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文学织梦

文学织梦

从维熙
0
13.95 原价¥13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联想是什么?是创作思维过程中的闪电,当你正在凝神苦思你的小说人物、情节、语言时,奇妙的联想突然在你面前闪亮,于是,你的人物活了,你的情节有色彩了,你的语言有特色了。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艺术的联想虽然有点奥妙,但不是来自浩渺的苍穹天宇,而是来自坚实的大地。记得我初学习作时,曾读过王朝闻同志的《艺术论》,他对联想曾有过十分准确的剖析。他说,当你躺在农村土炕上,看见严冬玻璃上的冰花,有的像高山,有的像花朵,有的像帆船……一块冻了冰的玻璃,之所以引起你那么多的联想,是因为你在日常生活中看到过这些东西。王朝闻同志的原话,我已记不清了,但他这段话的意思我一直刻在心里,他在这里向我们写明:联想——思想自由驰骋的翅膀,不会凭空而飞,而是来自生活的土壤。 我们有些初学习作者,恰恰经常忽略了这一点,不是从生活中汲取营养进行构思,进行艺术联想;而常常凭着一些概念,进行玄而又玄的胡编乱造,那常常是一条文学歧路。比如:中美建交、中日建交之后,编造一些缺乏生活依据的“作品”,或某一类型的作品引起轰动,便一拥而上,照葫芦画瓢。 这如在空中建造楼阁,尽管也可以使人眼花缭乱于一时,终究会因没有生活基础而坍塌,会被历史的烟云所淹没。比如:1980年中的“国际关系”电影,就属于缺乏生活依据的胡编之列。它们和从生活中挖掘、联想、构思的作品,是根本不同的;但它们却吸引了一些初学习作者,游离了现实主义土壤,去描写那些人世间少见的奇闻,这是创作上的死胡同。我的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第十个弹孔》《泥泞》发表之后,接到了许多青年读者改编的电影剧本。这些同志用心良苦,想把小说搬上银幕,精神是可嘉的,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这几部小说都写到了监狱,而他们的生活阅历中,不但没有接触过监狱,甚至有人连看也没有看过,何以能动笔改编这些小说? 从小说到电影是个再创作的艺术过程,它不仅仅是把小说的长行浓缩成短行,加以电影化就可以匆匆了事的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