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民国趣读系列 2(共4册)电子书 租阅

售       价:¥

1299人正在读 | 1人评论 6.7

作       者:韩淑芳,《老南开》编辑组,《黄埔军校》编辑组

出  版  社:天津博集新媒科技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8-01-01

字       数:54.5万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地方史志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条)
本套书共四册,分别是《老北京》、《老上海》、《黄埔军校》、《老南开》,是民国趣读典藏系列! 《老北京》:全面讲述老北京旧城风貌、市井文化和百姓生活。从亲历亲睹的角度,分别描绘了老北京城当年的皇城旧影、名寺古刹、节庆习俗、馋嘴美食、京腔京韵、戏曲杂谈、五行八作、把玩养宠……用片段小文生动有趣地展示了老北京曾经辉煌的市井文化,鲜活地再现了老北京城及老北京人的生活。 《老上海》:全面讲述老上海旧城风貌、市井文化和百姓生活。从亲历亲睹的角度,分别描绘了老上海的地标建筑、公馆名园、租界、弄堂里巷、“摩登”印记、老营生、馋嘴美食、乡俗俚语、文坛旧事、戏曲演艺…… 《黄埔军校》:郑庭笈、宋希濂、方鼎英、胡兰畦、何香凝、李奇中、包惠僧等讲述民国年间黄埔军校的课程设置、军校生活、名将风采、革命运动、社团与刊物……片段小文、三言两语,生动鲜活地再现了当年黄埔军校里那些逝去的过往。 《老南开》:本书是“民国趣读”系列是中国文史出版社为普及宣传政协文史资料、宣传政协文史工作而精心打造的丛书。此为丛书之一种,是追忆民国时期南开大学的文字集纳。作者皆为民国之大家,如胡适、陈省身、王端驯、戴家祥、吴大猷等,这些民国大家讲述了民国期间南开大学的课堂趣闻、名师风采、社团活动。
目录展开

总目录

老北京

目录

第一辑 皇城旧影,细数老北京内九外七的故事

赵迅:天坛,明清皇家祭天祈谷之所

贾永琢、姜为田:日坛,明清皇家的祭日之地

郑振铎:太庙,最早只是供奉皇帝先祖的地方

许地山:上景山

郑振铎:中海本亦为公园

侯仁之:圆明园的兴建

田炳义:恭王府旧貌

陈平:醇亲王府与宋庆龄同志故居

黄继佑:涛贝勒府与辅仁大学

黄继佑:庆王府与奕劻

冯其利:顺承郡王府的沧桑

林勤:东西公主坟

金继德:天安门广场忆旧

疆园:新华门的开辟

左笑鸿:冯玉祥开和平门

沈忍庵:复兴门、建国门的命名

常人春:地安门,繁华的闹市区

朱海北:正阳门改建史话

戴式增:先农坛体育场

石继昌:顺天府“我愧包公”大堂悬

阎严:溥仪敕令庄士敦主管颐和园

第二辑 名寺古刹,晕染了民国印记的礼佛圣地

王国华:关庙遍京华

郎深源:国画名家爱佛门

张必忠:溥心畲与广化寺

常锡桢:崇效寺的牡丹

傅长青:华住持两救东岳庙

郎深源:京城西郊碧云寺

朱自清:住潭柘好,还是住戒坛好?

刘殿凯:祭灶神的灶君庙

王守宪:东西花神庙

潘惠楼:京西窑神

刘仲孝:五显财神庙

常锡桢:过街楼的传说

成善卿:广济寺“七绝”

徐双春、王彬:妙应寺白塔

陈寿泉:重建西红门清真寺

刘季人:义和团包围北堂

关续文:“靖国神社”里的供奉

第三辑 老北京的人,老北京的事儿

张润普:义和团的声势,惊心动魄

马士良:清廷退位,大清亡了

董善元:重建东安市场

张国凎:黎黄陂可不当“武义亲王”

宋北风:邵飘萍采访新闻轶事

何思源:五四运动回忆

朱伟武:贱卖的明清档案

王坦:有钱买个总统当当

于永昌:国会议场原为明代驯象所之一部

金受申:陈师曾居京轶事

黄延复:“两个半人”

