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郑永年论中国系列(共5册)

郑永年论中国系列(共5册)

郑永年
1
39.90 原价¥39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面对西方二十年如一日地宣扬“中国威胁论”“围堵中国论”,甚至“分而治之论”,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是一种可以理解的正常反应。事实上,民族主义是正宗的西方舶来品,是个人权利意识在民族国家层面的自然延伸。由民族主义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理念而缔造的民族国家,因其发展的不平衡性而成为国际冲突的主体。近代中国经过艰难探索,最终依靠民族主义的精神整合力量建立起统一、集权的现代民族国家,并实现了民族复兴。但同时也应注意,民族主义既具有积极的建设能量,也具有消极的破坏力量,不可忽视狭隘民族主义给中国的一步发展及其所需的国际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


【推荐语】

当下中国面临的现实是,一方面,西方国家二十年如一日地宣扬“中国威胁论”与“围堵中国论”;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不断高涨。世界的目光从来没有像当下这样注视中国:作为新崛起的霸权,中国会否以及如何挑战旧霸权,而重塑世界权力格局?其中民族主义在中国崛起的道路上扮演了何种角色?

作者指出,近代中国经历了从“文化帝国”向“民族国家”转型的艰难阵痛,*终通过建立一个统一、集权的现代民族国家而实现了民族复兴。其中,从西方舶来的“民族主义”功不可没,成为整合、动员国内各阶层力量并*终实现国家主权的精神核心。然而,当中国成为新的霸权,国内民族主义的某些趋势引起西方的恐惧与亚洲邻居们的不安,给中国的一步发展及其所需的国际环境带来负面影响。

因此,中国必须谨慎引导国内民族主义趋势,利用民族主义的积极能量来继续建设民族国家,同时必须避免狭隘民族主义,*程度降低其消极的破坏力量。

作者观摘录: 

现代民族国家是民族主义的产物,民族主义是现代国家的精神和心理基础。民族主义既是国家传统的延续,也是人民的国家认同感的象征。但在实际政治层面,民族主义既具有其积极的建设能量,也具有其消极的破坏力量。民族主义使得一个国家的政治具有了莫大的张力。但是,无限制的民族主义只能阻碍中国在世界政治上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成为一种建设性的力量。现在的问题不在于要不要民族主义,而在于如何建立一种积极性和建设性的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如果不能导向民族国家的建设,那么*终的结果往往是消极的,不仅对国际秩序而且对内政发展无益。中国的民族主义发展如果仅仅停留在对国际环境的情绪性反应,那么不但起不到利用国际压力行国内建设的作用,而且不利于营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再次失去民族国家建设的机会。中国民族国家建设的目标无疑是在国际上争取民族国家主权的独立,在国内争取人民民主。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国家仍然需要扮演一个推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角色。没有持续的社会经济发展,人民主权即使得以建立,也会是虚幻的。人民主权的建设只是为了使国家主权具有民主的基础。


【作者】

郑永年: 

中国问题专家,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国际社会科学核心期刊)和《东亚政策》主编,罗特里奇出版社《中国政策丛书》、和世界科技书局《当代中国研究丛书》主编。曾任北京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系助教、讲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研究主任。先后获得美国社会科学研究会/麦克阿瑟基金会(1995~1997)和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2003~2005)研究基金的资助。

近年来,先后出版专著20多部。其中英文著作7部、中文著作22 

包括学术类作品: 

《技术赋权:中国的互联网、国家与社会》

《中国的“行为联邦制”:中央——地方关系的变革与动力》

郑永年论中国系列作品: 

《中国崛起——重估亚洲价值观》

《再塑意识形态》

《中国改革路线图》

《重建中国社会》

时政评论类作品: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与世界秩序的重塑》

《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

《中国改革三步走》

《关键时刻:中国改革何处去》

《大格局:中国崛起应该超越情感和意识形态》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