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民国趣读系列(共5册)电子书

售       价:¥

5296人正在读 | 2人评论 7.6

作       者:编辑组

出  版  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3-01

字       数:60.6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文学作品集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条)
此系列丛书包括《老清华》、《老北大》、《老胡同》、《老书店》、《西南联大》。这些文字从不同侧面叙述了民国时期的清华、北大、老胡同、老书店等。片段小文、三言两语,生动鲜活地再现了那些逝去的过往。咀嚼这些富有特色和活力的文字,彼情彼景历历在目,那段旧时光也显得华丽而有光彩。
目录展开

※版权信息※

总目录

老清华

目录

第一辑 从庚子赔款到清华学堂的建立

第一章 校史杂说

张寿崇:那桐题匾清华园

章元善:封建式出洋

唐绍明:革命中风雨清华

潘光旦:清华的崇美思想

潘光旦:重拾国文课

王造时:国学的回归

潘光旦:“和尚”赶“方丈”

江文汉:外敌的思想入侵

陈康定:清华“四大导师”

费孝通:阴谋下的人才工厂

费孝通:留学费——获得途径

崔国良:最早的研究生院

冯友兰:和而不同

陈岱孙:清华新体制

安洪溪、孙敦恒:清华的“驱吴”斗争

徐辅治:来之不易的清华中学

付士禄:清华园沦为日军魔窟

张友仁:陈岱孙接收清华园

第二章 校长,百年清华的重要奠基者

唐绍明:留美教育奠基人

潘光旦:早期的清华校长

章元善、尚传道:“洋翰林”周诒春

徐辅治:了不起的周诒春

孙锡三:功济后世——周诒春

章元善、尚传道:创办北京图书馆

孙锡三:任劳任怨的周校长

章元善、尚传道:和蔼的校长

章元善、尚传道:视金钱如粪土能有几人

潘光旦:我对周校长的印象

章元善、尚传道:被逼离校

徐辅治:有知识有远见的周诒春

章元善、尚传道:不图名而名自至的周诒春

王思立、宋士英、唐宝心:爱护青年人

徐辅治:小房子里住着大学问

陈中凡:罗家伦的强者哲学

陈中凡:我是校长我说了算

陈中凡:罗家伦眼中的日耳曼精神

陈中凡:最强大的哲学

陈中凡:奢侈的闹剧

陈中凡:我们不要你了

梅祖彦:大楼与大师

冯友兰: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

韩咏华:没人愿意倒梅(霉)

韩咏华:梅贻琦公私分明

韩咏华:巡夜的校长

第三章 漫谈清华的校风与制度

潘光旦:清华初期的汉文课程

潘光旦:清华学制

潘光旦:清华的通才教育

潘光旦:清华的成绩计分制

潘光旦:清华的“自由教育”

潘光旦:清华的值钱处

霍启芳:创造力的消逝

冯友兰:教授治校

冯友兰:纪律严明的军式清华

附 清华历任校长及就职演说词

百年清华历任校长

梅贻琦:就职演说

第二辑 老清华的读书生活拾零

第一章 投考清华大学

王道立:虚无的年龄限制

王道立:复试与假辫

潘光旦:清华最早的关系学员

潘光旦:校园内的特殊阶层

潘光旦:革命年代别样生源

冯友兰:清华的转变

胡鉴:数学零分入清华的吴晗

王佐良:良铮的诗风

李埏:“当仁不让于师”的张荫麟

第二章 清华课程与校园生活

王道立:强权下的黑幕

王道立:“负责”的校医

王道立:呼吸体操和半夜运动

潘光旦:一条腿能否出洋

潘光旦:出洋的审判

潘光旦:出洋前夕的演习

潘光旦:清华课程与课堂生活

潘光旦:清华的音乐

潘光旦:令人心怡的学习环境

马约翰:踢球不许打架

章元善、尚传道:奢华体育馆

潘光旦:制度下的生活和“斋务主任”

潘光旦:我们吃的不是饭是道德

潘光旦:传道的校医

潘光旦:清华“识字班”

唐绍明:浓浓的清华情

王造时:现代化的教学方式

张岱年:我愿意接受教育,但要看是谁教育我

胡鉴:特殊照顾的对象

吴季松:清华时代的吴恩裕

常风:李健吾印象

周如苹:骑马上课的“周大将军”

李埏:教师的竞争

第三章 校园活动与刊物

郭道晖、孙敦恒:清华园学生自治

潘光旦:我们是这样练习口才的

潘光旦:舞蹈中的两性关系

潘光旦:清华刊物

潘光旦:交钱的刊物

马约翰:强迫锻炼

马约翰:清华足球队

潘光旦:清华学生“评议会”

潘光旦:⊥社

潘光旦:基督教在清华

郭道晖、孙敦恒:“孔教会”(一)

潘光旦:三分钟信仰

王造时:清华学生的智力发展

张仲碧:静斋的壁报

潘光旦:娱乐——话剧

潘光旦:娱乐——电影

潘光旦:“孔教会”(二)

第四章 留学生活剪影

章元善:热情的绮色佳人

唐绍明:甄别入校

潘光旦:出洋热

张邦永:战争杂忆——一个女子的爱国情

梅贻宝:要留美,先学游泳

潘光旦:闲适的留学生活

潘光旦:留美学生中的兄弟会

潘光旦:不想再去美国

梅贻宝:热情的犹太书商

梅贻宝:带礼服的会议

费孝通:留学与科举

费孝通:留学制度的完善

费孝通:严格的英国太太

费孝通:我的生命都用来学习了

费孝通:独特的教学方式

费孝通:颇具喜感的考试

附 校长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说词

曹云祥:1924年秋季开学式上的讲话

曹云祥:1925年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梅贻琦:1932年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第三辑 老清华的名人与课堂趣事

第一章 清华名人堂

王道立:胡敦复——分级受学制

马约翰:不能做“东亚病夫”

吴泽霖:梅先生三件事

陈康定:情定杨步伟

孙敦恒:吴宓的罗曼史

史说:美国两大军校

孙敦恒:吴宓延请四大导师

孙敦恒:吴宓知人善任

李任夫:清华四大导师之一——梁启超

周传儒:卖字维持松坡图书馆

杨鸿激:梁启超的爱好

李任夫:乐观主义者——梁启超

李任夫:梁启超谈——个人政治思想转变

孙敦恒:王国维请旨任教

孙敦恒:王国维进城

孙敦恒:王国维的辫子

陈孝全:耕耘清华园

安洪溪、孙敦恒:张子高论科教的意义

千家驹:反动的观点,严肃的讲学

周士观:勤思是成功的第一步

安洪溪、孙敦恒:张子高抵制日货

汤杰:朱自清与清华图书馆

董善元、陈伯康、马祥宇:学者与书商

闻黎明:朱自清与闻一多

孙玉蓉:俞平伯与陈寅恪

孙敦恒:爱国的张申府

赵俪生:风趣的张申府先生

陈康定:“没有一句褒语”的赵元任

王力:“干不了,谢谢!”

