洲*入市场经济的国家,并非日本的社会中存在天然的西方文化的因子。从社会组织理论与文化属性看,日本属于亚洲文明圈中古代集权制统治时间最短的国家,自然也是对集权制度依赖与锁定效应最弱的国家,由此决定了日本成为亚洲最早接受西方S-业文明的国家。日本的历史决定了日本属于东方式的他组织主导型社会组织模式。20世纪70年代日本的崛起,是依赖于再生市场经济框架内导入增长模式的崛起。虽然日本是亚洲国家技术创新能力最强的国家,但日本的增长模式不是内源型增长模式,而是属于外源型增长模式。“平成萧条”根源于日本外源增长模式与再生市场模式的局限性。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