贾永琢:“虎痴”张善子

鹿钟麟:溥仪出宫,没得商量

单士元:故宫博物院的来之不易

宗超泉:天桥的变迁

靳麟:薛笃弼改名齐政楼为明耻楼

谢子英:西单商场的创建

张凤鸣:刻刀张与齐白石

傅光明:太太的客厅

叶祖孚:鲁迅与琉璃厂

靳麟:东交民巷有个六国饭店

蔡礼:燕子李三

雷洁琼:“一二·九”见证进步的力量

董升堂:七七事变前夕的“新鸿门宴”

单士元:故宫沦陷

张次溪:齐白石的“心病”

李丙鑫:团河行宫的衰败

刘锦涛:劝业场的两次火灾

刘金生:日本投降啦

王统照:“晓月”陪衬“碧草卢沟”

朱湘:真实的北京,真实的胡同

余一生:“卑贱”的胡同名

第四辑 北京老礼儿,民国既有的节庆习俗

老舍:腊月二十三祭灶

刘叶秋:过小年“请”灶王像

老舍:新年的高潮到了——元宵节

王铭珍:洗三

刘殿玉等:见面礼与待客礼

文仰辰:王府里的“接三”礼

常人春:抓周儿

姚二林:端午节与逛水磨

叶祖孚:腊八粥分馈亲友,不得过午

孙伏园:带“福”还家

翟鸿起:“财运亨通”图的就是这句吉祥话

张恨水:大街上的年景

李善文:娶亲的程序

白凤岐:满族婚俗

韩文蔚:新式婚礼

唐有诗:丧葬的排场

李宗度、邢大安:拴娃娃

张恨水:七月十五这一天

付幸:中元节烧法船、放河灯

金受申:涤除旧污迎新年

张淑媛、张淑新:二闸泛舟驴儿拉纤

石继昌:六月廿三祭马王

宋家玲:卖金鱼

第五辑 馋嘴美食,汤汤水水都有宫廷味

纪果庵:“嘎嘎儿”味

崔小旺:仿膳饭庄清宫风味的糕点

季廼时:雪香斋的螃蟹

老舍:美国的橘子遇到北平的玉李

张恨水:风飘果市香

杨奎昌:全聚德的烤鸭外焦里嫩肥而不腻

李连邦:王致和臭豆腐——“中国的起司,味道不错!”

王永斌:都一处的马连肉、晾肉

张恨水:松柴烤肉——“掌柜的,来两碟!”

季臣阁:吃烤肉,最好是自烤自吃

王孟扬:西来顺的爬四白和鸭泥面包

刘文治:全素刘的素菜

靳麟:名不副实话小吃

刘九如:喝豆汁儿

刘东生:清真豆腐脑

金受申:土法冰棍儿

常锡桢:特色小吃“羊霜肠”

李庆堂:白水羊头

袁祥辅:谭家菜

第六辑 说唱叫卖,听的就是那一嗓子京腔京韵

闻国新:“大书”和“小书”

侯宝林:第一次说相声

高凤山:八不语

蓝士林:“辣菜”当头炮,夜唱“干烧酒”

蓝士林:手举“财神爷”,肩扛“傀儡戏”

张夙起:乡村叫卖声——“贱买贱卖喽!”

郑建山、常富尧:运河号子

石继昌:京华遥忆吆喝声

靳麟:听戏听轴子,听书听扣子

石继昌:说书与听书

靳麟:说书人嘴里得有词,脸上得有戏

马铁汉:湖广会馆里唱京剧

翟鸿起:卖木炭打的鼓像唱大鼓书的鼓

张恨水:北平的小贩吆唤声

第七辑 戏曲杂谈,追忆民国红尘往事

刘荻:京剧大评选

梅兰芳: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尚长春:严厉的尚小云

齐如山:梅兰芳义演

沈祖安:盖叫天

夏长贵:程砚秋隐居青龙桥

王叔养:孟小冬的爱情

侯宝林:我的童年

高盛麟:坐科

高盛麟:不打不成材

齐如山:早期的戏园

石继昌:京剧票友出名门

朱家溍:恭王府堂会

翟鸿起:京剧与电影

张伟君:荀慧生上演“改良戏”