费孝通:爱面子的导师

孙敦恒:张申府教授在清华

卜保怡:对《红楼梦》情有独钟的吴宓

翁文灏:蒋廷黻对蒋介石说反共必须联苏

卜保怡:吴宓的三个“28年”

卜保怡:漫谈式教学

彭国涛:引人入胜的课堂

彭国涛:德艺双馨

易菲淑:沈从文夜市寻宝

李德仁:哲学界第一人

卜保怡:外文系培养目标

李德仁:逻辑很好玩

唐纪明:刘仙洲的教学作风

安洪溪、孙敦恒:张子高的教学

罗哲文:严格的梁思成

邓稼先:邓以蛰两离清华

闻黎明:呕心沥血编成《闻一多全集》

陆言:叶企孙与清华物理系

陆言:尊师爱生的叶企孙

暴春霆:《送米图》题诗

张友仁:经济学界的一代宗师

张书者:化学系主任高崇熙

第二章 老清华的课堂趣事

王道立:“吐字不清”的程先生

王道立:不修边幅的老先生马季立

王道立:“奖罚分明”的马先生

潘光旦:不着调的老师和学生

李任夫:梁启超演讲——《知命与努力》

孙敦恒:王国维的课程

孙敦恒:王国维与“二重证据法”

孙敦恒:张申府上课

赵俪生:“风云突变”的课

第四辑 清华的运动与毕业

第一章 清华运动与革命

郭道晖、孙敦恒:清华园里的“革命党人”

罗章龙:“五四”

梅贻宝:欢迎“入狱”

郭道晖、孙敦恒:清华社团的平民教育

潘光旦:清华学生运动

潘光旦:“救灾”不救灾

潘光旦:清华爱国运动开展的困难性

刘清扬:革命生活

冯友兰:清华保护爱国学生

冯友兰:宋哲元兵围清华园

张仲碧:静斋的反逮捕斗争

第二章 毕业季——耐人寻味的最后一课

马彦祥:“话剧”来源

费孝通:把留学作为最理想的出路

胡鉴:顺利留校

邱行湘:“人才”的力量

潘光旦:旧清华的人才们都到哪儿去了

附 校长在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曹云祥:1924年在甲子级学生毕业式上的讲话

曹云祥:1926年对清华学子的毕业赠言

曹云祥:1931年在甲子级学生毕业式上的讲话

梅贻琦:1927年在清华赠别诸君

梅贻琦:在1932届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老北大

目录

第一辑 从京师大学堂到老北大

第一章 校史杂说

冯友兰:京师大学堂

朱偰:北大三阶段

沈尹默:6万两的存折

冯友兰:蔡元培任校长

沈尹默:蔡元培之长北大

冯友兰:教授治校

冯友兰:为学术而学术

翟俊千:改革课程编制

沈尹默:向政府提要求

千家驹:六年更名三次

沈尹默:迁校风波

朱偰:北大的三派文风

沈尹默:蔡先生离职

王道元:蔡校长飘然下野

朱偰:辞职启事

梁漱溟:文理为基础

陈仲瑜:各科都来了新教授

刘元功:首开女禁

范体仁:招收女生

刘元功:率先有了女教师

刘元功:授予名誉学位

高兴亚:讲义费风波

高兴亚:限制经费

高兴亚:自请开除

郑天挺:要不要考试

千家驹:教授星散

千家驹:合并国立大学

李九魁:澡堂坍塌

千家驹:北大是中国的缩影

第二章 校长,老北大之魂

冯友兰:海外留学生的起立

冯友兰:管学大臣张百熙

陈仲瑜:说中文还是英文

沈尹默:把《新青年》搬到北京

郑天挺:真实的“兼容并包”

沈尹默:连襟的监视

冯友兰: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冯友兰:先生气象

高平叔:蔡先生遭嫉忌

周作人:古怪的翰林

周作人:没有艳闻的知识人

周作人:寿先生的赞语

周作人:阿世

郑天挺:“我不长朕即国家者之焰”

千家驹:匿名送支票

王廷林:胡适的高收入

王廷林:胡适的逃跑不抵抗主义

王廷林:“打倒胡适!”

李祖荫:胡适被赶下台

周作人:打油诗

高平叔:学术自由

沈尹默:到底是书生

沈尹默:师爷汤尔和

附:历任校长及校长演说辞

北大历任校长

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演说

蒋梦麟:北大之精神

胡适:北京大学50周年校庆演说

第二辑 老北大的读书生活拾零

第一章 投考万方仰慕的学府

俞同奎:46年前我考进母校的经验

陈嘉蔼:投考北大

张申府:北大预科

冯友兰:请改文科

朱偰:万方仰慕的学府

梁漱溟:为解决问题而北来

冯友兰:北大有三种学生

冯友兰:眼界大开

翟俊千:学生才俊不少

刘元功:女生惹关注

高兴亚:相当困难和不切现实的入学考题

高兴亚:只学必修科的帅麻子

千家驹:有如“长征”的投考之路

千家驹:不虞之誉

李九魁:冒名上学

第二章 回想北大当年的校舍与生活

张申府:北大藏书楼

吴范寰:沙滩红楼

张申府:红楼成了新思想运动的中心

李祖荫:静幽的北大图书馆

刘元功:浓郁的读书空气

张申府:图书馆,研究、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中心

许德珩:“五四”时期写大字报

陈仲瑜:关于吃

翟俊千:素食蔚然成风

陈仲瑜:吃好东西的地方

陈仲瑜:游玩之所

陈仲瑜:听戏是一种重要的消遣

陈仲瑜:少数钻八大胡同的学生

陈仲瑜:大多数同学省吃俭用

陈仲瑜:日常生活费用相当低廉

陈仲瑜:蓝布大褂是主打

陈仲瑜:宿舍不够用

李九魁:斋务科没有办法

程厚之:男生宿舍的分类

千家驹:跳了两年窗户的范文澜

千家驹:宿舍乱象

第三章 漫谈北大的校风与制度

翟俊千:学生“老爷”

