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边缘的游弋:一个边疆少数民族村庄近60年变迁电子书

“民族志”(ethnography)具有双重含义:其一是作为作品的民族志,即民族学家/文化人类学家写作的文本;其二是作为过程的民族志,即田野工作(Fieldwork)。

售       价:¥

551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8.3

作       者:郭建斌

出  版  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09-01

字       数:26.1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社会科学 > 经典名家作品集

温馨提示:数字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提供源文件,不支持导出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条)
“民族志”(ethnography)具有双重含义:其一是作为作品的民族志,即民族学家/文化人类学家写作的文本;其二是作为过程的民族志,即田野工作(Fieldwork)。前者依赖于后者,没有文本撰写者的田野工作过程和调查内容记述,就没有现代学科意义上的民族志作品;但民族志文本却不等于田野工作,不是对田野调查内容的简单记述,而是以田野工作为基础进行理论建构的产物。民族志是现代民族学/文化人类学学术生产的核心产品。在民族学或文化人类学领域,民族志被视为古典人类学与现代人类学的分野,前者被称为“摇椅上的人类学”或“书斋里的人类学”:学者们不从事系统的田野工作,其学术成果也不是通过民族志的方式表达,学术研究和理论建构的资料来源大都是旅行家、传教士、殖民者、船员等曾目睹过异文化的人士所撰写的文字资料和历史档案文献,民族学家/文化人类学家们不进行系统的田野调查,不撰写系统的民族志。
目录展开

继承“魁阁”传统推动民族志研究

导言

一、问题的提出

二、“国家—社会”框架

三、“边缘的游弋”:一个操作性概念

四、本书的结构安排

聚焦冷木当

一、公共设施

二、家庭和人口

三、村庄及家族

第一阶段 1950至1973

一、身份“钦定”

二、“直接过渡”

三、开挖水田及其农业合作化

四、学校

五、商店

六、文面及其传统建构

第二阶段 1973至1999

一、“乡制”改革

二、“包交提留

三、地膜玉米

四、修路

五、市场化浪潮

六、文化传统的断裂与延续

第三阶段 1999至2008

一、基督教传入

二、电视进村

三、村民“自治”

四、退耕还林

五、“林改”

六、非正常死亡

附录

一、为丁巴举行的“索拉乔”

二、为宜松举行的“木索哇”

三、一间“汉族房子”的诞生

四、一个非正常死亡者的葬礼

五、亲历“卡锵哇”

六、都里的五封来信

结语:独乡一年

参考文献

后记

累计评论(1条) 2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