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博尔赫斯全集第二辑(套装共12册)电子书

我应该赞美和感谢时光的每一个瞬息。 我的食粮就是世间的万物。 我承受着宇宙、屈辱、欢乐的全部重负。 我应该为损害我的一切辩解。 我的幸与不幸无关紧要。 我是诗人。 ——博尔赫斯 1. 博尔赫斯引领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拉丁美洲文学潮,是西班牙语、拉丁美洲文学脉络中里程碑式的人物,其影响力更超出拉丁美洲、欧洲,成为二十世纪享有世界声誉的文学大师。博尔赫斯被中国写作者视为“作家中的作家”,其迷宫般的叙述手法对中国先锋写作有直影响。无论在文学写作者、欣赏者中还是在更广泛的艺术界,博尔赫斯的作品都拥有长久的口碑力量,可作为经典收藏和文艺借鉴。

售       价:¥

纸质售价:¥208.80购买纸书

81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1-01

字       数:21.8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文学作品集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博尔赫斯首先是一位诗人,诗歌给予他丰厚的滋养,高乔史诗《马丁·菲耶罗》、法国的波德莱尔、兰波、德国的海涅、美国的惠特曼向他逐渐诗歌的新世界,诗歌成为他文学生涯的起。 本辑为博尔赫斯诗歌作品合辑,共收12部作品,既包括1923年博尔赫斯自费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又依次收录他在二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出版的诗集《面前的月亮?圣马丁札记》、《诗人》、《老虎的金黄》、《夜晚的故事》、《天数》等等。 博尔赫斯笔下的诗,“比喻随意,行文自由或者破了十四行诗的约束”,更像是诗歌与散文的结合,对于诗歌体裁是一大创新,因为相比于形式,诗意是最重要的:“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生命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是富有诗意的,因为其本质就是如此”,“任何一件事——一个评论、一次告别、一次邂逅、纸牌的一个有趣的阿拉伯图案——都能激起美感。诗人的使命是用寓言或者韵律反映这种亲切的情感”。 博尔赫斯的诗里,有浓墨重彩的家乡布宜诺斯艾利斯,它的清晨和黄昏,它的南区、北区以及破败郊区的地平线;有曾经生活在这里的祖辈、父辈;有决斗和战争中的匕首、利剑,鲜血和死亡;有他学习过的语言、读过的书;有他游戏的纸牌、棋盘,有他钻研的编年史、北欧神话;有他自童年起就莫名喜爱的虎、豹,有令他着迷又教他惧怕的镜子、迷宫……诗人仿佛造物主,造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各种形象、场景的咏唱升华为意象、概念的冥想:“诗歌是神灵突然的赐予,思想是心理活动”,从叔本华、尼采那里汲取的哲学营养让博尔赫斯的想象力到达新的高度,使他的诗歌充满了神秘、深邃、穿越时空的精神魅力。 博尔赫斯首先是一位诗人,诗歌给予他丰厚的滋养,高乔史诗《马丁·菲耶罗》、法国的波德莱尔、兰波、德国的海涅、美国的惠特曼向他逐渐诗歌的新世界,诗歌成为他文学生涯的起。 本辑为博尔赫斯诗歌作品合辑,共收12部作品,既包括1923年博尔赫斯自费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又依次收录他在二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出版的诗集《面前的月亮•圣马丁札记》、《诗人》、《老虎的金黄》、《夜晚的故事》、《天数》等等。 