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舞姬

舞姬

(日)森鸥外著,赵玉皎译
3
5.99 原价¥5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舞姬》是森鸥外小说精选集,收录了“《舞姬》三部曲”、《沉默之塔》、中篇小说《雁》、心灵自传色彩《妄想》、《鱼玄机》、历史小说压卷名篇《高濑舟》《寒山拾得》等十三部中短篇小说代表作,佐以万字导读,立体呈现一代文豪的创作生涯。 《舞姬》《泡沫记》《信使》并称为“《舞姬》三部曲”。三部小说均源于森鸥外的留德经历,是数年西洋生活带给他的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启了日本浪漫主义文学之先河。 《舞姬》中,森鸥外设想了一个与自己经历相似的青年精英,探讨近代自我在此一时代中的实现可能性。主人公太田丰太郎在西方近代自由思想的熏染下,省察到以前那条刻苦勤勉、学而优则仕的“正途”,实则是压抑自我、埋没个体的被动的人生道路。他与异国舞女相爱,逸出了体制的轨道,但西洋也并非任由“真正的自我”张扬的桃花源。“获得纯洁恋情的快乐,远不足以补偿生计无着、前途茫然的巨大失落感。” 《泡沫记》取材于日本画家原田直次郎的一段经历,以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离奇的溺水死亡事件为背景,描绘了日本画家巨势与德国少女玛丽的奇妙因缘与情愫,在青春的甘美与惆怅中,流露出浮生宛如泡沫的无常。 《信使》则源于鸥外的亲身经历,艾达小姐也实有原型。鸥外留德期间,曾到德累斯顿近郊观摩军事演习,顺便造访德本城堡的朋友,在城堡中逗留时遇到的奇事。 《雁》以鸥外的大学时代为背景,以明治十年代的东京大学周边为场景,主人公小玉、冈田、末造皆可以从鸥外的青春记忆中寻得模糊的原型。年过半百的鸥外忆及往事,满怀眷恋地描绘无缘坂、不忍池、岩崎府、仲町旧街等昔日风光。“无缘坂”上那段若有若无的爱情,看似偶然地终结于寒冷的冬夜,正如看似偶然地丧生于不忍池残荷败叶间的“雁”的命运一般。
【推荐语】
森鸥外是日本近代文学巨擘,与夏目漱石并称为“明治文学双璧”。所有学习日本文学的人,都无法绕过森鸥外和夏目漱石。森鸥外的文体洗练刚劲,可谓将“高冷”做到了极致,深得三岛由纪夫的崇拜和追随。 《舞姬》依照岩波书店版《鸥外全集》译成,遴选了森鸥外的十三部中短篇小说代表作,涵盖了他浪漫奔放的青春三部曲、忧思深敛的中期现代小说和回归东洋的晚年历史小说。 森鸥外是日本近代文学史上极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他不仅是小说家、翻译家、评论家,同时也是一位陆军军医,官至一等,可谓明治时代名副其实的精英知识分子。他的小说,辞藻华美奔放又不乏理性,行文克制又通篇氤氲着浪漫抒情。 他思考西方思想冲下的日本:“站立在十字路口频频脱帽”,但那并不是他的精神家园,既不能解决日本的文化身份问题,也不足以使他本人得到心灵的安宁,他“遇到了很多位'师',却没有遇到一位'主'”。 思考功名利禄:“若说茶道仪式是无用的虚礼,那么国家大礼、先祖祭祀便皆是虚礼;若是皆以功利之念来看待事物,则世上便没有尊贵之物。” 也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将粉墨涂抹的脸洗干净,从舞台走下来,静静地思考一下自我,看一眼藏在背后的那物事的真面目。心里虽这么想,舞台导演的鞭子却落在背上,只能一个角色又一个角色地演下去。”
【作者】
作者 森鸥外 もりおうがい 1862.2.17-1922.7.9 出生于石见国津和野(今岛根县津和野町) 本名森林太郎,号鸥外,又别号观潮楼主人、鸥外渔史 日本文豪、翻译家 188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 1890年,发表处女作《舞姬》,一举成名。后发表《泡沫记》和《信使》,统称“《舞姬》三部曲”,创日本浪漫主义文学之先河。 1909年,重启创作之途,不到四年间,创作了《修葺中》《沉默之塔》等四十余部现代小说。 从1912年至1921年的十年间,创作了《高濑舟》《寒山拾得》等13部历史小说和11部史传,名篇迭出。 1922年7月9日,60岁的森鸥外病逝于观潮楼。弥留之际,鸥外谢绝了一切政府赠予的荣衔。 译者 赵玉皎 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14期生,北京大学日本文学博士 现执教于天津商业大学外国语学院 日本文学研究者,翻译者 代表作: 专著《森鸥外历史小说研究》 小说《猫生十年》 译著《罗生门》、《窗边的小豆豆》系列、《阿信》等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