冯友兰:自由无边的学生

刘元功:法科之盛

陈嘉蔼:风气为之一新

刘元功:教授学外语

陈仲瑜:选科制

陈仲瑜:乱选一气的弊病

李祖荫:点名与代到

程厚之:搞关系的法科生

千家驹:偷听生

千家驹:抄讲义便是了

千家驹:鬼混都可毕业

李九魁:教授爱请假,学生不念书

李九魁:卖弄学识

李九魁:五个月的假期

附:开学典礼演说辞

蔡元培:1919年开学式上的演说词

蔡元培:1920年开学式上的演说词

蔡元培:1921年开学式上的演说词

胡适:1920年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胡适:1946年在北大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蒋梦麟:立志定向,切实读书,“自”“治”并重

蒋梦麟:1923年北京大学开学演说词

第三辑 老北大的教授与课堂趣事

第一章 教授,老北大的魅力

刘元功:山额夫人与盲诗人

周作人:“亦不通”

周作人:请客送礼的甘君

翟俊千:各学会导师

陈嘉蔼:言必称墨子

陈嘉蔼:谈话请以五分钟为限

陈嘉蔼:胡适之广州演讲受阻

沈尹默:胡适的鬼聪明

陈嘉蔼:胡、张协作

王道元:林纾攻击白话文

刘元功:三个哲学家

刘元功:傅铜受排挤

刘元功:杜威授课

刘元功:罗素,中国应走俄国的政治路线

李祖荫:法律系教员互掐

李祖荫:法律系教员忙兼职

王廷林:爱骂日本人的燕树棠

王廷林:马裕藻的龙门阵

李九魁:没人听懂过的课

李九魁:不听课不考试也能赚学分

千家驹:手放在插兜里行礼

李九魁:孟森点名

李九魁:又一趣闻

李九魁:魏先生教书真热心

李九魁:罗常培先生的独特作风

冯友兰:腿伸得太远

沈尹默:我来北大

沈尹默:讲义和参考书都是保密的

沈尹默:诗好字俗

梁漱溟:讲印度哲学

朱偰:“三沈二马”

许德珩:三只兔子

刘元功:古怪离奇的辜鸿铭

刘元功:辜鸿铭和胡适的争论

周作人:公认的怪人

周作人:只说不做的保皇派

周作人:借机发泄正统思想

周作人:校长是学校的皇帝

刘元功:东西南北人

刘元功:外国人很敬佩他

冯友兰:凡是封建的都是好的

冯友兰:茶壶理论

冯友兰:玩世不恭的名教授

冯友兰:上课只写板书的教授

冯友兰:陈独秀评书法

冯友兰:反派教授水平高

周作人:字写得实在可怕

周作人:湖北有没有学者

周作人:“八部书外皆狗屁”

周作人:林公铎爱喝酒

周作人:唐诗课讲陶渊明

周作人:林公铎抗议聘期

周作人:过分客气的许守白

周作人:愤世嫉俗的黄晦闻

周作人:最喜欢读《心史丛刊》

周作人:时髦的冯汉叔

周作人: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

周作人:冯某人要的酒

周作人:刘叔雅即狸豆乌

周作人:“二云居士”

周作人:刘叔雅最不喜中医

周作人:国会议员着实可怜

周作人:朱胡子

周作人:消极的博士

周作人:闲谈与大吃

周作人:八字

周作人:涉足于花柳场的新派

周作人:有眼识小说

高兴亚:艰难的俄语学习

高兴亚:伊文与柏烈伟

高兴亚:苏联来了三位教授

高兴亚:和蔼可亲的盲诗人

高兴亚:开除邓文溥

千家驹:李大钊的感召力

千家驹:是学生滚还是先生滚

千家驹:法西斯起源“棒喝团”

高一涵:护送陈独秀出京

周作人:给女学生讲课

程厚之:教授的丑闻

朱偰:刘哲遭冷眼

陈嘉蔼:诸子佛书当缓读

陈嘉蔼:凶暴无礼的卡特理

陈嘉蔼:徐崇钦偕同学生看电影

千家驹:挂羊头卖狗肉的教授

千家驹:对着一个学生上课

沈尹默:老学生的翰林梦

第二章 老北大那些课堂趣事

翟俊千:群星璀璨

陈嘉蔼:臭气触鼻的陶兀忒

陈嘉蔼:不说国语的英文教师

陈嘉蔼:要读晋书

陈嘉蔼:成绩人皆在90分以上

陈嘉蔼:傲慢无礼的威廉逊授课

陈嘉蔼:兵式体操

陈嘉蔼:马叙伦讲宋学

陈嘉蔼:可快可慢的哲学课

陈嘉蔼:上课抽水烟喝茶的老教授

陈嘉蔼:以妓院为家的公羊学家

陈嘉蔼:胡适之讲西洋哲学平平无奇

翟俊千:地球是饼状的

翟俊千:杜威教学

陈仲瑜:轰动全城的大课

李祖荫:安静无哗的课堂

高兴亚:不重体育

高兴亚:划考试范围

高兴亚:难倒先生

王廷林:混乱的军训课

李九魁:必修的党义课

冯友兰:讲不完的哲学课

冯友兰:胡适果然不通

梁漱溟:听讲的人竟然多出一倍

梁漱溟:大家都在为学术

朱偰:戏曲小说和印度哲学遭批评

冯友兰:先生被赶跑

冯友兰:研究和教学统一起来

冯友兰:先生照本宣科

千家驹:谁都可以教“马克思主义批判”

千家驹:先生请学生讲课

高兴亚:讲军事学和军制学

高兴亚:学生军

程厚之:两个公开的哲学讲座

翟俊千:“家庭杏坛”

翟俊千:罗素讲学

刘元功:梁启超批胡适

刘元功:梁启超的一次公开讲演

刘元功:节制生育的讲演

刘元功:杜威、罗素先后来中国

王廷林:闻一多讲《诗经》

鲁迅:我观北大

胡适:记辜鸿铭

第四辑 老北大的学生社团与刊物

第一章 百家争鸣的学生社团

张申府:新闻研究会

王道元:会社种种

郑天挺:静坐会

郑天挺:音乐传习所

郑天挺:组织画法研究会

许德珩:学生救国会

许德珩:百家争鸣

高兴亚:工读互助团

许德珩:平民教育讲演团

翟俊千:励志小团体

陈仲瑜:“约而精”的少年中国学会

张申府:少年中国学会成分很复杂

许德珩:全国学生联合会诞生

罗章龙: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罗章龙:“亢慕义斋”