石继昌:梅花大鼓柔媚脆

靳麟:说书先拜师

徐元珊:京剧新乐器

刘荻:昆曲兴衰

石继昌:滑稽大鼓成绝响

靳麟:听书人

第八辑 五行八作,老北京人的老行当

傅惠:老北京城外的野茶馆

刘半农:饭庄的买卖

邹祖川:东兴楼

王质如:张一元茶庄

王永斌:便宜坊的由来

李彩萍、尚鸿:“瞎眼功”的荷包

邵宝元:北京饭店

海洪涛:驼户

冯亦吾:什刹海晓市

侯凯:荣宝斋与名仕

李紫宸:四处飘香的花木业

张恨水:北平旧书摊

白凤鸣:北有王麻子

叶祖孚:内联升鞋店的“履中备载”

乐松生:同仁堂货高价出头

高叔平:当铺的建置

雷大受:三善水会

金继德:旧京的杠房

齐如山:镖局

唐友诗:没有组织的乞丐

翟鸿起:换洋取灯儿

常人春:地安门的古玩行

胡道生:算卦的把戏

杨纤如:开设公寓迎客户

孙洵侯:北平的车夫

第九辑 把玩养宠,消遣娱乐中再现民国风貌

徐金生:养金鱼的学问

成善卿:斗袖狗

金受申:放纸鸢

王子威:路边的腥赌

刘衡玑:斗蛐蛐

金受申:盆景

马珍:象棋高手傻贝子

马珍:象棋攻擂赛

陈迹:打灯虎

张次溪:皮影戏

石继昌:猜谜语

石继昌:猜谜分南北

杭思源:赛马

王世襄:打鹰

王世襄:熬鹰

王孟扬:摔跤

金受申:养鸟儿

岳超:耍狗熊

尚鸿:“耍货”

金受申:溜冰

杨启明等:集邮

石继昌:杂耍

张恨水:养菊花

第十辑 皇城根下,说不完的一年四季景儿

周作人:北京的春天太慌张

张恨水:一望而知的春天

张恨水:五月的北平是碧槐的城市

郁达夫:北平的夏天比南方的夏天来得凉爽

老舍:北平的夏天是很可爱的

张恨水:和重庆比,北京简直没有夏天

废名:北平的雨

郁达夫:北平的秋才是真正的秋

郁达夫:北平冬天的神秘

老南京

目录

第一辑 城市名片,彰显民国老上海的魅力

梁得所:繁华南京路

梁得所:城隍庙乌龟池畔

梁得所:“生之欣悦”之街

梁得所:诗意黄浦滩

石评梅:船行黄浦江

木也:“外白渡桥”的来历

明中:弥勒道场龙华寺

居正修:热闹的十六铺

张兆熊:文化荟萃的三德里

贾观军:文庙游记

贾观军:文庙里的祀孔仪式

温举珍:古刹重光宝华寺

温举珍:宝华寺内的抗日钟声

郑龙清、薛永理:钟楼建筑的典范——上海海关大楼

金长琨:上海最大的犹太教堂——西摩路会堂

冯梅椿、张兆熊:中国首条商办公路——沪太路

姜伟:最时尚的百货商店——永安百货

郑龙清、薛永理:远东最高的大厦——国际饭店

沈立行:风靡一时的“大世界”

王春生:远东第一乐府——百乐门舞厅

沈立行:第一个游乐场——“楼外楼”

第二辑 公馆名园,泛着旧时光的雍容华贵

施金声:东南园林之冠——豫园

鲁叟:秋霞圃

洪大勋:周公馆里的座谈会

赵炎华、施海生:海瑞祠堂

陈无我:双清别墅与桃李园

陆劲风:曲水园之九峰一揽

陈无我:愚园内之寿仙班

陈无我:愚园琵琶会

张翼鸿:愚园的消失

张翼鸿:名人的活动基地——张园

张翼鸿:霍元甲在张园比武

陈孝允:最早放映电影的地方——徐园

沈藩:闻名沪上的梨园公所

第三辑 租界,老洋房里缔造的海上旧梦

罗骥:越界筑路

薛耕莘:“国中之国”的法租界

薛耕莘:法租界的密探

薛耕莘:法租界内的罢工案

王智琦、俞海华:会审公廨

何世桢:公共租界内的临时法院

杜绍文:“大租界中的小租界”

曹彬:租界电话的主权之争

赵懋谦:接收租界电台的两出丑剧

朱剑城:租界房地产业的兴起

薛耕莘:“强盗班”

薛耕莘:“安南巡捕”

