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翁贝托·埃科重要代表作品集(套装共12册)电子书

售       价:¥

185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7.1

作       者:翁贝托·埃科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3-01

字       数:309.7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小说 > 作品集

温馨提示:数字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提供源文件,不支持导出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享誉世界的“欧洲公共知识分子”, 20世纪耀眼的意大利作家,被誉为“当代但丁”、“当代达·芬奇”的翁贝托·埃科重要代表作品全收录 ★博尔赫斯之后,另一位给读者强烈震撼的小说家 ★收录烧脑推理的《玫瑰的名字》《布拉格公墓》等代表小说作品,学术与戏说共冶一炉,学术明星、文学顽童轻松炫技,感受《达芬奇密码》祖师爷级别的经典之作 ★收录思想界有趣的顽童各类精彩的文学专题演讲和论文,全方位考察现代社会弊病与迷思,以轶闻博物讲授哲学的著作 ★被称为「米兰的奇迹」的埃科,作为全球知名的符号语言学权威,开创用“虚假”创造和改变世界历史的文学化典型案例??【作者介绍】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 1932-2016),欧洲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小说家、符号学家、美学家、史学家、哲学家。出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德里亚,博洛尼亚大学教授。著有大量小说和随笔作品,如《玫瑰的名字》《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布拉格公墓》《试刊号》和《密涅瓦火柴盒》等。??【内容简介】翁贝托·埃科作为欧洲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小说家、符号学家、美学家、史学家、哲学家,被人誉为 “当代但丁”、“当代达·芬奇”。本套装囊括埃科一生创作的所有重要文学作品、论著及杂文,包含《玫瑰的名字(修订版)》《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布拉格公墓》《试刊号》《矮人星上的矮人》《康德与鸭嘴兽》《密涅瓦火柴盒》《文学这回事》《树敌》《帕佩撒旦阿莱佩》共12册。
目录展开

封面页

Digital Lab简介

总目录

玫瑰的名字(修订版)

Digital Lab简介

新版说明

目录

自然,这是一部手稿

按语

第一天

第一天 晨祷

第一天 辰时经

第一天 午时经

第一天 午后经之前

第一天 午后经之后

第一天 夕祷

第一天 晚祷

第二天

第二天 申正经

第二天 晨祷

第二天 辰时经

第二天 午时经

第二天 午后经

第二天 夕祷之后

第二天 晚祷

第二天 夜晚

第三天

第三天 从赞美经到晨祷

第三天 辰时经

第三天 午时经

第三天 午后经

第三天 夕祷

第三天 晚祷之后

第三天 夜晚

第四天

第四天 赞美经

第四天 晨祷

第四天 辰时经

第四天 午时经

第四天 午后经

第四天 夕祷

第四天 晚祷

第四天 晚祷之后

第四天 夜晚

第五天

第五天 晨祷

第五天 辰时经

第五天 午时经

第五天 午后经

第五天 夕祷

第五天 晚祷

第六天

第六天 申正经

第六天 赞美经

第六天 晨祷

第六天 辰时经

第六天 辰时经后

第六天 午时经

第六天 午后经

第六天 夕祷与晚祷之间

第六天 晚祷之后

第七天

第七天 夜晚

第七天 夜晚

尾声

玫瑰的名字注

傅科摆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第一章 凯特尔

第二章 贺克玛

第三章 比纳

一〇

一一

一二

一三

一四

一五

一六

一七

一八

一九

二〇

二一

二二

第四章 赫赛德

二三

二四

二五

二六

二七

二八

二九

三〇

三一

三二

三三

第五章 凯沃拉

三四

三五

三六

三七

三八

三九

四〇

四一

四二

四三

四四

四五

四六

四七

四八

四九

五〇

五一

五二

五三

五四

五五

五六

五七

五八

五九

六〇

六一

六二

六三

第六章 蒂菲莱特

六四

六五

六六

六七

六八

六九

七〇

七一

七二

七三

七四

七五

七六

七七

七八

七九

八〇

八一

八二

八三

八四

八五

八六

八七

八八

八九

九〇

九一

九二

九三

九四

九五

九六

九七

九八

九九

一〇〇

一〇一

一〇二

一〇三

一〇四

一〇五

一〇六

第七章 耐扎克

一〇七

一〇八

一〇九

一一〇

一一一

第八章 贺德

一一二

一一三

一一四

一一五

一一六

一一七

第九章 叶索德

一一八

一一九

第十章 马尔库特

一二〇

致谢

昨日之岛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一 “达佛涅号”