陈仲瑜: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高兴亚:马克思学术研究会被封

刘元功:不嫖、不赌、不娶妾的进德会

陈仲瑜:改良与革命的分歧

张申府:进步团体座谈会

陈仲瑜:年会无果而散

陈仲瑜:不断发展的“马会”

高兴亚:荣获足球冠军

陈仲瑜:受邀参加远东会议

梁漱溟:关注个人品德行谊的行知会

范体仁:少中学会会员调査表

程厚之:学生会里的政治

李祖荫:教职员俱乐部

第二章 老北大的刊物与书籍

翟俊千:《新青年》

沈尹默:“你来编,我们都不投稿。”

陈嘉蔼:《新潮》与《新青年》此唱彼和

陈嘉蔼:《新潮》的新文章

李小峰:《新潮》经费由学校负担

李小峰:《新潮》的主要推销员是学生

李小峰:学校应负《新潮》印刷费全责

陈嘉蔼:《国故》崇古,《新潮》求新

许德珩:集资办《国民杂志》

许德珩:《共产党宣言》的前半部

许德珩:《国民杂志》社紧急会议

李小峰:“顺利”冲昏了头脑

李小峰:多渠道销售

李小峰:亲自卖书收钱

李小峰:鲁迅的大力支持

第三章 丰碑永驻的运动与革命

罗章龙:秘密行动小组

陈仲瑜:群情愤激

翟俊千:游行示威出发前

许德珩:五四前的准备

许德珩:五月四日的早晨

刘元功:打倒卖国贼曹汝霖

刘元功:攻进曹宅

俞劲:队伍被引向赵家楼

罗章龙:打赵家楼

许德珩:说服军警

俞劲:警察被感化

俞劲:日本人身护章宗祥

俞劲:买火柴的意图

刘元功:火烧曹宅

许德珩:学生会拒绝捐款

许德珩:“二十年后又是一条英雄好汉”

王道元:“你们那学生还要不要哇?”

刘元功:爱国无罪

高兴亚:骂人还要合乎逻辑

刘元功:罢课又来

刘元功:“杀君马者道旁儿”

许德珩:郭钦光之死

刘元功:一鸣惊人的段锡朋

周作人:让人无法忍受的讲话

刘元功:保证段锡朋的安全

高一涵:印刷《北京市民宣言》

高一涵:陈独秀被捕

黄艮庸:散发传单被捕

黄艮庸:在狱中共住了18天

刘元功:“无耻胆小鬼”

程厚之:学生军保卫孙中山

程厚之:学生军为孙中山护灵

程厚之:反对“关税会议”示威运动

程厚之:“首都革命”

程厚之:惨杀学生的事件发生了

千家驹:清党委员

千家驹:反对国立八校合并

千家驹:像笼子里的“鸡鸭”

千家驹:复校运动取得胜利

朱偰:清校

附:毕业典礼演说辞

胡适:在北京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老胡同

目录

第一章 交道口:闹剧不断的『总统府』

张钫:与袁世凯的一面

唐在礼:军火回扣

王楚卿:段祺瑞家的杂役生计

王楚卿:段祺瑞的规矩

周玳:阎锡山金蝉脱壳

陶树德:冯国璋卖鱼

章士钊:段祺瑞的豪爽

何柱国:段祺瑞和张作霖的信使

王坦:我想做笔买卖

韩玉辰:默不作声

谭光:傅汝霖侵吞国家资财

周玳:段祺瑞临时执政府

陶树德:段祺瑞出任执政的裁员

程厚之:北大学生军迎接孙中山

鹿钟麟:孙中山去世

鹿钟麟:中山治丧地的纠纷

楚溪春:悼中山诗

谭光:孔祥熙的发迹

王楚卿:段祺瑞与汪精卫的争吵

华林:首都革命

李世军:段老总决心要杀一些“赤化捣乱分子”

刘生浚:三一八·开场

杜文若:三一八·逃跑

杨春洲:一个请愿学生的见闻

刘尊棋:回顾“三一八”

范体仁:议决八条

曹祥华:马房避险

许世玮:三一八·刘和珍

程厚之:邓文辉中弹

李纶波:张学良、顾维钧跳舞

千家驹:走形式的狱审

武和轩:斗法

田壁臣:出入伪满国

张樾亭:宋哲元玩牌

宋景昭:战前的宋哲元

黄富强:励志社

第二章 前门外·大栅栏·牛街:谈政治也谈风月

王克昌:何孟雄战斗在宣南

李金龙:名妓辈出的陕西巷

汪建刚:收买议员交易所

汪建刚:不谈政治谈风月

华觉明:废止读经

尚绶珊:银号胡同

王楚卿:不打茶围的段祺瑞

冯友兰:两院一堂

许德珩:照相馆的另类作用

刘味根:中国的第一个话剧学校

王克昌:罗荣桓在湖南会馆

华觉明:在丞相胡同创办《晨钟报》

王克昌:马骏的崇高气节

濮清泉:陈独秀的“寡人之疾”

张文钧:骆驼阿四

张文钧:大烟馆

李金龙:妓院的等级

讷葊:戏班子

霍实子:对日交涉

张文钧:“燕子窠”

周作人:冯汉叔打茶围

沈醉、郭旭:蹲点抓嫖

全信和尚:法源寺

第三章 东华门:胡同中的政治运动

张寿崇:谭鑫培的绝唱

蔡璐:北京学界第一次运动会

张寿崇:清皇室宴请孙中山

袁静雪:袁世凯的家规

袁静雪:袁世凯设女馆

袁静雪:袁世凯多处房产

陈映芳:黎元洪坚拒称王

张国淦:黎元洪坚拒册封

张钫:“光景光景”

高兴亚:曲线入党

吕宝德:中法实业银行经理宅邸

胡传揆:民国时期的协和医院

韩玉辰:黎元洪复位

韩玉辰:黎宅前的丐帮

邓汉祥:掐水掐电

刘味根:廿六剧学社

张绍程:“黄陂不懂这一步棋”