博尔赫斯笔下的诗,“比喻随意,行文自由或者破了十四行诗的约束”,更像是诗歌与散文的结合,对于诗歌体裁是一大创新,因为相比于形式,诗意是最重要的:“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生命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是富有诗意的,因为其本质就是如此”,“任何一件事——一个评论、一次告别、一次邂逅、纸牌的一个有趣的阿拉伯图案——都能激起美感。诗人的使命是用寓言或者韵律反映这种亲切的情感”。 博尔赫斯的诗里,有浓墨重彩的家乡布宜诺斯艾利斯,它的清晨和黄昏,它的南区、北区以及破败郊区的地平线;有曾经生活在这里的祖辈、父辈;有决斗和战争中的匕首、利剑,鲜血和死亡;有他学习过的语言、读过的书;有他游戏的纸牌、棋盘,有他钻研的编年史、北欧神话;有他自童年起就莫名喜爱的虎、豹,有令他着迷又教他惧怕的镜子、迷宫……诗人仿佛造物主,造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各种形象、场景的咏唱升华为意象、概念的冥想:“诗歌是神灵突然的赐予,思想是心理活动”,从叔本华、尼采那里汲取的哲学营养让博尔赫斯的想象力到达新的高度,使他的诗歌充满了神秘、深邃、穿越时空的精神魅力。
【推荐语】
我应该赞美和感谢时光的每一个瞬息。 我的食粮就是世间的万物。 我承受着宇宙、屈辱、欢乐的全部重负。 我应该为损害我的一切辩解。 我的幸与不幸无关紧要。 我是诗人。 ——博尔赫斯 1. 博尔赫斯引领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拉丁美洲文学潮,是西班牙语、拉丁美洲文学脉络中里程碑式的人物,其影响力更超出拉丁美洲、欧洲,成为二十世纪享有世界声誉的文学大师。博尔赫斯被中国写作者视为“作家中的作家”,其迷宫般的叙述手法对中国先锋写作有直影响。无论在文学写作者、欣赏者中还是在更广泛的艺术界,博尔赫斯的作品都拥有长久的口碑力量,可作为经典收藏和文艺借鉴。 2. 本次版本为弥补市场近十年空白的独家授权版本,权威翻译,经修订完善;并且消除成套全集的沉重感,首次以作家原作独立版本的单行本形式推出。*辑16种推出后受到专家好评和读者欢迎。 3. 诗歌是博尔赫斯文学生涯的起,并贯穿始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说:“博尔赫斯的创作涉及三类体裁,散文、诗歌和小说。他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像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是散文。”博尔赫斯笔下的诗歌具有独特的风格,本次推出的第二辑12种,为博尔赫斯诗歌作品合辑,是博尔赫斯诗歌体裁、理念的整体呈现。
【作者】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 阿根廷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西班牙语文学大师。 一八九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少年时随家人旅居欧洲。 一九二三年出版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一九二五年出版第一部随笔集《探讨集》,一九三五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恶棍列传》,逐步奠定在阿根廷文坛的地位。代表诗集《圣马丁札记》《老虎的金黄》,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阿莱夫》,随笔集《永恒史》《探讨别集》等更为其赢得国际声誉。译有王尔德、吴尔夫、福克纳等作家作品。 曾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文学教授,获得阿根廷国家文学奖、福门托国际出版奖、耶路撒冷奖、巴尔赞奖、奇诺•德尔杜卡奖、塞万提斯奖等多个文学大奖。 一九八六年六月十四日病逝于瑞士日内瓦。
目录展开