二 蒙费拉纪事

三 神奇的动物园

四 攻防之间

五 世界迷宫

六 光和影的伟大艺术

七 流泪的帕凡舞

八 旧时才子的古怪教义

九 亚里士多德机器

一〇 革新的地理学和水文地理学

一一 谨慎的艺术

一二 灵魂的激情

一三 柔情地图

一四 决斗一席谈

一五 钟(摆荡)

一六 交感粉末之演说

一七 炙手可热的经度科学

一八 闻所未闻的怪事

一九 灿烂的航海学

二〇 天才的艺术

二一 神圣的地球理论

二二 橙色鸽子

二三 巧夺天工的机械

二四 星系漫谈

二五 奇怪的技术

二六 箴言的剧场

二七 潮汐之谜

二八 小说的起源

二九 费兰特的灵魂

三〇 相思病或性爱忧郁症

三一 圆滑人物的日课经

三二 尘世乐园

三三 地下世界

三四 多重世界独白

三五 漂流者的慰藉

三六 濒死之人

三七 荒谬习作:石头如何思考

三八 地狱见闻

三九 神来之笔

四〇 补记

波多里诺

Digital Lab简介

献词

目录

一 波多里诺开始动笔写字

二 波多里诺遇见尼基塔斯·蔡尼亚提斯

三 波多里诺对尼基塔斯解释小时候的文章

四 波多里诺和皇帝对谈并爱上皇后

五 波多里诺给予腓特烈明智的建议

六 波多里诺前往巴黎

七 波多里诺为贝阿翠丝写情书,为“诗人”撰诗词

八 伊甸园里的波多里诺

九 波多里诺训斥大帝并诱惑皇后

一〇 波多里诺寻获东方贤士并为查理曼列圣

一一 波多里诺为祭司王约翰建造皇宫

一二 波多里诺撰写祭司王约翰的信函

一三 波多里诺目睹一座城市的诞生

一四 波多里诺用父亲的牛救了亚历山德里亚

一五 莱尼亚诺战役当中的波多里诺

一六 波多里诺上了左西摩的当

一七 波多里诺发现祭司王约翰给太多人写了信

一八 波多里诺和柯兰迪娜

一九 波多里诺改变他那座城市的名称

二〇 波多里诺找到左西摩

二一 波多里诺与拜占庭的恬逸

二二 波多里诺失去父亲,找到圣杯

二三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波多里诺

二四 波多里诺来到阿祖鲁尼的城堡

二五 波多里诺目睹腓特烈丧命两回

二六 波多里诺与东方贤士之旅

二七 波多里诺在阿布卡西亚的黑暗当中

二八 波多里诺横渡安息日河

二九 波多里诺抵达彭靼裴金

三〇 波多里诺拜见助祭约翰

三一 波多里诺等候动身前往祭司王约翰的王国

三二 波多里诺看到一名带独角兽的女子

三三 波多里诺遇见了伊帕吉雅

三四 波多里诺找到了真正的爱情

三五 波多里诺对抗白汉斯人

三六 波多里诺和洛克鸟

三七 波多里诺丰富了拜占庭的宝藏

三八 波多里诺进行清算

三九 柱头隐士波多里诺

四〇 波多里诺已经离去

布拉格公墓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一 阴霾晨曦中的行人

二 我是谁

三 马尼餐厅

四 爷爷的年代

五 烧炭党人小西莫内

六 为秘密警察效力

七 追随千人军

八 赫拉克勒斯号

九 巴黎

十 困惑的达拉·皮科拉

一一 若利

一二 布拉格之夜

一三 达拉·皮科拉自称不是达拉·皮科拉

一四 比亚里兹

一五 另一个达拉·皮科拉

一六 布朗

一七 巴黎公社的那些日子

一八 会议纪要

一九 奥斯曼·贝伊

二〇 是俄国人?

