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王安石传电子书

1. 1000年前的改革风云录,对今日中国仍然具有启发意义。 2. 孤独而坚定的改革家王安石,文人的情怀与傲骨,穿越名利场的纠葛纷扰,先贤的故事给你力量和决心。 3. 同为变法改革先驱者的梁启超,格外推崇,深度解读;知名历史学者解玺璋译写,明白晓畅,帮你读懂经典作品。

售       价:¥

纸质售价:¥24.00购买纸书

665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梁启超,谢玺璋 译

出  版  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2-01

字       数:24.2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传记 > 历史人物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9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19条)
作为一位孤独的改革家,在中国历史上,可能没有比王安石更具争议的人了。古往今来对于他的评价有天壤之别,在变法、学问、人格各侧面均有所抵牾;同时代的苏轼、司马光更在不同时期有过褒贬不一的论断。本书系统论述了王安石时代的政局以及他的思想成长轨迹、执政前后的活动、新法的内容及成败、学术与文学、家庭与交友等几个方面,作者以敏锐的学者眼光、严谨的史家笔法,引证史料著作过百部,并以近代欧美政治为参照,透彻分析了王安石新法的成败得失;并作“考异”十九条,力图还历史烟尘中的王安石以真实面目。 本书视角独特、思想新锐、资料宏赡、论述严谨,一卷在手,尽览北宋政坛、文坛的万千气象,读之令人耳目一新,引人深思,启人心智。 作为一位孤独的改革家,在中国历史上,可能没有比王安石更具争议的人了。古往今来对于他的评价有天壤之别,在变法、学问、人格各侧面均有所抵牾;同时代的苏轼、司马光更在不同时期有过褒贬不一的论断。本书系统论述了王安石时代的政局以及他的思想成长轨迹、执政前后的活动、新法的内容及成败、学术与文学、家庭与交友等几个方面,作者以敏锐的学者眼光、严谨的史家笔法,引证史料著作过百部,并以近代欧美政治为参照,透彻分析了王安石新法的成败得失;并作“考异”十九条,力图还历史烟尘中的王安石以真实面目。
本书视角独特、思想新锐、资料宏赡、论述严谨,一卷在手,尽览北宋政坛、文坛的万千气象,读之令人耳目一新,引人深思,启人心智。
【推荐语】
1. 1000年前的改革风云录,对今日中国仍然具有启发意义。
2. 孤独而坚定的改革家王安石,文人的情怀与傲骨,穿越名利场的纠葛纷扰,先贤的故事给你力量和决心。
3. 同为变法改革先驱者的梁启超,格外推崇,深度解读;知名历史学者解玺璋译写,明白晓畅,帮你读懂经典作品。
【作者】
梁启超(1873—1929)
字卓如,号任公,别号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1890年起师从康有为。1895年在北京与康有为发动“公车上书”,参加强学会,旋为上海《时务报》主笔。1897年任长沙时务学堂总教习。1898年参加“百日维新”,同年变法失败,逃亡日本,先后创办《清议报》和《新民丛报》。1913年归国,加共和党,不久又组织步党,并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晚年在清华大学讲学。
一生著述宏富,涵盖政治、经济、哲学、法学、历史、新闻、语言、宗教等领域。其著作编为《饮冰室合集》。
他是西方学术、思想和文化的传播者,是民智的启蒙者。在清末民初这个动荡不安、急剧变革的时代,能将舆论、政治、学问三者集于一身并登峰造极者,唯梁一人而已。
目录展开

梁启超为何要写《王安石传》(代序)

王安石变法人物关系表

◆变法改革派

◆变法反对派

例言

绪论

王安石的时代(上)

王安石的时代(下)

王安石小传

执政前的王安石(上)

(考异一)

(考异二)

(考异三)

执政前的王安石(中)

执政前的王安石(下)

(考异四)

(考异五)

(考异六)

王安石与宋神宗

总论——王安石的政治主张和施政纲领(一)

分配、税收和国家财政——王安石的政治主张和施政纲领(二)

军队和国防——王安石的政治主张和施政纲领(三)

教育和选举——王安石的政治主张和施政纲领(四)

(考异七)

王安石打了哪些仗

(考异八)

罢官之后的王安石

其一

其二(第六篇)

(考异九)

(考异十)

(考异十一)

(考异十二)

王安石新政的成绩

王安石新政受到的阻挠和破坏(上)

(考异十三)

(考异十四)

(考异十五)

王安石新政受到的阻挠和破坏(下)

王安石的用人和交友

(考异十六)

(考异十七)

王安石的家庭

(考异十八)

王安石的学术成就

(考异十九)

王安石的文学成就(上)

王安石的文学成就(下)

累计评论(19条) 5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