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杜甫诗选

杜甫诗选

谢思炜
0
16.84 原价¥16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望岳1 岱宗夫如何2,齐鲁青未了3。 造化钟神秀4,阴阳割昏晓5。 荡胸生层云,决眦归鸟6。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7。   【注释】 1岳:指东岳泰山。 2岱宗:泰山一称岱宗。《尚书·舜典》:“东巡守至于岱宗。”孔氏传:“岱宗,泰山。为四岳所宗。”应劭《风俗通义·五岳》:“东方泰山……尊曰岱宗。岱者长也。”夫(fú):发语词。此句设为问句,问泰山其状如何。 3齐鲁:周代所封的两个诸侯国。齐在泰山以北,鲁在泰山以南。《史记·货殖列传》:“泰山之阳则鲁,其阴则齐。”青:山色青翠。未了:未尽,望不到边际。此句写远望泰山,地齐鲁,其势辽阔。 4造化:天地万物之所从生,指大自然。钟:聚集。繁体字作锺,与钟鼓的钟不是同一字。此句谓大自然将神奇秀美之气聚集于泰山。 5阴阳:山北背日为阴,山南向日为阳。昏晓:日出为晓,日没为昏。此句写泰山山峰两侧昏晓有别,如刀割一样。 6决眦(zì):形容眼睛睁得很大。决,裂。眦,眼眶。这两句写近望泰山,心胸随层云翻动而震荡,眼力因搜寻归鸟而极尽。 7会当:一定要,料想之词。凌:登临,居于其上。绝顶:山的最高处。《孟子·尽心上》:“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这两句想象登上泰山之顶后四望所见,暗用《孟子》语意。   【解读】 这首诗是唐玄宗元二十四年(736)至二十八年(740)诗人漫游齐赵时期所作。诗中极力描绘泰山的雄伟气势,同时也抒发了年轻诗人的豪迈志向。全诗围绕着“望”字层层展,前四句是远望和俯望,五、六两句是在山麓、山间近望,最后两句是想象登顶之后四下望,借“一览众山小”寄寓远大胸怀,符合登高言志的写作要求。从修辞角度看,此诗造句用力,且富于变化。如三、四两句“钟”、“割”两个动词的使用,显出锤炼的功夫。五、六两句则使用了倒装句式。但此诗也有稚拙的句子,宋人范温说:“老杜诗凡一篇皆工拙相半……《望岳》诗无第二句,而云‘岱宗夫如何’,虽曰乱道可也。”(《潜溪诗眼》)在诗人也许是锤炼功力不足,但客观上却形成了所谓“工拙相半”的艺术效果。   登兖州城楼1 东郡趋庭日2,南楼纵目初。 浮云连海岱,平野青徐3。 孤嶂秦碑在4,荒城鲁殿馀5。 从来多古意,临眺独踌躇6。   【注释】 1兖州:今属山东。时杜甫的父亲杜闲官兖州司马,杜甫前往省视。 2东郡:即兖州。汉代东郡为兖州属郡。趋庭:《论语·季氏》载:孔子之子孔鲤“趋而过庭”。后用“趋庭”指子承父教。此句意谓往兖州拜见父亲。 3海、岱、青、徐:《尚书·禹贡》:“海、岱惟青州”;“海、岱及淮惟徐州”。海指渤海、东海,岱即泰山。古青州在海、岱之间,古徐州在海、岱及淮水之间。这两句写兖州地势,北有泰山,东与海相望,地青、徐二州。 4孤嶂:孤峰,指峄山,又名邹峄山,在兖州所属邹县(今属山东)东南。峄山有秦始皇刻石。《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东行郡县,上邹峄山,立石,与鲁诸儒生议,刻石颂秦德。” 5鲁殿:鲁灵光殿,汉景帝子鲁共王所建。在曲阜县(今属山东)南二里,亦属兖州。东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遭汉中微,盗贼奔突,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见隳坏,而灵光岿然独存。”鲁灵光殿至唐也仅存遗迹,诗言“鲁殿馀”,据旧赋所言。 6古意:怀古之意。踌躇:驻足,徘徊。   【解读】 这首诗也是诗人漫游齐赵时期所作,诗体为五律,题材仍是登览怀古。起句用“趋庭”典故,以对次句“纵目”,交待时地,稍嫌呆板。三、四两句写寓目所见,围绕“海岱”、“青徐”的地理概念,而分别以“浮云”、“平野”相配,又恰好形成一天一地相对。