二一 塔克希尔

二二 十九世纪的魔鬼

二三 没有虚度的十二年

二四 弥撒之夜

二五 真相大白

二六 最终的解决方案

二七 中断的日记

无用的学术说明

参考图录

试刊号

一 一九九二年六月六日星期六,早上八点

二 一九九二年四月六日星期一

三 四月七日星期二

四 四月八日星期三

五 四月十日星期五

六 四月十五日星期三

七 四月十五日星期三晚

八 四月十七日星期五晚

九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五

一〇 五月三日星期日

一一 五月八日星期五

一二 五月十一日星期一

一三 五月下旬

一四 五月二十七日星期三

一五 五月二十八日星期四

一六 六月六日星期六

一七 一九九二年六月六日星期六,正午

一八 六月十一日星期四

矮人星上的矮人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炸弹和将军

三名宇航员

矮人星上的矮人

康德与鸭嘴兽

书名页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引言

第一章 论存在

1.1 指号过程和某物

1.2 一个牵强的问题

1.3 为什么有存在

1.4 我们如何谈论存在

1.5 亚里士多德存在的无解问题

1.6 存在的复制

1.7 诗人的发问

1.8 一个世界知识的模型

1.9 关于存在逃脱的可能性

1.10 存在的抵抗

1.11 连续体的含义

1.12 肯定的结论

第二章 康德、皮尔士和鸭嘴兽

2.1 马可·波罗和独角兽

2.2 皮尔士与黑墨水

2.3 康德、树、石头和马

2.4 感知判断

2.5 图式

2.6 那么这条狗又怎样呢

2.7 鸭嘴兽

2.8 重释皮尔士

2.8.1 基础、质性和初级像似论

2.8.2 初级像似论的低门槛

2.8.3 感知判断

2.9 本质

第三章 认知类型和核心内容

3.1 从康德到认知主义

3.2 感知与指号过程

3.3 蒙特祖马二世和马

3.3.1 认知类型(Cognitive Type,简称CT)

3.3.2 从CT到核心内容

3.3.3 摩尔内容(Molar Content,简称MC)

3.3.4 NC、MC和概念

3.3.5 关于指称

3.4 指号过程的基词

3.4.1 指号过程的基词和阐释

3.4.2 论范畴

3.4.3 指号基词和言说

3.4.4 质性和阐释

3.4.5 CT和作为“图式”的图像

3.4.6 “可供属性”

