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大变局: 晚清改革五十年电子书

于细微处透视王朝灭亡真相, 自切片中剖析大清改革历程。 看清1861—1911年的历史,就能理解大清走向灭亡的每一步。

售       价:¥

纸质售价:¥91.00购买纸书

3398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5

作       者:谌旭彬

出  版  社:浙江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3-12-01

字       数:65.1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中国史

温馨提示:数字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提供源文件,不支持导出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1861年,咸丰皇帝逃往承德,并死于避暑山庄。为了壮大国力,摆脱面对西方的弱势局面,在慈禧和奕?的带领下,大清王朝启了自上而下的变革之路。 改革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通过总理衙门的创设、同文馆的建立、近代海关系统的引、洋务军工企业的创办、外交使团的西行、广学会的成立、废除武举、昆明湖里练兵等事件,大清并未走向愿望中的强大,而是一步步走向了帝国的灭亡。 在1861-1911这五十年里,有许多历史人物值得关注和研究,如缺乏理政常识的太后、连汉献帝都不如的光绪、被逐离政坛的恭亲王等权谋与争斗不绝如缕的清廷高层;还有深埋改革主张的冯桂芬、选择性“眼看世界”的斌椿、时代的出局者徐继畬、身陷教案的曾国藩等有挣扎但又怯懦的官僚士大夫;同时也有挑战君权神圣的严复、要做陈涉的官二代谭嗣同等图变图强的有识之士;也有在天下观与国家观的碰撞时,作为惨淡时代中流砥柱,但又困于传统礼教之中难以自拔的乡绅;以及生活本就已经支离破碎、濒临崩溃的底层民众。<br/>【推荐语】<br/>于细微处透视王朝灭亡真相, 自切片中剖析大清改革历程。   看清1861—1911年的历史,就能理解大清走向灭亡的每一步。<br/>【作者】<br/>谌旭彬,笔名言九林,青年作家,资深历史编辑,十年原创经验,原为腾讯历史频道主编,对历史有着深的研究,颇有心得,现为“腾讯新闻·短史记”主编,在多家媒体上发表过历史类文章。出版书籍《秦制两千年:封建帝王的权力规则》《活在洪武时代:朱元璋治下小人物的命运》等,主张回归常识,寻找历史真相。<br/>
目录展开

序言 历史不能假设,但可以复盘

前言 从哪里来,向何处去

第一章 1861年:改革始于人事更迭

咸丰皇帝至死不回京

奕艰难创设总理衙门

冯桂芬深埋改革主张

第二章 1862年:步履艰难同文馆

满人本位意识下的改革

真诚勇敢的无知顽固者

没能录取到任何体面人

第三章 1863年:赫德执掌大清海关

“领事保关制度”因贪腐崩溃

“外籍税务监督制度”的由来

“如果我们有一百个赫德”

第四章 1864年:太平天国偃旗息鼓

天王与东王的冲突

人力与物力的汲取

条例与制度的缺陷

第五章 1865年:引进新器械与新技术

地方干了中枢没法干的事

劝化英夷让他们改邪归正

用魔法是打败不了魔法的

第六章 1866年:首个官派考察团出洋

恭亲王找了个变通之法

有选择性地“开眼看世界”

仍不免被骂作“甘为鬼奴”

第七章 1867年:改革先驱发挥人生余热

《瀛寰志略》远胜《海国图志》

有“死不瞑目”四字念念不能忘

开眼看世界不够,得正眼看世界

第八章 1868年:首支外交使团出访欧美

奕不敢独断,追求集体决策

皇帝的面子也是国体的一部分

美国人病逝于中国钦差使节任上

一个被传统困住的改革派

第九章 1869年:拒铁路于国门之外

地方督抚集体决策抵制铁路

基于开放形象的体谅与放弃

拆掉清帝国境内第一条铁路

第十章 1870年:曾国藩被算计进退失据

有人想要尽戮在京夷酋

两条改革路线激烈交锋

“谤讥纷纷”背后的算计

法国想要的并不是头颅

第十一章 1871年:消弭教案的努力流产

清廷想主导一次条约外交

无力让法国坐到谈判桌前

旧基层统治秩序开始崩溃

教案退潮背后的制度玄机

第十二章 1872年:种子播下后迟早会发芽

容闳心中藏着一个梦想

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

是体制有病,非人品问题

恭亲王不再支持汉人留学

去国十载,归来已是“叛徒”

第十三章 1873年:同治皇帝放弃跪拜礼

空前绝后的失礼行为

恭亲王战战兢兢做汇报

别等他国用武力逼迫才改

洋人被皇帝的天威“吓坏了”

第十四章 1874年:清廷被日本耍得团团转

日本使团给总理衙门挖坑

步步落在对方的算计里

“古今所罕有的大业”

众人坚信明治维新是乱源

第十五章 1875年:躁狂的年轻皇帝死了

朕将皇位让给你恭亲王如何?