五六两句以“秦碑”、“鲁殿”两处古迹为中心意象,于是为“嶂”、“城”配上含有感情色调的“孤”、“荒”二字,带出怀古之幽思。末二句将“古意”说破,但诗意本身并无发展,“临眺”又与前文“纵目”相犯。可见此诗的精彩部分在中间,在写景之中有感情的发展,由景情,组词造句也显示出诗人良好的艺术感觉。   房兵曹胡马1 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2。 竹批双耳峻3,风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4,真堪托死生。 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5。   【注释】 1房兵曹:房姓,名不详。唐代诸卫、府、镇有兵曹参军。胡马:从西北地区输的马。唐在陇右地区设监牧,饲养从突厥等地输的马。 2大宛:汉西域国名。《史记·大宛列传》:“大宛……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唐人曾认为西域康国马“是大宛马种”(《唐会要》卷七二)。此处泛称西域良马。瘦骨:西域所产马以高大修长著称。《唐会要》卷七二载唐太宗赞骨利干马之文:“其骨大丛粗,鬣高意阔……后桥之下,促骨起而成峰;侧鞯之间,长筋密而成瓣。” 3竹批:形容马耳小而尖锐,两耳相距近,为良马之相。《齐民要术·养牛马驴骡》:“相马从头始……耳欲得小而促,状如斩竹筒。”杜甫《李县丈人胡马行》亦云:“头上锐耳批秋竹,脚下高蹄削寒玉。” 4无空阔:即无不空阔。无不、无非省减为“无”,犹“岂不”省减为“岂”。言马善于奔驰。 5骁(xiāo)腾:勇猛矫健。颜延之《赭白马赋》:“料武艺,品骁腾。”横行:往来无阻。《史记·季布栾布列传》:“上将军樊哙曰:‘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   【解读】 马和鹰是杜甫诗中反复题咏、描写的对象。此诗从描写胡马瘦削、俊美的外形手,显示了它善于奔跑、充满力量的内在素质,通过盛赞此马堪托死生、勇往无前,也表达了诗人对一种理想人格的向往。除这层明显的寓意之外,我们还可以注意到,诗人所崇尚的审美意象偏于瘦硬,而非肥厚。因此他笔下的马不是多肉圆,而是骨耸耳尖,线条不是妩媚飘逸、流动圆转,而是陡直挺拔、如快剑长戟。诗人在论书法时也主张“书贵瘦硬方通神”(《李潮八分小篆歌》)。外形的瘦,线条的刚直,质地的坚实,色调的冷暗,这些意象特相互联系,共同具有一种“通神”的审美意味,恰恰是作者某种内在精神意志的外在体现。   画鹰 素练风霜起1,苍鹰画作殊2。 身思狡兔3,侧目似愁胡4。 絛镟光堪摘5,轩楹势可呼6。 何当凡鸟,毛血洒平芜7。   【注释】 1素练:素色的绢,绘画所用。练指经过捣练的熟绢。风霜起:形容画上鹰十分逼真,使观者如临风霜。 2画作殊:画出的鹰不同寻常。殊,殊异。 3(sǒnɡ)身:同竦身,挺身。形容画中之鹰蓄势欲飞。 4愁胡:形容鹰的眼神冷峻陌生。胡指胡人。孙楚《鹰赋》:“深目蛾眉,状如愁胡。”又魏彦深《鹰赋》:“立如植木,望似愁胡。”为杜诗所本。 5(tāo):同绦,丝带。镟(xuàn):转轴。绦镟是用来系缚鹰的。光堪摘:形容光色逼真,似可触摸。 6轩楹(yínɡ):堂前的柱子,指画面上鹰处的背景。势可呼:谓鹰之势似可呼唤。 7何当:何时能够。平芜:平野。   【解读】 唐代的题画诗多正面赞美画艺之精,几可乱真,仍是咏物诗的流衍。此诗写画鹰亦如写真鹰,但与画面的凝固瞬间相符合,诗人笔下的画鹰更注重姿态、神态的刻画。由“似愁胡”的眼神带来冷峻陌生、令人畏惧的感觉,而使人肃然起敬。而鹰“身”、“可呼”的姿态,则是紧张、充满怒气,蓄积着一种势,随时准备迸发。这种蓄势待发的姿态显然是一种象征:此时的诗人正充满青春的幻想,热血沸腾,大有作为的志向在胸中搏动。诗的结尾径把画鹰写作真鹰,只不过将这种象征之意明罢了。   赠李白1 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2。 野人对腥膻,蔬食常不饱3。 岂无青精饭,使人颜色好4? 