楚溪春:曹锟恐吓黎元洪

汪建刚:弄巧成拙的贿选

罗方中:“中国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

周一志:西山派

罗方中:西山派关门大吉

程厚之:李大钊被捕

刘尊棋:突然被捕

黄绍竑:交际花家的军国大事

霍实子:逃离殷公馆

周作人:刘半农的鱼皮鞋

刘光人:何其巩入狱

暴春霆:胡适题字

王世襄:“郭瓷”的交接

陈明绍:供水与胡同名儿

何思源:免职何思源

黄翔:说客李介人

全信和尚:僧阀

陶树德:赠房

第四章 朝阳门·建国门:『旧宅院』里名人故居多

靳麟:京师同文馆

章元善:出国前的特训

恽宝惠:彭家珍的刺杀

袁静雪:袁世凯遇刺

陶树德:壬子兵变

唐在礼:袁世凯接待孙中山

唐在礼:袁世凯就任大总统

李静庭:曹汝霖的公馆

李静庭:曹汝霖破相

叶景莘:提前的五四运动

蔡端:游行队伍逼近赵家楼

寿墨卿:马叙伦电话救陈独秀

张申府:罗素中国讲学

吴范寰:夭折的“北京大学新知书社”

李文杰:邓君翔改名隐居

陶菊隐:福开森拒绝出山

张锐:福开森的古董生意

黄绍竑:跋扈的酒井隆

陶尚铭:《塘沽协定》的产生

靳天林:家庭聚会里的抗日讨论

颜仪民:赛金花与“克林德的石头牌坊”

雷风行:斯诺采访

刘清扬:一二·九与北大

张超济:日本的奴化教育

刘锡珍:皮包的保险公司

陶葊:吴佩孚死于牙病

刘锡珍:日本接管英属保险公司

张锐:被遣送返美

王世襄:未果的文物索取

黄富强:财政局直接收房

王世襄:接收文物

杨格非:傅作义的和谈

邵宝元:北京饭店

第五章 福绥境·丰盛·二龙路:官宦宅第多

刘嵩崑:梅兰芳迁居鞭子巷

成善卿:小胡同里的大作家

王铭珍:旧式接生礼俗

朱庭祜:地质研究所

刘冰天:骗去40万

张岱年:张岱年、张申府居所

徐秀珊:李大钊北京居所

韩玉辰:卖选票

楚溪春:政学会再次成立

王坦:“有钱买个总统当”

华林:撤换女师大校长杨荫榆

许世玮:胡同里的女师大

黄慧珠:忧心切关国家事

张恨水:世界晚报

吴范寰:营救成舍我

吴范寰:北京世界日报

杨铭珍:老舍与小羊圈胡同

李世军:鲁迅的告诫

阎子奉:挖银子

刘清扬:张申府居所

卢景贵:九一八后的东三省交通委员会

魏广洲:书店送书郎

马毅:闭门谢客的齐白石

邹士方、秦宝春:娄师白入齐白石门下

张岱年:张岱年结婚

郄武:教化部

张岱年:张岱年居所

张岱年:张岱年《哲学思维论》

李泰棻:摇身一变的王英

周北峰:北平起义前的撤退

杜任之:傅作义投诚

第六章 景山·东四:民国大师的成就与操守

寿墨卿:章太炎绝食

郑晟礼:外交协会成立背景

梁漱溟:李济深先生

吴范寰:成舍我发迹

范体仁:吉祥胡同的《现代评论》

曾毓隽:绑架段祺瑞阴谋

王楚卿:段祺瑞的“空府”

曾毓隽:段祺瑞不参加孙中山吊唁内幕

楚溪春:军警与三一八惨案

尚绶珊:醋意索命

陈芳:顾颉刚在蒋家胡同

牟龙光:会晤汪精卫

姚雪垠:立志文学

姚雪垠:四赴北平

陶葊:新民会的由来

昝道徒:一贯道的酒考

杜聿明:撤退前的敷衍

李东东:“几分钟”报社交接

第七章 安定门·北新桥·东直门:站在城楼上遥望当年

李寿朋、闵孝慈:经正书院

溥雪斋:大太监小德张

赵德本:义和团火烧东正教堂

讷葊:梨园的掴掌

李静庭:曹汝霖的居所

李纶波:王怀庆公馆

曾毓隽:邓君翔躲债

白恩育:拐卖案其一

圣泉:拈花寺的房租生意

祺克泰、孟允升:蒙古亲王那彦图家道败落

密然、又然、正义:针线胡同的通教寺

袁静雪:袁克定掌家

郑廷玺:王占元的房产

第八章 西长安街:『神州第一街』

汪荣堃:“贵胄班”

袁静雪:袁世凯入住中南海

刘振生:安福系的形成

曾毓隽:安福系名称由来

曾毓隽:安福俱乐部

陈文运:张勋复辟

王家桢:张勋复辟当天的酸梅汤

陶树德:复辟后的逃亡

祺克泰、孟允升:养小

叶景莘:国民外交协会

叶景莘:豪杰梁秋水

郑晟礼:五四事后

李鹏图、刘序东、李邺亭:贿考

王坦:“总统,是当得当不得”

冯亦吾:汤四爷

文强:戴老板的安排

唐真如:王鸿韶的公馆

王化一:东北流亡青年在北平

周北峰:白旗与北平解放

王克俊:傅作义的家宴

陈明绍:垃圾城

千家驹:胡同公寓

附录:胡同

西南联大

目录

第一辑 西南联合大学的缘起

第一章 校史杂说

谭文耀:暂驻衡湘 又成离别

左右:史无前例的“长征”

黄钰生:增设师范学院

刘兆武:五个学院

左右:蒋梦麟去蒙自考察

何宇:叙永分校

陈长平:两首校歌

申泮文:三校公物迁移北运

第二章 校长,西南联大之魂

刘兆武:“你是我的代表”

左右:“在联大,我不管就是管”

谢本书:多听少说的梅校长

谢本书:值得回味的定胜糕

谢本书:联大人的“梅迷”情结

第二辑 名师趣事与校风校制

第一章 西南联大名师堂

符开甲:陈岱孙讲《经济学概论》

李广田:风趣的朱自清

李建恩:朱自清披毡入城

李建恩:循循善诱的朱自清

李建恩:朱自清的昆明足迹

王景山:林语堂的演讲

姚渠芳:从不点名的钱穆

王敦书:历史系主任雷海宗

李赋宁:“哈佛三杰”——陈寅恪、汤用彤、吴宓

冯友兰:《知识论》和《逻辑》

杨起、王荣禧:杨振声讲现代中国文学

杨起、王荣禧:杨振声力倡白话文

杨起、王荣禧:启发式教学

吴晓铃:刘叔雅讲《庄子》

刘兆武:旁听陈寅恪的历史课

刘兆武:张奚若扯闲话

刘兆武:皮名举画地图

庞瑞、杨玉玮:蔡方荫爱说“Now, then”

庞瑞、杨玉玮:不讲半点情面的蔡方荫

刘兆武:推崇《金瓶梅》的沈从文

汪曾祺:创作能不能教?