3.5 经验性实例和文化性实例

3.5.1 天使长加百列的故事

3.5.2 作为共同能力区域的CT和NC

3.6 从类型到代指符或者从代指符到类型

3.7 CT集群

3.7.1 类型vs.基本范畴

3.7.2 蒂尼·蒂姆的故事

3.7.3 四足牡蛎

3.7.4 CT和原型

3.7.5 其他类型

3.7.6 如果在一个冬天的夜晚有一名司机

3.7.7 个体的相貌类型

3.7.8 形式个体的CT

3.7.9 识别SC_2

3.7.10 一些公开的问题

3.7.11 从公共性CT到艺术家的CT

第四章 介于词典和百科全书之间的鸭嘴兽

4.1 山脉和山脉

4.2 文件和目录

4.3 野性范畴化

4.4 不可抹去的属性

4.5 鸭嘴兽的真实故事

4.5.1 水鼹鼠还是鸭喙平足兽

4.5.2 没有乳头的乳房

4.5.3 寻找失去的作品

4.6 订立合同

4.6.1 八十年之久的谈判

4.6.2 叶尔姆斯列夫vs.皮尔士

4.6.3 变化不定的连续体在哪里

4.6.4 凡维尔

4.7 契约和意义

4.7.1 词语的意义和文本的含义

4.7.2 意义和文本

第五章 关于指称即契约的笔记

我们能指称所有的猫吗

指称马

sarkiapone的故事

有封闭的白盒子吗

作为电子邮件的神圣心智

从神圣心智到共同体的意向

替代物和协商

杰基尔博士和海德兄弟的奇特情形

琼斯疯了吗

南茜想要什么

是谁死于五月五日

不可能的客体

对瓦萨号的识别

关于亚哈的另一条腿

Ich liebe Dich(我爱你)

第六章 像似论和次生像似符

6.1 关于像似论的争论

6.2 不是一场发生在疯子之间的争论

6.3 六十年代的论点

6.4 死胡同

6.5 相似性和类似性

6.6 轮廓

6.7 替代性刺激物

6.8 回到话语中去

6.9 观察和绘制土星

6.10 假体

6.11 在镜子上有更多

6.12 镜子链和电视

6.13 重新审视绘画

6.14 识别

6.15 alpha和beta模式:是否一个突变点

6.16 从感知相似性到概念类似性

6.17 骑在自行车上的墨西哥人

参考文献

密涅瓦火柴盒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前言

银河的阴暗面

人口迁移

战争、武力与正义

流亡、拉什迪和地球村

帝国覆灭的代价

晚餐时刻,绞刑直播

纽约,纽约,美丽的城市!

“撒旦的犹太教堂”和《锡安长老会纪要》

再论“撒旦的犹太教堂”

身体与灵魂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狭隘

一场诉讼

科索沃

我深爱的河岸

喷泉广场上的马泰奥蒂

谁投票给了安德雷奥蒂

电视之争为哪般

抵抗运动的双面色彩

清一色右派

我的墨索里尼颂

安放炸弹的若干理由

间谍

赞颂“旺代”,缅怀“萨洛”

旺代,卡尔迪尼和红花侠

最新消息

拿破仑凯旋滑铁卢 威灵顿落败回老家

科拉多与当今国情

幽灵的回归,哦耶!

柯尔多究竟是哪派

羞耻啊,我们居然没有敌人!

海岛度假小记

这些凯尔特人曾是谁

博西不如我,不是高卢人

最新消息:布雷佐里尼逃亡国外

忆金吉·罗杰斯

归来吧,萨伏依家族!

伟大的八十年代

读懂历史年表

迪·贝拉、科学与多数派

注意:本文纯属无稽之谈

映照肺腑之言的绝顶好镜

庸俗之词何以脱口而出

专业水准

姑娘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美国大学中的新霍梅尼主义

上演《马耳他的犹太人》

关于足球的倒错心理

爱德里克,还是爱中庸

八卦曾是严肃的

拉杆箱究竟为何失衡

雪茄:一种标志

为何举行反儿童色情犯罪大游行——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城市心理小议

小议民风之败坏

星期天去做弥撒……

拍名人照片,有必要吗

一场成功的海难

克林顿上过哪所教堂

隐私权教育

民主如何摧毁民主

隐私权与监外服刑

有谁貌似杰拉尔·菲利普

飘散在宇宙间的万物

德·毛罗,你疯了!

查的书与读的书

用指腹读书

Betzeller

何须惧怕超文本

如何甩掉WINDOWS

“苹果”与“DOS”的较量

罪恶一夜纪事

X先生的结肠

小议电脑图标

实话,只有实话

电子邮件、无意识与超我

你能记住七个小矮人吗

我们的发明真的如此之多吗

在互联网上旅行

写好的故事和待写的故事

纵使是白费口舌

报纸:你们已沦为电视的奴隶

庭审直播是破坏宪法

即使被告同意,谁能保障证人的权利

旧式斯大林主义

报纸越来越幼稚

洛罗、克拉克西及门房的角色

电视荧屏前:只需证明控方非法,不必证明被告无辜

针对民调的民调

议员阁下的屁股

转载之风何时休

上演犹豫戏法

主业会辟谣,说我不是敌基督!