挨过揍的人要更靠谱一些

大转型时代最需要的是见识

第十六章 1876年:首次向欧美派驻外交官

结束漫长的盲人摸象时代

未出国门已是人神共愤

一部日记不知是何居心

京师同指目为汉奸之人

“两面人”刘锡鸿

第十七章 1877年:丁戊奇荒里的天灾与人祸

山西已成人间地狱

戒鸦片难,戒鸦片财政更难

“小孩饿死尚是小事”

第十八章 1878年:连小小的武举也废不掉

湘军其实是一支传统军队

刻意摧毁曾国藩的建军之道

统治术的优先级高于强军术

第十九章 1879年:琉球交涉错失良机

李鸿章不在乎琉球的朝贡

总理衙门选择回避外交考验

原本有机会拿到琉球的一半

恭亲王一度欲将海军托付给赫德

第二十章 1880年:终于允许建设电报线路

改革者们纠结了整整20年

被逼至走投无路才肯解禁

作茧自缚

从天津到北京要走三年

第二十一章 1881年:现代医学进入中国

同行之间才有赤裸裸的仇恨

李鸿章对现代医学心悦诚服

王清任很少,张锡纯太多

第二十二章 1882年:美国出台《排华法案》

稀里糊涂放弃了《蒲安臣条约》

清廷对自己的国际形象没感知

掉进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陷阱

第二十三章 1883年:太后欲雪庚申之耻

地方督抚与清流台谏普遍主战

“自信”源于洋务改革20年

局内人忧惧改革的含金量有限

第二十四章 1884年:改革来到了分水岭

恭亲王奕被逐离政坛

算命的瞎子进入军机处

“不败而败”只是个神话

总督遗折请求开设议院

第二十五章 1885年:企业转型成了衙门

开办洋务以来最得意之事

“官进民退”与疯狂“报效”

郑观应的诊断与药方

第二十六章 1886年:拿昆明湖换渤海

北洋海军无奈前往长崎

清廷海兵与日本警察互斗

昆明湖里练海军的玄机

人人皆知中国不足惧

第二十七章 1887年:广学会的成立

博得中国士大夫的尊敬

批评洋务改革走了歧路

第二十八章 1888年:北洋海军以残阵成军

与大清格格不入的近代化军队

海军停滞,李鸿章怀念醇亲王

没有好的土壤,花是结不出果实的

第二十九章 1889年:光绪大婚不给慈禧面子

“若非太后垂帘,大清哪有今天”

年轻皇帝内心充满愤懑

“朕连那汉献帝都不如!”

第三十章 1890年:清帝国开炼钢铁

贵州巡抚炼钢铁弄出大爆炸

要政治平衡,不要专业能力

不是炼铁厂,而是炼铁厂衙门

第三十一章 1891年:皇帝开始学英语

洋文堆满御案,引起国际关注

帝师们竭力防止皇帝“过激”

光绪的思想逸出牢笼

第三十二章 1892年:周汉被精神病

与谣言共舞,全躯岂算大清人

到处是周汉,张之洞焦头烂额

愚昧爱国——士绅的思想底色

第三十三章 1893年:关东铁路为太后大寿让路

边患日重,亟须往东北修铁路

万寿最大,铁路建设只能停工

全国大小官员掀起“报效”热潮

第三十四章 1894年:大清“战胜”了日本

清军在版画新闻里所向无敌

朝廷对战争信息实施了管制

报纸为取媚民众搞畸形报道

第三十五章 1895年:朝野反思甲午之败

光绪认同改革唯有“仿行西法”

李鸿章主张变更“立国政教”

严复撰文挑战皇权的神圣地位

谭嗣同愿做“陈涉杨玄感”

第三十六章 1896年:“甲午后改革”遇挫

皇帝的十万新军计划流产

皇帝的财政整顿计划流产

皇帝的京师大学堂计划流产

第三十七章 1897年:“湖南腹地自立”

康党入湘“保中国不保大清”

清廷内改革派容不下民权思想

无双国士“未尝须臾忘革命”

第三十八章 1898年:百日维新

光绪皇帝很不满“变法诏书”

制度局、懋勤殿与大裁员

“中日合邦”与慈禧政变

“戊戌六君子”之间的理念分歧

第三十九章 1899年:底层社会全面失序

庙堂失职,只提供畸形秩序

江湖自救,遍地皆是刀会与拳会

拳会异变,我们的菩萨不灵

第四十章 1900年:“庚子之变”

太后之怒与许景澄之死

宣战诏书与东南互保

“钟不鸣,和尚亦死矣”

第四十一章 1901年:新政不过是权术

“量中华之物力”的真实含义

最终付出代价的是底层百姓

改革上谕的核心目的不是改革

督抚们想要改变决策模式

第四十二章 1902年:新式学堂挽不回青年

最高教育长官张百熙很愤慨

以培养忠君意识为改革方向

青年们很自卑,也很自信

第四十三章 1903年:《苏报》案痛击清廷

“清国报纸不讲真话”的真意

报纸繁荣背后是社会心态剧变

清廷与慈禧早已跌入“子贡陷阱”

第四十四章 1904年:再一次编练新军

铁良南下筹款夺权大成功

满汉猜忌让袁世凯渐生异心

“有兵在”是个大笑话

第四十五章 1905年:慈禧被迫放弃科举

科举是一种统治手段

日俄战争下的“两害相权”

群疑难化,积愤难消

第四十六章 1906年:两种“预备立宪”

端方希望变更中枢决策机制

载泽一厢情愿误读君主立宪

醇亲王掏出枪来威胁袁世凯

误矣,毕竟不当立宪

第四十七章 1907年:刺杀安徽巡抚

革命军不足畏,唯暗杀实可怕

人心离散,太后仅求目前之安

清廷中枢听不懂的大论战

第四十八章 1908年:老太后的终极布局

出台法律压制结社集会

出台法律压制报纸媒体

通篇皆是“议院不得干预”

临死之前毒杀光绪皇帝

第四十九章 1909年:谘议局与地方自治

帝制中国的第一次民选

朝野对谘议局的定位背道而驰

地方民众普遍痛恨地方自治

第五十章 1910年:请开国会运动

十六省谘议局入京请愿

成立各省谘议局联合会

资政院也支持即开国会

学生成了请愿运动主力

第五十一章 1911年:清帝国土崩瓦解

再次凑齐亡国三要素

革命打断改良之说不成立

剪辫子是件漫长的事

后记

尾注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