薛理勇:租界内的室内菜场

罗亮生:横流租界的烟毒

胡治中:租界流氓的生财之道

黄英博:东方的“巴士底”——提篮桥监狱

黄英博:提篮桥监狱内的劳役

黄英博:监狱里的绝食斗争

李守宪:西牢纪实

郑振铎:放逐于公园之外

郑振铎:呼吁公园运动

梁得所:身心安适的住宅区

木也:闲话蓬路

第四辑 民国老上海的『摩登』印记

杨秉文:结婚证书

虞廷芳:集体婚礼

汪仲贤:活招牌

梁得所:广告术

董乐山:风靡一时的西餐

董乐山:泡咖啡馆

史策之:汽车驶入上海

郁慕侠:时髦的衣领

钱绳正:“民国化”的服饰

郁慕侠:烫头发

姜伟:受欢迎的永安“购货折子”

姜伟:打折销售

沈念贤:租界内的“酒吧间”

白华:新电车的旅行

张志康:“游铁路”的热潮

平襟亚:彩票兴起

平襟亚:开办跑马厅

郁慕侠:跑狗瘾

韧舟:舞风初兴

黄绍芬:无声电影

高梨痕:有声电影

孙廷琮:电灯路灯

孙廷琮:红绿灯

马陆基:足球运动

乃宽:旅行社

高梨痕:受欢迎的动画片

第五辑 老上海的老营生

郁慕侠:流动的卖唱

冷观:说书场

徐大风:瞎子算命

徐大风:走里弄的贩卖者

余山:闲话“二房东”

劳琳:奖券生意

黄贸文:杏花楼的包装

公怀:受欢迎的旧书摊

郁慕侠:梳头佣

郁慕侠:老虎灶

陈亮:烟纸店

益文:精益眼镜店

商一仁、包光宇:“神药”六神丸

曹墨文:红极一时的曹素功墨

晚晴:北米市场

木易:凭折赊货

席涤尘:义务剪发

碧翁:连环图画

马陆基:老上海的荐头店

卓荦:“叫货鬼”

郁慕侠:露天通事

黄影呆:驾校

黄影呆:口琴学校的出现

黄影呆:女理发师

黄影呆:女子擦鞋公司

郁慕侠:“丢圈”

郁慕侠:冲鸟

郁达夫:上海的茶楼

郁慕侠:捏脚

王汝珍、卫元声:上海西服业鼻祖——荣昌祥

第六辑 老上海十里洋场的市井交响曲

鲁迅:“吃白相饭”

鲁迅:喜欢“揩油”的卖票人

不才子:洋装的笑话

济群:大出丧之种种

汪仲贤:拆白党

夏丏尊:便捷的黄包车

郁慕侠:黄包车广告

夏丏尊:“关店”的幌子

易人:乞丐的套路

易人:“乞丐皇帝”

沈念贤:“告地状”

郁慕侠:“索利市钱”

江湖:街头的露天舞台

夏丏尊:幽默的叫卖声

嘉震:车轮交响乐

郁慕侠:吃包茶

郁慕侠:倒冷饭

郁慕侠:屋顶上的八卦

郁慕侠:贼技

郁慕侠:叫魂

郁慕侠:撑场面

郁慕侠:柜台上的铁栅

朱鸣和:安裕钱庄“接财神”

肖克明:清节堂里讨生活

郁慕侠:借“皮球”

郁慕侠:“一角过夜”

郁慕侠:挖费与小租

杨公怀:女职员的苦闷

朱葛民:狱吏的牟利手段

朱葛民:监狱里的“笼头”

朱葛民:时有发生的“监啸”

徐大风:弄堂里的美食

沈念贤:上海滩上的小瘪三

第七辑 老上海的乡俗俚语

蒯世勋:“做年”的仪节

木易:新春元宝茶

郁慕侠:新年茶包

浦左一少:“做清明”

蒯世勋:“百花生日”

蒯世勋:五月五,贴门符

郁慕侠:“抢油主”

陈耀庭:城隍庙的香火

毛秉钧:赶市集

毛秉钧:逛庙会

郁望梅:静安寺庙会

汪仲贤:烧路头

钱绳正:祠堂祭祖

郁慕侠:棺材店里的鬼戏

杨秉文:婚丧礼仪中的“六色人众”

汪忠贤:拔蜡烛头

汪忠贤:香伙赶出和尚

汪忠贤:绵花里引线

汪忠贤:白蜡烛拜堂

汪忠贤:鬼摸大蒜头

汪忠贤:撤松香

汪忠贤:阳春加二

汪忠贤:勿搭界

汪忠贤:搭小铜钱

郁慕侠:“捉蟋蟀”