一桩趣闻:尤利乌斯·恺撒在元老院遇刺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你们没看错:就是等等等等

油煎猪蹄的酱汁

文化狂人

读书何以延长寿命

勿将托托比卓别林

喜悦!无限宇宙照亮我心

去卢浮宫吧,参观视觉艺术与Blob艺术的鼻祖

七拼八凑的书籍

肤浅认知与基本常识

古典作品赞

一本《牙签论》

糟糕的《第五交响曲》

哪一夜曾漆黑一片,雨骤风狂

知识分子:别在扣眼里的一朵花?

《高格》

为何诗人不能闲

免费写作,花钱出书

知识分子的首要义务:在无能为力时闭嘴

莱奥帕尔迪眼中的雷卡那提少女

有多少书我们没读

道德、美学与涂鸦

Giovanni il Battezzatore?

传统作品与流态艺术

这“后现代”究竟是什么

文学批评的兴与衰

就让我自娱自乐吧

将军和萨达姆·侯赛因

布鲁诺

天使熊的故事

我生命中的第一夜

设得兰群岛的鱼鹰

胡安·菲里克斯·桑切斯

关于时空旅行的思考

一九九七美国版小红帽

如何能够妙笔生花

为什么

废纸之疫

不断前行的伟大命运

美妙的青春韶华

一年扔掉多少树

先有人还是先有鸡

我才五十岁,请勿用尊称

妈妈,什么叫“手足”

简约科技的胜利

某疯狂科学家决意克隆我

人种优化论是伪科学

来自第三个千年的报道:私立学校终于姗姗来迟

二〇九〇年的古老专栏稿

肖邦对抗贝卢斯科尼——试试不可能的事

我们如何笑对死亡

文学这回事

Digital Lab简介

前言

目录

论文学的几项功能

阅读《天堂》

论《共产党宣言》的文体风格

瓦卢瓦之氤氲

王尔德:悖论与警句

作为bachelor的艺术家之形象

拉曼查和巴别之间

博尔赫斯以及我对影响的焦虑

论坎波雷西:血液、身体、生活

论符号体系

论文体风格

雨中的信号灯

形式中的缺陷

互文反讽以及阅读层次

《诗学》与我们

三个反美世代的美国神话

虚假的力量

我如何写作

树敌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树敌

绝对与相对

火之炫

寻宝

发酵的美味

天堂之外的胚胎

四十年后的六三学社

雨果,唉!论其对极致的崇尚

电视女郎与保持缄默

虚构的天文学

既入乡,且随俗

我是爱德蒙·唐泰斯!

《尤利西斯》:我们的惦念

岛屿缘何总难寻

关于“维基解密”之反思

帕佩撒旦阿莱佩

Digital Lab简介

目录

前言

流动的社会

倒退的年代

随心所欲的天主教徒与一秉虔诚的世俗人士

我们的发明真有如此之多吗?

全速倒退!

重生,重生,在一九四四

打倒“意达利”!

被万众瞩目

镜头里的挥手者

上帝知道,我是蠢货……

为何只有圣母马利亚?

我“推”,故我在

隐私权的沦丧

藏在DNA里的秘密

老年人与青年人

平均寿命

美即丑,丑即美?

白活的十三年

左右为难的大宝仔

从前,有个人叫丘吉尔

杀死年轻人,你好我也好

可怜的狙击手

两个令人愉快的惊喜

异化的一代

六十岁的好汉,你们都去哪儿了?

迟钝的特雷莎

上网

貌似我的电子邮箱

如何竞选总统

黑客对于体制是必要的

这是个好玩的游戏!

课本和老师一样

如何在网上抄袭

让诗人去哪儿?

老师有什么用呢?

第五种权力

教条主义和难免犯错主义

玛丽娜!玛丽娜!玛丽娜!

