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厚黑学看这本就够了电子书

  西方做人精髓在于宽容   东方做事精华在于厚黑

售       价:¥

纸质售价:¥17.10购买纸书

4290人正在读 | 1人评论 7.6

作       者:侯清恒

出  版  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6-01

字       数:23.6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哲学/宗教 > 哲学

温馨提示:数字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提供源文件,不支持导出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2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2条)
    《厚黑学》一书见解深邃.文笔流畅轻松,语言幽默隽永,既能启迪心智,增长智慧,又能让读者学会如何得心应手地应对生活中的难题,是掌握当前社会*的“生存法则”。     《厚黑学》,一部处世奇书,问世百余年而畅销不衰。其内容涉及哲学、政治、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曾轰动中国思想界。林语堂、柏杨、南坯瑾、李敖等都曾为其作序。     “厚”,不是单纯的厚颜无耻,恬不知耻,而是隐忍、宽厚与醇厚。“黑”,也不是简单的诡计多端、狡诈阴险,它更包容了睿智、谋略与高瞻远瞩的深刻内涵。<br/>【推荐语】<br/>西方做人精髓在于宽容 东方做事精华在于厚黑<br/>
目录展开

前言:中国式生存第一潜规则

第一章 厚黑是一种成功必须

厚黑学:两种手段三步走

通往厚黑帅第一步

我的人生,我做主

万丈高楼,平地而起

把脸磨厚,将心炼黑

信念坚定,厚黑乃成

实践与智慧同样重要

厚黑的第二层境界

用你帅欲望做燃料

换一换你的老眼光

行动要当机立断

知道自己害怕什么

不可忽视“潜规则”

迂回应变,善于变通

头脑冷静,从容应付

厚黑的第三层境界

充分相信自己的力量

用厚黑方法创造机会

随风就势,舍小取大

奉承拍马也是一门艺术

把握美德与虚荣的距离

真小人远比伪居子可爱

玩转厚黑,君子立世

找到自己最适合自己的人生之道

借别人的力量

秉持坚忍不拔的精神

左手厚黑克服人性弱点

“厚黑”让人避免感情用事

厚黑是一把生存利器

厚黑:大智慧,大人物方可学

第二章 厚黑是世之轮,无敌兵法

掌握人性乃厚黑之源

控制情绪是圆满做事的方策

厚黑处世而不乱方寸

以厚黑正视自我的缺陷

厚黑之轮,进退有道

人要学会藏锋

厚黑是达观之境界

笑谈失败,看淡失去

乐观面世,厚黑待世

处理好朋友之间的冲突

与身边的人保持距离

见大人物时如何自然而然

应对小人有哪些高招

第三章 厚黑霹雳手,百战不殆

了解你的天敌

从对手弱处寻找突破口

对手的话要认真听

顾及别人自尊心必不可少

恰如其分地说“对不起”

缺席能提高你的尊严

看透对方心理的战术

让对平手知道得愈少愈好

学会和敌人合作

看懂难以沟通的人

如何面对竞争的压力

如何制伏傲慢的对手

消除敌对情绪很重要

必要的拒绝是杀手锏

第四章 厚黑谈判学,所向披靡

原则和底线绝不让步

如何驾驭整个谈判进程

谈判应遵守的几个原则

谈判中适当运用激将法

如何在谈判中占上风

谈判中如何巧妙提问

谈判技巧有哪些很管用

如何在冲突中占上风

1.谈判是一场耐心的较量

2.谈判之道,一唱一和

3.点一点对手的穴道

4.退一步,进两步

第五章 处世厚黑学,赢得天下

要脸厚能忍,可成万世功

勇于说“不”,该黑时就黑

大智若愚,大勇如怯

第一法:得饶人处且饶人

厚脸法:示弱也是强者

刚柔相济,能刚能柔真丈夫

脸厚些,说说谎也无妨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说话说到心坎上才最妙

退是进,进退自如是高人

第六章 办事厚黑学,天下无难事

情感开道:眼泪就是软刀子

求人办事不妨先送几顶高帽子

厚脸套近乎,学会感情投资

好事多磨,办事得耐心

谁说事难办?礼到自然成

厚脸认个错,只要事情能办成

厚结人脉,关系多了好办事

找准关键人物来办事

最高境界:让别人来求你

第七章 商战厚黑学,战场论英雄

商场如战场,英豪须厚黑

厚结人缘,财源广进

诚信为本,厚道乃赚钱良方

瞒天过海,巧手转乾坤

声东击西,虚虚实实

示人以弱,后发制人

利益第一,其他无涉

借力生财是厚黑至境

第八章 管理厚黑学,抱团打天下

厚黑管理,从我做起

念好权经,把好权关

号令严明,领导得脸黑

放下自我,三顾天下才

结人心,造团队,带队伍

宽厚待人,爱护下属

恩威并用,白脸黑脸

知人善任,识人才能用人

厚脸纳谏,从善如流

趁火打劫,坐收渔利

欲擒故纵,深藏不露

累计评论(2条) 1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