郁慕侠:卖长锭

汪忠贤:拿摩温

汪忠贤:起码人

汪忠贤:穿扇面

第八辑 本帮菜,用味蕾拥抱老上海

沈念贤:“罗宋大菜”的回味

老飨:上海的粤菜馆

冰舟:徽馆在上海

王自强:“兴隆郭记号”的五香豆

陈正言:苏式糕点

陈正言:“异味熏鱼”

袁望清:乔家栅的汤团

袁望清:擂沙圆

黄贸文:杏花楼的来历

黄贸文:特色月饼

黄贸文:扬帮名楼老半斋

黄贸文:雪菜烩面

郁慕侠:砂锅馄饨

郁慕侠:菜饭

郁慕侠:客饭

第九辑 文坛旧事,民国老上海的文化风情

萧军:鲁迅的宴会

姜坎庐、穆俊:错把鲁迅当“仆役”

俞荻:郑振铎在暨大的最后一课

陈于德:提倡白话诗的刘大白

金端苓、刘火子:文化战士金仲华

陆诒:大义凛然的史量才

曹聚仁:陈冷血的时评

陆诒:历史最悠久的报纸——《申报》

张志康:行销全球的《良友》画报

丁君匋:销量最多的《新闻报》

沈峻坡:秘密出版《文萃丛刊》

张祥麟:孙中山创办的《民国西报》

商一仁:刘海粟与《美术》杂志

钱普齐:出版家的摇篮——商务印书馆

钱普齐:供不应求的《天演论》

董宝莹:张爱玲的小说热

张廷灏:复旦大学的民主作风

陈贻芳:上海交大的办学方针

宋桂煌:国共合作创办的上海大学

韩忠山:同济大学的战时服务团

任嘉尧:五卅运动与光华大学

孙百禄:我国最早的体育师资学校

钱普齐:蔡元培与张元济

邬大浩:爱国漫画家丁聪

金陪元、杨格:“江南猫王”陈莲涛

傅敏:傅雷邂逅《贝多芬传》

第十辑 戏曲演艺,那些惊艳了时光的名媛影星

沈光霈:梅兰芳蓄须明志

周云龙:程砚秋的上海首演

龚义江:“活武松”盖叫天

杨公怀:魔术大师张慧冲

文震斋:孟小冬出演《搜孤救孤》

胡蝶:与阮玲玉合拍《白云塔》

胡蝶:和卓别林的会面

蔡楚生:阮玲玉之死

易人:“金嗓子”周璇

柴草:陆小曼的奢靡生活

沈增善:冼星海在山海工学团

小菊:筱丹桂的悲剧

姚卓华:吕碧城迁居上海

曹兴仁:顾正秋与上海戏剧学校

夏镇华:“弹词皇后”范雪君

笑嘻嘻:独脚戏的大会串

第十一辑 老上海的人,老上海的事

张辉:宋教仁及“宋公园”

马文奇:“少年文学家”张闻天

凌维城:谢晋元的遗书

胡叔常:胡厥文的“二我图”

钱其琛:十四岁入党

胡西园:中国人自制第一只电灯泡

沈晓阳、施海根:陆伯鸿遇刺身亡

范绍增:杜月笙的“生财之道”

魏廷荣:我被绑架及脱险的经过

赵安绩:“神行太保”周余愚

蔡扬武:“看球要看李惠堂”

陶福臻:“东方大力士”查瑞龙

王金宝:民盟前辈沈天灵

裴锡荣:梅花桩擂台赛骗局

达文:钟表元老亨达利

水窗:“亨达利”和“亨得利”的招牌之争

谢侠逊:参加象棋比赛

金阳:小奥林匹克之风

鲁迅:上海的儿童

鲁迅:上海路上的两种人

苏子:“外强中干”的上海人

六三:大上海的美人

叶建生:犹太难民流亡在上海

叶建生:栖居“隔都”和收容所

叶建生:逆境之中求生存

柯施恩、张德亮:粤剧在上海的发轫

易人:《天涯歌女》的风靡

孟波:新音乐运动

马赓伯:轰动一时的“舞潮案”