汪曾祺:沈从文教创作

汪曾祺:不赞成命题作文

汪曾祺:“要贴到人物来写”

汪曾祺:亦师亦友的沈从文

汪曾祺:沈从文痛恨打扑克

汪曾祺:善于谈天的沈从文

顾迈南:华罗庚在西南联大

顾迈南:与闻一多隔帘而居

冯至:翻译《歌德年谱》

冯至:背包里的《歌德全集》

冯至:偶然的十四行诗

冯至:教授很年轻

戴世光:我与西南联大的渊源

刘兆武:“二云居士”刘文典

刘兆武:郑天挺讲明史

孙观华:社会学系的名教授

陈康定:文学史家萧涤非

肖昆云:动员学生复课的傅斯年

田曰灵:严苛的化学系教授

李建武:59.5分也是不及格

董树屏:德高望重的“刘老夫子”

宗孔德:电机系主任章名涛

赵震炎:航空系主任王德荣

赵震炎:畅销昆明的“西曼”墨水

刘兆吉:杨石先、黄钰生深夜整考题

刘兆吉:闻一多畅谈新诗

王佐良:有数学头脑的现代诗人——威廉·燕卜荪

朱德熙:怀念唐立庵先生

傅举晋:“平生爱海伦”的吴宓

林元:陈序经的全盘西化论

袁方、全慰天:有所为有所不为

赵捷民:体育行家马约翰教授

朱俊、李红英:英籍教授白英

朱俊、李红英:俄籍教师噶邦福

周崇德:博学多才的罗伯特·温德教授

沈琨、沈靖:生物化学家沈同教授

符开甲:大师荟萃的中文系

杨蓍荀:必须爱惜公物

熊德基:百家争鸣,各展所长

熊德基:新课程层出不穷

张凤祥:偏爱选修课

第二章 漫谈校风与制度

熊德基:四种学号

戴世光:集三校校风之精华

李凌:高效能的行政部门

熊德基:“精兵简政”的典范

朱鸿运:勤奋好学的校风

朱鸿运:“民主堡垒”之美誉

赵乃抟:团结互让,不讲门户

谢本书:联大校训——“刚毅坚卓”

木子:解读西南联大校训

刘兆武:学术自由之风

熊朝隽: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

马识途:绝不照本宣科

马识途:推崇真民主和真科学

杨光社:严谨认真的校风

杨光社:三校团结合作的缘由

李凌:没有不上课的教授

王先冲:不到70分不准入系

梅祖彦:西南联大的办学体制

马识途:专业性与综合性相结合

杨光社:“通识为本,兼识为末”的培养目标

贺连奎:“中西合璧”的授课方法

第三辑 西南联大的读书生活拾零

第一章 招生与课程设置

李凌:招生标准高

朱光亚:高质量的学生

周明道:报考西南联大

常荣福:迟到的录取通知

钱惠濂:如愿进校门

吴方:考取西南联大的经过

夏雨:二入联大

李凌:文理兼修的课程设置

熊德基:必修与选修相结合

王补宣:最怕体育课

田曰灵:化学系的选修课

沈元:航空系的教学安排

沈元:航空系的高淘汰率

贺连奎:最难学的课程——工程力学

陈南平、张远东:联大机械系

第二章 回想当年的校园生活

杨振宁:最好的大学

易颜:李政道在西南联大

章成艳:“二妙”之一李赋宁

吴大猷:漫长的往返路程

陈省身:室友华罗庚

王世堂:“抢书”的朋友

王世堂:不耻下问的“小孩”

王世堂:爱说“Pure”的邓稼先

姚秀彦:漫画版冯友兰

龙美光:联大图书馆

高小文:暑期的军事训练

张定华:“翻车事件”

孙观华:活跃的辩论会

杜汝楫:考高分不容易

冯至:林场茅屋

冯至:习以为常的跑警报

钱德基:学生自治会的改选

杨天堂:大西门外的新校舍

王景山:别具特色的“八宝饭”

王景山:灰布长衫是主流

任之恭:迁校初期的艰难生活

郭沂曾:“跑警报”

张闻博:教室设在古庙里

张闻博:贫穷学生的“贷金”待遇

张闻博:茶余饭后打桥牌

贺连奎:活泼调皮的学生

胡邦定:编报人的辛苦

黎勤:婚姻恋爱问题座谈会

张凤祥:别开生面的讲演活动

贺连奎:工学院的实习区——江西会馆

贺连奎:工学院的教学区——迤西会馆

郭沂曾:联大物理系

赵乃抟:从不计较穷和苦

熊德基:“难民大学”

田曰灵:恶劣的学习条件

田曰灵:贴补生活

田曰灵:自由选择学生宿舍

王宪钊:靠目力和“手感”观测气象

陈炎创:实习与勤工俭学相结合

陈炎创:丰富多彩的体育活动

光德正:工学院学生的课余生活

黄钰生:公费师范生

卢华焕:在注册组工作的日子

何期明:座无虚席的图书馆

何期明:联大学生的衣着

张凤祥:联大的“民主墙”

吴铭绩:简陋的设备

吴铭绩:一书难求

吴铭绩:在茶馆里自习

张之良:滇西翻译官

高小文:军训风波

汤衍瑞:长沙临时大学生活点滴

李桂华:游泳趣事

姚秀彦:南院女生

姚秀彦:课堂内外

姚秀彦:苦中作乐

刘兆武:提高英文的途径

刘兆武:从土木系到历史系

徐达仁:名目繁多的奖学金

申泮文:10元补助费

王浩:谁也不怕谁

胡邦定:没有分数

第四辑 学生社团与革命

第一章 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与刊物

章成艳:“湖畔绅士”英语俱乐部

邢福津:学生自治会的成立

邢福津:学生自治会的竞争

刘兆吉:南湖诗社始末

张定华:联大剧团的产生

张定华:联大剧团的贡献

钱德基:群社

张维亚:群社的兵役宣传活动

冯至:和冬青社的接触

孙观华:社会科学研究会

方复:铁马体育会

翟国瑾:国民剧社的成立

翟国瑾:拮据的演出经费

钱德基:《春秋》壁报的风波

魏铭让:神曲社的成立

冯至:林元和文聚社

黄宏煦:“流火”壁报社

杨显公:筹办《春雷》壁报社

王明:联大新诗社

胡邦定:僧音合唱团

吴宝璋:创办“民众夜校”

傅乐炘:“炔社”