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5。 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6。 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7。   【注释】 1李白(701—762):字太白,唐代著名诗人。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奉诏京,供奉翰林。天宝三载(744),赐金还山,漫游梁宋。杜甫约于天宝三载初夏,在东都首次与李白会面,留下此诗。 2东都:唐以洛阳(今属河南)为东都。杜甫于天宝元年来东都。机巧:指人心巧诈。 3野人:杜甫自称。腥膻:腥指鱼类,膻指牛羊肉。蔬食:以菜蔬为食。《孟子·万章下》:“虽蔬食菜羹,未尝不饱。”杜甫此时欣赏李白求仙访道,所以对腥膻之食表示厌倦,又用《孟子》语意而反之,称蔬食亦不足饱。 4青精饭:陶隐居《登真隐诀》载太极真人青精干石饭法,饭作青色,服之可健身,消灭三虫。 5大药:道教称金丹为大药,服之以求长生。山林:道教以为炼药求仙须名山。迹如扫:绝迹。这两句意谓自己因缺少炼药之资而未山林。 6李侯:李白。侯是对人的尊称。金闺彦:江淹《别赋》:“金闺之诸彦。”金闺指金马门,汉官署门。彦,俊美之士。李白曾翰林,故杜甫以此相称。脱身:指李白脱离宫廷。幽讨:指采药访道。 7梁宋:梁指汴州(今河南封),古称大梁;宋指宋州(今河南商丘)。瑶草:玉芝,亦为道教服食之物。东方朔《与友人书》:“相期拾瑶草,吞日月之光华,共轻举耳。”   【解读】 李白与杜甫的相遇是唐代诗人交往中最为人乐道的佳话。杜甫初次与这位年长他十一岁的大诗人见面,便一见如故,倾倒之至。这时杜甫正为在东都所经历的世态炎凉而心存厌倦,李白的赫赫诗名以及待诏金马而又脱身离去的传奇经历,都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但李白影响的主要方面和此诗的主题,却落向宗教方面。李白本人这时正准备从道士受道箓,道教信仰正浓,杜甫于是也与他相约,同拾瑶草,共求仙举。尽管这也许只是诗人因生活挫折而表达的一时冲动,但从此前“清狂”、“放荡”的生活转向宗教超越幻想,也完全合乎诗人思想性格演变的逻辑。杜甫对李白的倾倒既说明李白人格的巨大魅力,也说明年轻时的杜甫与李白呼吸着同样的时代空气,具有近似的精神生活和人生追求。
【推荐语】
杜甫的诗歌由于其思想内涵和艺术形式方面的典范意义,自宋代以来就广受各层次读者的欢迎,也引起注释家和研究者的极大兴趣。他的许多选注本都曾在普通读者中产生较为广泛的影响。本书的编选,就参酌清人及近代的选注本,选目力求包括杜甫最广为传诵、最有代表性的名篇,注释较简,但也力求稳妥可据,对读者理解原作有所帮助。   *总书记说:“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同时指出:“优秀传统文化可以说是中华民族永远不能离别的精神家园。”历代的经典选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因此我们编选了这套大字本“中国传统文化经典选读丛书”,名家精选,名家译注,内容涉及文学、史学、哲学、思想、宗教、文化、艺术等领域。所收原著均为传统文化经典;所收原著的译注,也已经成为比较权威的经典。所选经典之内蕴,有助于弘扬传统文化中重视人格修养、注重道德教化和品德熏陶的精神,有助于提升领导干部的修身处世、治国理政的理论与智慧。此次推出的十种为文学部分,全书简体横排,大本大字体,版式疏朗,赏心悦目。
【作者】
谢思炜先生现为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古典文献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主要是唐宋诗学及其他各体文学。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