董天涯:拍摄《啼笑因缘》的风波

黄埔军校

目录

第一辑 黄埔军校的成立

第一章 老黄埔不得不说的校史

郭一予:建校宗旨

李奇中:校址的确定

方鼎英:艰难筹款

李奇中:苏联的物质援助

张申府:筹办黄埔军校点滴

宋希濂:校长一职的角逐

周恩来:蒋介石成为校长的缘由

郭一予:军校最初的组织

聂荣臻:黄埔军校政治部

李奇中:黄埔教导团

曾颖、卜一鸣:高等教育班的由来

何宏钧:高等教育班的学员构成

丘懋高:潮州分校的设立

陶子贞:长沙分校

冼大启:武汉分校的设立

文强:特别训练班

韩浚:“中山舰事件”

郑庭笈:对黄埔五期生的“清党”

赵一雪:“清党”内幕

第二章 校长杂说

郑洞国:严肃、刻板的蒋校长

郑洞国:唯一的私下谈话

郑洞国:“谁反对共产同志,谁便是反对革命”

张申府:和蒋介石的一面之缘

何崇校:蒋介石对新生的点名

第三章 漫谈校风和制度

贺钺芳:军事民主与纪律约束并重

陈风:“中正剑”的黄埔精神

郭一予:禁闭室里关禁闭

尚宗钊:“开明专制,绝对服从”

第二辑 学员生活拾零

第一章 投考黄埔

李奇中:秘密招生

王大文:投考黄埔军校

黎显衡:胡宗南洒泪求学

郭一予:秘密报考

宋希濂:投考黄埔军校的经过

胡高普、宋凯:冒名顶替的郑洞国

徐向前:回忆入学考试

黄伟斌:归国从戎

宋瑞珂:第三期同学的特点

贺钺芳:到黄埔去

文强:投笔从戎

文强:考入黄埔军校

黄杰:意外被录取

黄静汶:投考女生队的原因

史明恕:从师范学校女生到军校女战士

谭勤先:非入军校不可

陈漫生:特殊途径进黄埔

陈希孔:入学笔试题目

陈德芸:武汉分校首招女兵

周靖波:偶然入黄埔

第二章 课程设置与军校生活

徐向前:难忘的开学典礼

方鼎英:入伍生部

方鼎英:广纳贤才,充实师资

徐向前:毫无思想准备的入党

徐向前:黄埔军校初期的课程

杨立:早期的黄埔军校

邓文仪:磨难重重的学兵生活

陈扬钊:从讲武堂到黄埔军校

郑洞国:情同手足的湖南同乡

宋希濂:救火

宋希濂:入校和入伍训练

宋希濂:加入国民党

宋希濂:苏联顾问和日本军士

宋希濂:黄埔军校的政治训练

徐济德:陈诚挑灯夜读《三民主义》

刘宗宽:坚决不截肢

宋瑞珂:野外演习

宋瑞珂:第三期的政治教育与军事学科

宋瑞珂:参加“六二三”大示威游行

宋瑞珂:参加肃清内奸斗争

黄铁雄:入伍生的训练

黄铁雄:武汉学习

贺钺芳:吃饭时间5分钟

贺钺芳:吃辣椒风波

贺钺芳:第四期开学典礼的风波

宋瑞珂:到虎门搬运机器

聂荣臻:我在黄埔军校的经历

文强:左右派的激烈斗争

胡兰畦:我的入党问题

胡兰畦:去中央妇女部工作

胡兰畦:双十节纪念大会

胡兰畦:召开汉口特别市党部代表大会

胡兰畦:枪毙杨引之

黄静汶:艰难时期结业

黄静汶:战斗在天南海北

施祖谦:毕业时的抉择

黄杰:吃鱼时不准说话

何崇校:短期训练班的训练内容

陈漫生:日本式的步兵操典

陈漫生:入伍生的燕塘训练生活

陈漫生:“打牙祭”

陈希孔:黄埔生活点滴

曾颖、卜一鸣:高级班的师资

陶子贞:长沙分校的课程

文强:临时校舍

文强:6个科种的设置

何宏钧:高等教育班的教学

张治中:“黄埔四凶”

尚宗钊:从“入伍生”到“学生”

尚宗钊:军校从南京撤离

尚宗钊:长途行军训练

尚宗钊:苗区里的联欢

尚宗钊:进入陪都的入城式

尚宗钊:在铜梁提前毕业

周靖波:用酒洗脚

周靖波:入伍期内的严格训练

周靖波:作战演习

第三章 女生队的别样风采

黄杰:充满生气的女生队

黄杰:向封建礼教宣战

黄静汶:同样严格的军事训练

史明恕:女生队的生活

施祖谦:不容错过的革命机会

谭珊英:黄埔里的“七兄弟”

