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读书
徐志摩全集:共6卷(收录徐志摩与友人往来书信,内附精美藏书票6枚,收藏证书,纪念套装1931限量发售)(试读本)

徐志摩全集:共6卷(收录徐志摩与友人往来书信,内附精…

徐志摩 著
0
680.00 原价¥680 开通租阅权,免费读此书
评论 赠一得一 收藏 分享
此书籍暂不支持在移动端购买和阅读

内容简介

  ?民国四十八年胡适之先生回到台湾,我赴南港看他,和他谈起徐志摩的一部分的著作在台湾有人翻印,翻印的人不大负责任,往往将一本书割裂成好几本,号称“全集”者又缺漏太多,鲁鱼亥豕,更不必说,情形实在不能令人满意。但是志摩的作品,这么多年来,一直受读者欢迎,是可喜的事。因此我建议胡适之先生,由他主持,编印徐志摩全集。胡先生说:“当初朋友们早有此意,只因志摩的遗稿,包括信札等在内,不是全在一个人的手里,由于人事关系调集起来不是一件容易事,因循至今,搜求更加困难了。”只因遗稿不易集中,遂将印行全集之事搁置下来,实在是遗憾之至。   五十六年初张幼仪女士来,在蒋慰堂先生宴席上我和她谈起志摩的著作,我表示我们应该把他的著作整理出版,幼仪愿意赞助。慰堂是志摩的表弟,对于此事当然也是十分热心。因此我们三个人约定要在短期内促其实现。幼仪当即寄信到纽约给她的儿子徐积锴先生,由他负责搜集资料。积锴在纽约就业,百忙中向各大学及公共图书馆洽,找到了绝大部分的作品,一一影印复本寄来,到了五十七年二月资料大致齐全。我本想请积锴写一篇序,因为他事忙未果,但是他于五十七年二月四日寄来几行文字作为“前言”,随函还寄来两帧志摩的照片的复本。旅居海外的张禹九先生也在这个时候写信给我,寄来一幅他收藏多年的志摩的画像。   作品大体齐备,紧着就是编辑与印行的问题。我们编印这个全集,目的非为牟利,旨在保存文献,传诸久远,所以必须具有同样认识的人来承当这个编印的责任才行。传记文学社的主持人刘绍唐先生听说我们有此计划,便毅然引为己任。慰堂先生与我认为付托得人,私衷窃喜,与幼仪女士和积锴先生取得同意,遂决定交由传记文学社负责印行。慰堂和我与绍唐多次商讨,发现许多问题难于解决,但是都一一克服了,例如:   一、既称全集,当然应将作者已刊未刊讲稿悉数收,但于此时此地很难做到。其已集结成册者,幸已收齐,经过相当困难,其中《涡堤孩》一书于最后一分钟才从香港的宋淇先生处觅得。至于作者在各刊物发表的文字,我们要尽量搜求,遗憾的是有很多作品我们仅知其篇名与刊物名称而无从采集。以《新月》杂志而论,在台湾仅黄得时先生藏有十余册,后幸赖我国驻日大使陈之迈先生鼎力帮忙,由邱创寿先生从日本访得三十余册摄影惠供参考,虽非全璧,已大致不差。其他如《小说月报》所刊志摩诗文,在台亦无处收集,第六辑正付印中,才由林明德先生自《日本东洋文库》影印寄来,及时编全集。志摩生前诗稿之未发表者,积锴先生提供若干,虽数量不丰,吉光片羽,弥足珍贵。其中一部分已有刊布,字句间颇有增减出,可以由此窥见作者斟酌推敲之痕迹,故予一并影印。   二、凡原已辑印成书的著作,一律照像影印,以存其真。但有几种复印本,因再加影印的关系,效果不够理想,又因原书间有字迹模糊之处,则需一一检字补贴。原书手民之误亦复不少,有全部加以校勘之必要,乃分别编制“校勘表”,分别附于原书之后。   三、作者执笔在四十年前,此后时势变动甚大,以今视昔,在论上在字句间均难免偶有不合时宜之处。若径加删汰,则于心未安。故对全书均重加审阅,于必要处留出空白,事非得已,应得读者鉴原。   以上数事,做起来不简单。传记文学社特聘陶英惠先生主其事。陶先生是历史学者,对于史料整理自是擅场,但在此时此地编纂志摩全集,资料难得,在可能范围之内校雠爬梳,亦复煞费周章,耗时将近一载,始告蒇事。

展开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大家都在看换一批
领取优惠券

温馨提示:

您已领取的礼券,请到【个人中心】-【资产】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