朱鸿运:剧艺社

胡邦定:感人至深的话剧演出

张映庚:《国文月刊》

林元:《文聚》创刊的经过

贺连奎:《学生报》

黎勤:女同学创办的壁报——《南苑》

第二章 丰碑永驻的运动与革命

钱德基:各派政治力量在联大

钱德基:联大的地下党总支

邹文靖:“倒孔运动”

邹文靖:“倒孔”示威游行

黎勤:读书会的秘密活动

马豫:参加空军的联大学生

彭国涛:三次从军抗日高潮

李光荣:“五四”纪念活动

朱鸿运:“一二·一”运动

闻一多:亲历“一二·一惨案”

张友仁:四烈士公葬典礼

老书店

目录

第一辑 老书店

宋云彬:发时代新声

宋云彬:进步“开明”

宋云彬:出版两部大书

宋云彬:“大书”《辞通》

宋云彬:《二十五史》与《二十五史补编》

宋云彬:抽版税发财

宋云彬:《开明英文读本》的畅销

冯和法:竞争者出现

宋云彬:《爱的教育》

宋云彬:惜哉!开明

王大煜:进步文化的堡垒——生活书店

胡愈之:结缘生活书店

王大煜:生活书店与救国会

王大煜:生活书店的人事制度

王大煜:关心读者

王大煜:从《生活周刊》到《生活日报》

王大煜:生活书店开架售书

王大煜:举办义卖,支援抗战

王大煜:改善职工待遇

魏晋:生活分店

张启宗:黑名单变“明”

王大煜:生活书店遭查封

沈静芷:成立新知书店

冯和法:辛苦办新知

薛暮桥:出版《中国乡村建设批判》

沈静芷:别具一格的《文化线》

赵晓恩:香港新知

赵晓恩:新知关门

张弢英:辛垦一二事

萧作霖:拔提书店

张企程:中国世界语书店

陈子谷:短命的半岛书店

冯和法:设“不二书店”

李成俊:惠记书店

第二辑 老书局

贾平安:创办商务印书馆

贾平安:教科书营业冠于全国

贾平安:随书编写教授法

陈廷缜:早期发展的奥秘

黄警顽:商务的图书推广

陈廷缜:推销的窍门

曹冰严:影印善本古籍丛书

曹冰严:创办公共图书馆

曹冰严:东方图书馆

曹冰严:任人唯贤

卢天白:商务印书馆的稿酬制度

卢天白:“新标准办法”的风波

朱友伦:杭州分馆的运营

万籁鸣:我在商务画插画

朱蔚伯:改组编译所

朱蔚伯:四角号码检字法

顾祖荫:撤柜开架的创举

董涤尘:在数学部当编辑

胡愈之:由合资变民企

邹修庵:也是文具店

杨荫深:重编《高中国文课本》

王云五:《万有文库》的缘起

王云五:《万有文库》的发行与预定

朱蔚伯:《百科全书》的破产

朱蔚伯:功亏一篑的《丛书集成》

陈廷缜:可取的经营管理方法

陈廷缜:职工培训——学徒制

陈廷缜:年功加给制薪酬

王之恕、宣节带:京华印书局的全盛期

王之恕、宣节带:拓银行业务

王之恕、宣节带:京华难逃厄运

章锡琛:中华书局诞生

朱联保:早期中华书局责任人

金寒英:欲编《辞海》

章锡琛:“游击战”胜出

朱联保:分馆分局

朱联保:书局副业

朱朗亭:选择分局经理的标准

朱朗亭:杭州分局的运营

豆稚五:昆明分局的经营特点

朱联保:改组公司

俞鼎梅:从招考集资

朱联保:创用标点符号

邱仲和:出版有一手

刘季康:初期推广活动

朱联保:获得“号召力”

朱翊新:勉强生活

刘廷枚:用赠品吸引读者

刘季康:正常推广方式

刘弘任:边陲设店

翁稚棠:特色设店

邱仲和:排辈论“字”

刘弘任:《千字课本》

朱联保:日伪下杀手

朱翊新:最好的时机

朱联保:出版长篇通俗小说

朱联保:创用新词“连环图画”

朱联保:陈嘉庚与世界书局

朱联保:教科书的送审内幕

朱联保:不为10万元折腰

朱联保:朱生豪的稿酬

谷馨山、赵树芬:接任泰东

谷馨山、赵树芬:出版转移

谷馨山、赵树芬:不弃政治往来

谷馨山、赵树芬:创造社的第一个据点

谷馨山、赵树芬:出版国故

谷馨山、赵树芬:假公济“泰东”

谷馨山、赵树芬:随“时”而动

谷馨山、赵树芬:只愿遂民意

谷馨山、赵树芬:自树一帜

谷馨山、赵树芬:赵公陨落

冯和法:合作办书局

冯和法:从“三个一”开始

冯和法:初办黎明

冯和法:初到黎明

冯和法:《经济学季刊》

冯和法:包办“黎明”

冯和法:黎明一期刊

冯和法:真正负责人

冯和法:“独裁”一面

冯和法:难定方针

冯和法:在文学方面的一贯性

冯和法:农书出版

冯和法:《中国农村》应运而生

冯和法:《中国农村》脱离“黎明”

冯和法:黎明“后台”

冯和法:各取所需

冯和法:在粤书局

冯和法:又看到希望

冯和法:再次白手起家

冯和法:变成文具店

冯和法:名存实亡

冯和法:出版大学课本

冯和法:转移广州

傅荣恩:命名正中

黎孑遗:正中之谜

傅荣恩:文化“特务”任务

黎孑遗:抗战以前的正中书局

黎孑遗:“七联处”的成立

黎孑遗:生财之道

刘寒英:国定本的产生

刘寒英:反对七联的风潮

黎孑遗:正中西迁

黎孑遗:正中瓦解

萧作霖:中国文化书局

张超济:敌伪的“新民”

张超济:走狗本质

张超济:成立“学用品部”

张超济:荼毒思想的书馆

范予遂:应急的“民力”

江文汉:青军协会书局

第三辑 老书社

李小峰:难被认可

李小峰:印些像样书

李小峰:《新潮》的推销员

李小峰:推广新文化

李小峰:竭力服务

李小峰:《呐喊》新气象

李小峰:革新出书

李小峰:社址被销

陈铭枢:鱼龙混杂

陈铭枢:“神州”大变身

陈铭枢:“神州”滞销

陈铭枢:“南自南,北自北”

陈铭枢:论战巧借“力”

陈铭枢:“神州”难见天日

陈子谷:东流“诗歌”

卢耀武:秘密“编译社”

赵晓恩:文化阵地

赵晓恩:“文化城”