黄静汶:在西征战斗中

史明恕:西征途中

胡兰畦:落脚斗级营

胡兰畦:复试中的新风尚

胡兰畦:入校前的剪辫子

胡兰畦:字母W引起的争论

钟复光:意外成为女兵队指导员

钟复光:捉拿“何阎王”

施祖谦:亲历“一·三”惨案

胡毓秀:救护伤员,责无旁贷

谭勤先:惊险的一幕

吕儒贞:武汉分校的女生队

胡兰畦:纪念“三八”妇女节

胡兰畦:“血花世界”里的武斗

胡兰畦:出外宣传

胡兰畦:女兵也要平等对待

胡兰畦:欢迎国际工人代表团

胡兰畦:打倒围墙运动

黎显衡:机智勇敢的女战士——游曦

黎显衡:广州起义中的女烈士

刘本森:红军队伍中唯一的女司令——胡筠

曹诚:初识赵一曼

钟复光:坚决不要“W”标记

胡兰畦:革命与爱美

附录 在陆军军官学校开学典礼的演说

第三辑 名人堂与校内社团

第一章 黄埔名人堂

何香凝:孙中山先生的三个遗嘱

何香凝:弥留之际的孙中山先生

宋希濂:周恩来在黄埔军校

李奇中:学生爱戴的政治部主任

文强:周恩来的讲演

陈以沛:临难受命,艰难筹款

何香凝:廖仲恺无故被囚

何香凝:诀别诗

何香凝:“生死由他去”

何香凝:廖仲恺遇刺

季方:初见邓演达

李奇中:喜欢穿马靴的邓先生

李奇中:邓先生维护共产党的组织活动

罗伯先:因反蒋被杀害的一代英豪

文强:青年运动之师

宋瑞珂:最受欢迎的教官

贺钺芳:恽代英的临别赠言

何崇校:《夜泊黄埔》

文强:用白话文写爱情信

陈希孔:萧楚女冒雨演讲

李宗远:杰出教官萧楚女

杨祥伟:遣散风波

潘苍石:“白芒花”的争论

胡兰畦:汪精卫的表演

李宗远:“黄埔三杰”

黎显衡:共产党党籍不可弃

黎显衡:独臂将军刘仇西

刘思济:敢死队队长蔡光举

方鼎英:宣布“清党”前夕

第二章 校园社团与刊物

曾扩情:青年军人联合会的成立

曾扩情:孙文主义学会的成立

黄雍:火星社的成立

方鼎英:“清党”委员会

文强:血花剧社

曾扩情:黄埔同学会的成立

曾扩情:黄埔同学会的规定

陈漫生:听名人讲演

黄雍:中央各军事学校毕业生调查处

黄雍:争权夺利的小宗派

黄雍:力行社

黄雍:三民主义青年团

黄雍:复兴社

萧作霖:复兴社的“理论”

萧作霖:复兴社的机关刊物

何宏钧:《忠勇月刊》

文强:革命俱乐部A.B.C.

贺钺芳:两会之间的斗争

尚宗钊:丰富多彩的壁报

胡兰畦:组织肥料工会

第四辑 黄埔学生军与中国革命

第一章 平定商团叛乱与北伐风云

宋希濂:商团与帝国主义者的勾结

宋希濂:不惧威胁

宋希濂:商团的叛乱与平定

宋希濂:白天训练,夜间放哨

包惠僧:醴陵战役

包惠僧:平江战役

包惠僧:岳州战役

包惠僧:突袭汀泗桥

黄铁雄:攻克武昌城

李任夫:李济深谈北伐

第二章 两次东征

包惠僧:负隅顽抗的陈炯明

包惠僧:东征军的组成

包惠僧:第一次东征

李奇中:淡水战役

李奇中:棉湖之役

徐向前:“知行合一”的黄埔学生军

包惠僧:回师广州

宋瑞珂:平定杨、刘叛乱

包惠僧:陈炯明东山再起

包惠僧:第二次东征前的准备

包惠僧:惠州攻坚战

包惠僧:进攻海丰城

包惠僧:胜利会师

陈扬钊:“向陈明仁致敬!”