宇宙光那婊子

论手机

手机新语

生吞手机

草莓奶油蛋糕

进化:单手操控一切

手机与白雪公主的王后

论阴谋

深喉何在?

阴谋和诡计

一个了不起的团体

天晓得!

别相信巧合

关于阴谋的阴谋

论大众媒体

催眠广播

来包“寂静”?

有两个“老大哥”

罗伯塔

侦探小说的使命

本·拉登的同盟

去往同一个地方

曼德雷克是意大利英雄吗?

最新消息

“MINCULPOP”和肚脐眼

观众对电视有害?

切身体会

赐予我们今天的“犯罪”吧

阿伽门农可能比小布什还要糟糕

开路吧!路!

让我们扬起“船尾”

高中低三档

从知识分子的角度来说

侦探和粗鲁的人

贱人!让我说完!

摇的还是搅的?

尼罗·沃尔夫有太多数字了

诸如此类

国之不幸

时间和历史

纳粹主义的各种形态

女哲学家

反犹太主义者在哪儿?

谁说要戴面纱了?

犹太人、共济会以及左派时髦人士

反犹太主义者的矛盾

可恶的罗马尼亚人

太羞耻了,我们居然没有敌人!

我们要抵制以色列的拉丁语学者?

虚拟式和殴打

闭嘴,臭知识分子!

无名妻子的丈夫

汤姆叔叔的回归

普鲁斯特和“德国鬼子”

我们这个时代的极品

从《鼠族》到“我是查理”

论仇恨与死亡

论恨与爱

死亡去了哪里?

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们的巴黎

在宗教与哲学之间

每个先知,都只看见已知之事

欧洲的根

莲花与十字架

相对主义?

偶然与智能设计

驯鹿和骆驼

我的臭嘴,请别说话!

偶像崇拜与轻度圣像破坏运动

斯卡法利与(他和我的)事实

人民的可卡因

美国的上帝

新年圣物

耶稣受难十字架,一个近乎世俗的象征

东方三贤士,三个陌生人

探寻希帕蒂娅!

万圣夜、相对主义与凯尔特人

该死的哲学

逃税与暗销

神圣实验

一神教与多神教

好的教养

谁被引用的最多?

白痴混球!

说到做到

三年毕业的学士

誊写工整的思想

加塔梅拉塔怎么看?

在文化节上面对面

慢的乐趣

我们要停办文科高中吗?

关于书籍及其他

哈利·波特对成人有害?

如何对抗圣殿骑士

汉堡老头令人无法承受之轻

触摸书籍

这就是直角

在儒勒·凡尔纳的作品中旅行

开瓶器形状的空间

关于没有读过的书

关于载体的稳定性

未来主义不是一场灾难

假如你听过,你可以打断我

纪念论文集

老霍尔顿

亚里士多德简直成精了!

蒙塔莱和接骨木

说谎和假装

相信和感同身受

三个有益的思想

谁害怕纸老虎?

第四罗马帝国

第四罗马帝国的灭亡

他真的是一个“大传播者”吗?

杀死小鸟

关于“媒体民粹主义”专制

一个美国女人在罗马

我的心属于“爹地”

“我是个种族主义者?可他的确是个黑鬼啊!”

贝卢斯科尼和皮斯托瑞斯

姓名不详的共餐者的奇怪事件

来吧,克力同……

规则和清教徒

“CagÜ”

贱民的种姓

我们读一读《宪法》

保持低调

要怀疑那些审判你们的人

孩子,将来这些都是你的

左派和权力

从愚蠢到疯狂

不,不是污染,是空气不洁

如何借他人之痛赚一己之财

世界小姐、宗教激进分子与麻风病人

带着回执开枪

多来几个死者

凭执照说话

相容的矛盾

人类对序言的渴求

一位犯错的非友人

俄罗斯的男性舞者

道歉

为太阳昏头的人

不该做的事

神奇的莫尔塔克

乔伊斯与玛莎拉蒂

根本没有拿破仑

我们都疯了吗?

蠢货与有责任感的媒体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