赵晓恩:人事的变动

赵晓恩:出版的复活

赵晓恩:重印刊物

刘文辉:作文化斗争

屠思聪:《一览图》始末

屠思聪:地图出版无望

第四辑 老刊物

孙孟晋:强学会刊物

朱蔚伯:《东方杂志》

冯和法:始创《文摘》

冯和法:尽心竭力

冯和法:独立“复旦”外

冯和法:继续《文摘》

冯和法:保《文摘》本质

汪松年:全国最新报

陈铭德、邓季惺:《新民报》简介

陈铭德、邓季惺:进步爱国

陈铭德、邓季惺:《新民》丛书

章元善:《合作讯》历程

蔡端:《一般》

秦柳方:《救亡日报》在桂林

郑逸梅:《红杂志》

郑逸梅:富丽《红玫瑰》

秦柳方:救国会的《中国农村》

孙玉蓉、王爱英:复古的《学衡》

赵晓恩:《文化杂志》

李梅甫:昭平版问世

胡愈之:《新生》的新生

胡愈之:形势教育

薛暮桥:白区的战果

冯和法:论战革命

冯和法:曲折前行

冯和法:增设板块

冯和法:《中国农村》遭查禁

尚丁:孤立反动杂志

胡愈之:汉奸报纸

胡愈之:南洋“小”刊物

胡愈之:《风下》由来

胡愈之:引导爱国

胡愈之:紧跟时局

张楚琨:《南侨日报》

张楚琨:华侨纽带

胡愈之:南洋喉舌

陈子谷:国内的帮助

陈子谷:创办《质文》

方仲伯:《申报》的拓展

第五辑 教科书与工具书

曹冰严:三日售罄的《最新教科书》

顾树森:“特种教科书”

顾树森:“国定教科书”

朱联保:“新”教科书

刘廷枚:编译《福尔摩斯探案大全集》

章锡琛:举足轻重教科书

金寒英:定出版原则

金寒英:“披沙拣金”

金寒英:待时而售

金寒英:《辞海》款式

金寒英:例证来源

金寒英:《辞海》的诸多“关于”

金寒英:更具生命力

金寒英:“小品登堂”

金寒英:引书加篇名

金寒英:未完成之事

许世玮:《怎样学习国语和国文》

第六辑 民国出版之大人物

贾平安: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夏瑞芳

曹冰严:兢兢业业的张菊生先生

郑贞文:王云五的“前半生”

郑贞文:胡适的推荐

章锡琛:错误的决策

章锡琛:世界书局创始人

刘廷枚:沈知方巧妙募金

杨耀健:叶圣陶与开明书店

郑贞文:高梦旦悉心印古书

吴觉农:《新女性》执笔人

冯和法:多才多艺的伍蠡甫

冯和法:荐我去书局

冯和法:独力难支

胡愈之:介绍欧洲状况

徐安如:胡愈之的指示

章锡琛:林亚泉主编《东方》

冯和法:黎明书局的总经理

章乃器:独创《新评论》

方仲伯:传播马列读物

方仲伯:李公朴的主张

张恨水:《春明外史》的版权

张恨水:《金粉世家》的遗憾

张恨水:无力圆梦

冯和法:月刊改旬刊

冯和法:无力回天

冯和法:与孙寒冰的争论

冯和法:坚定信念

冯和法:一个怪现象

杨凡:蒲风作《六月流火》

杨凡:在外不折腰

王云凡:古典文学总编辑谢无量

任是军:柳乃夫英勇牺牲

秦柳方:教育家俞庆棠

冯和法:黎明董事长

冯和法:为黎明出力的人

冯和法:“抠门”的徐毓源

金寒英:“鸟尽弓藏”

水世铮:雷洁琼护“生活”

魏广洲:送书遇名师

张启宗:“救国”在救国

杨慎之:《救亡》停刊了

第七辑 民国书业之大事件

宋云彬:开明书店跟世界书局的争讼

陈煦:新生事件的始末

宋云彬:“六大书局”

宋云彬:“书业托拉斯”

谢天培:“正中”“拔提”由来

张企程:办书店,售“世界语”

张汉文:书局略谈

高思庭:国民党两书局

张启宗:“三户”略述

谭光:办书局

李梅甫:书店的创建

朱联保:同行的微妙

刘季康:无序的竞争

黎孑遗:争夺出版霸权

郑贞文:自立门户

翁稚棠:打破垄断

章锡琛:联手“治”世界

刘季康:“六家公议”

吴研因:三联升七联

刘寒英:关于“七联处”

朱联保:承印比例

吴研因:“联”多粥少

吴研因:三分教材天下

朱联保:“死里逃生”

朱联保:抵制“出版法”

冯和法:寻找出版商

冯和法:双向选择

朱联保:世界书局的笔墨官司

冯和法:并肩作战

曾扩情:书店与谍报

袁英林:CC的出版

赵澍:为反共服务

刘恭:混淆视听

吴范寰:被迫迁让

覃异之:“开明气象”

魏晋:暴露真面目

覃异之:逮捕书店人员

魏晋:据理不后退

阎宝航:舆论反击

章乃器:《救亡》遭迫害

黄敬斋:捣毁书店

刘恭:南温泉“生意”

韩海容:以教育之名

朱联保:出版难行

戴鹏天:反动文化措施

戴鹏天:设层层关卡

朱联保:难过的1941

朱翊新:一落千丈

方仲伯:民主在滇

方仲伯:改“量才”之名

谷馨山、赵树芬:赵南公被罚

赵晓恩:转移工作重心

姜椿芳:另辟阵地

李梅甫:迂回战斗式

谢天培:“温柔”的“围剿”

谢天培:“文化围剿”破产

周新民:暴徒的袭击

陈文荣:白色笼罩下

胡愈之:维华侨团结

吴研因:教材之战

谢天培:暴力“文化围剿”

江文汉:“甘地”在中国

冯和法:无缘《译文》

陈小翠、范烟桥、周瘦鹃:宦游游记

千家驹:批判乡村理论

章念驰:出版《家书》

徐安如:进入《民主日报》

冯和法:病中依旧想《文摘》

冯和法:深入人心

吴研因:尽情拉拢

朱联保:书局练习生

胡子婴:“聚餐”生活

戴鹏天:“新书介绍”

任是军:青记一支队

冯和法:一条文化街

冯和法:聚会约稿

陈铭德、邓季惺:恫吓学生

姜椿芳:译《列宁》

傅益光:《人生观之论战》

张企程:世界语的《世界》

张启宗:不惧威胁

胡愈之:胡王勾结

累计评论(1条) 3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