老南开

目录

第一章 『南开之父』张伯苓

何廉:初见张伯苓校长

刘兆吉:“私立学校不是私有学校”

胡适:教育机关应当常常欠债

胡适:以教育救国为己任

胡适:有效的教育改革

梁吉生:天津新式教育的先驱

梁吉生:重视培养人才

梁吉生:移风易俗的实践者

梁吉生:话剧第一人

梁吉生:名义上的“借助费”

肖荻:从不欠薪的校长

肖荻:张伯苓的办学之道

梁吉生:张伯苓与周恩来

祝瀛洲:体育运动与道德精神

祝瀛洲:南开教育之目的

祝瀛洲:南开教育与自力更生

祝瀛洲:以俭治校

祝瀛洲:实验教育与社会调查

祝瀛洲:辅助贫困与奖助优秀同学

附:南开的目的与南开的精神

第二章 南开大学名师堂

范绪锋:梁启超的中国史讲座

范绪锋:梁启超多次来校讲学

刘集林:心系南开的梁启超

陈省身:做姜立夫老师的助手

刘秀芳:“我愿把一生献给数学”

刘秀芳:重视数学文献的建设

白金騄:现代物理学奠基人——饶毓泰

杨志武:杨石先执教南开化学系

杨志武:重视化学实验的杨石先

申泮文:不许更换座位

申泮文:从来不给高分

陶钝:生物系主任萧采瑜

王端驯:张克忠毅然回国

王端驯:以校为家的张克忠

王端驯:爱好文艺的理工科教授

王端驯:“以学养学”的策略

侯洛荀:邱宗岳创办化学系

侯洛荀:自行制造煤气的邱宗岳

侯洛荀:重振思源堂

戴家祥:带病上课

戴家祥:有争议的人物

刘无忌:梁宗岱讲西洋名著

杨静年:政治系主任张纯明

吴大猷:声誉与规模不成比例

吴大猷:不容小觑的学术成就

刘焱:黄钰生积极筹备复校

刘焱:为争取公费而请愿

何廉:教学与研究相结合

何廉:教员危机

何廉:教学“中国化”

何廉:教授支持图书馆建设

何廉:课程安排合理化

何廉:朝不保夕的经费

第三章 校史与院系设置

邱真踪:南开大学成立

邱真踪:私立的好处

梁吉生、王昊:日机炸毁南开大学

吴大猷:“捐”出来的大学

姜海龙:南开校董会

吴大猷:南开大学的系科设置

黄肇兴、王文钧:成立经济研究所

黄肇兴、王文钧:经济研究所的经济来源

鲍觉民:研究生的招生工作

鲍觉民:经济研究所的特点

伉铁儁:创建应用化学研究所

伉铁儁:初期的应用化学研究所

第四章 回想南开大学的校园生活

陈省身:15岁入南开

吴大猷:“跳”上了大学

吴大猷:被迫转系

吴大猷:我在南开物理系

郭沛元:大中路上的洒水车

郭沛元:一只“南船”

郭沛元:可敬的打钟人

何廉:课堂上的激烈辩论

吴大任:靠奖学金自立

吴大任:初入物理系

吴大任:从物理系到数学系

吴大任:回南开做助教

张源:五育并进

张源:春假

张源:学费偏高

张源:行政工作效率高

张源:暑期学校

张源:学校里的露天电影

张源:整齐清洁的校园

慧珠:死里逃生

慧珠:亲历日军轰炸南开

邢源:杨校长家的小花园

南周:芝琴楼里的女生

南周:一年断了三次炊

南周:讲究穿着是可耻的

刘光胜:木斋图书馆的由来

第五章 漫谈校风与校制

曹汉奇:南开精神的内涵

梁吉生、王昊:南开精神永存

梁吉生:早婚的学生开除学籍

梁吉生:“学校不可以有贪污”

梁吉生:走后门成不了正式生

张镜潭:严格的考试制度

第六章 社团与革命

谌小岑:觉悟社

谌小岑:李大钊与觉悟社成员的谈话

刘焱:成立哲学教育学会

刘焱:工友夜校

叶雪芬、王昊:人生与文学社

廖永武:“一二一八”大示威

梁吉生、王昊:抗日救亡中的南开师生

梁吉生、王昊:地下党组织的成立

戴家祥:到南京请愿

累计评论(条) 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