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储福金研究资料

储福金研究资料

张宗刚
0
16.80 原价¥16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就以往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著述而言,民国文学时期江苏所涌现出来的大家并不引人注目,远不及浙系作家那样占据着*的中心位置,似乎也就只出现过叶圣陶、朱自清那样少数的一流作家。当然,这其中尚未算上那些寓居江苏,并且用功书写以江苏为文化历史背景的著名作家,比如张恨水抒写了大量的以南京为背景的小说散文,像《丹凤街》这样具有民国风情画和风俗画的历史长卷足以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亮点,可惜由于过往史家之偏见,将其划入了“鸳鸯蝴蝶派”的另册。由此,我就不得不为一贯受到中国现代文学史歧视的通俗文学说一句公道话。作为晚清与民国相连接的重要文学现象,在西学东渐的文化语境中,为什么苏州这地方会成为“鸳鸯蝴蝶派”的创作重镇?无疑,当年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现代文化媒体的中兴催生了文学的现代化,虽然这种文学流派还带有旧文化的基因,但是其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是一种文学的现代性蜕变,这些璀璨的作家作品为“五四”新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应该成为新文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将其排斥在新文学历史之外。从这个意义来说,江苏新文学的起源和作家作品的追溯应该从新旧文学交替时期的通俗文学开始,同理,中国新文学史也应如此。若是以此作为标准,江苏作家在民国时期的历史地位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就可能要重新估价了,包天笑、徐枕亚、李涵秋、周瘦鹃、吴双热……这一长串的名单,足以使中国通俗文学史蔚为大观,而我在想的问题却是:是我们近一个世纪的文学史观埋葬了这批江苏作家,还是这批江苏作家本身就适宜“鸳鸯蝴蝶派”的艺术风格?与其说他们生不逢时,还不如说是他们的艺术风格使然,因为这种风格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起起伏伏。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