总目录

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

目录

序言

致偶然读到这些诗作的人

街道

拉雷科莱塔[1]

南城

陌生的街道

圣马丁广场

摸三张[1]

一处庭院

墓志铭

玫瑰

失而复得的城区

空荡的客厅

罗萨斯[1]

岁末

肉铺

城郊

为所有的死者感到的愧疚

花园

适用于任何人的墓志铭

归来

晚霞[1]

晨曦

贝纳雷斯[1]

思念

恬淡

街头漫步

圣胡安之夜

近郊

星期六

收获

黄昏

黄昏时分的田野

离别

可能于一九二二年写成并遗失了的诗

面前的月亮·圣马丁札记

目录

面前的月亮

圣马丁札记

诗人

目录

致莱奥波尔多·卢贡内斯

诗人

梦中的老虎[1]

关于一次对话的对话

趾甲

遮起来的镜子

鸟的命题[1]

俘虏

骗局

德莉娅·埃莱娜·圣·马尔科

死人的对话

天机

一个问题

一枝黄玫瑰

见证

马丁·菲耶罗[1]

变异

关于塞万提斯和吉诃德的寓言

《天堂篇》第三十一章第一百零八行[1]

关于宫殿的寓言

什么都是和什么都不是[1]

神灵的劫难[1]

《地狱篇》第一章第三十二行[1]

博尔赫斯和我

关于天赐的诗

沙漏

镜子

埃尔维拉·德·阿尔韦亚尔[1]

苏莎娜·索卡[1]

月亮

为克伦威尔[1]属下一位上尉的画像而作

致一位老诗人[1]

另一种老虎

瞎子的位置[1]

记一八九几年的一个阴影

记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1]上校之死

纪念阿方索·雷耶斯

博尔赫斯家族

致卡蒙斯[1]

一九二几年

作于一九六○年的颂歌

阿里奥斯托和阿拉伯人

开始学习盎格鲁—撒克逊语[1]语法之时

《路加福音》第二十三章[1]

阿德罗格

诗艺

博物馆

结语

另一个,同一个

目录

序言

失眠

英文诗两首

循环的夜

关于地狱和天国

猜测的诗

第四元素的诗[1]

致诗选中的一位小诗人

纪念胡宁战役的胜利者苏亚雷斯上校的诗篇

《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第三十节[1]

罗盘

萨洛尼卡[1]的钥匙

一位十三世纪的诗人

乌尔比纳的一名士兵[1]

界限

巴尔塔萨·格拉西安[1]

一个撒克逊人[1](公元四四九年)

假人[1]

探戈

另一个

玫瑰与弥尔顿

读者

《约翰福音》第一章第十四节[1]

觉醒

致不再年轻的人

亚历山大·塞尔扣克[1]

《奥德赛》第二十三卷[1]

萨缅托[1]

致一位一八九九年的小诗人[1]

得克萨斯

写在一册《贝奥武甫》[1]上的诗

亨吉斯特国王[1]

片断

约克大教堂的一把剑

致一位撒克逊诗人

斯诺里·斯图鲁松[1]

致卡尔十二世[1]

伊曼纽尔·斯维登堡

乔纳森·爱德华兹[1]

爱默生

埃德加·爱伦·坡

卡姆登[1],一八九二年

巴黎,一八五六年

拉斐尔·坎西诺斯-阿森斯[1]

瞬息

致酒

酒的十四行诗

一九六四年

饥饿

外地人

致读者

炼金术士

某人

永恒(一)[1]

永恒(二)[1]

俄狄浦斯与谜语

斯宾诺莎

西班牙

挽歌

亚当被逐

致一枚钱币

关于天赐的诗(另一首)

一九六六年写的颂歌

胡宁

李将军[1]的一名士兵(一八六二年)

海洋

一六四九年的一个早晨

致一位撒克逊诗人

布宜诺斯艾利斯

布宜诺斯艾利斯(另一首)

致儿子

匕首

死去的痞子

为六弦琴而作·影子的颂歌

目录

为六弦琴而作

影子的颂歌

老虎的金黄

目录

序言

帖木儿[1]

短歌[1]

小诗十三首

苏莎娜·邦巴尔

致约翰·济慈

阿隆索·吉哈诺的梦

致一位恺撒

瞎子

关于他的失明[1]

寻觅

失去了的

坟地[1]

《一个医生的宗教信仰》,一六四三年[1]

一九七一年

咏物

威胁

普洛透斯

再谈普洛透斯

雅努斯胸像的独白

高乔人

黑豹

量之歌

卫兵

致德语

致那忧伤的人

大海

致匈牙利的第一位诗人

人之初

引诱

一八九一年

一九二九年

诺言

惊人之举

四个时代

佩德罗·恩里克斯·乌雷尼亚的梦

宫殿

亨吉斯特需要人手(公元四四九年)

仇人轶事

致冰岛

致镜子

致一只猫

东兰辛

致丛林狼

一个明天

老虎的金黄

深沉的玫瑰

目录

序言

宇宙起源

勃朗宁决意成为诗人

清单

野牛

自杀者

夜莺

我这个人

小诗两首[1]

西蒙·卡瓦哈尔

不可知

布鲁南堡,公元九三七年[1]

失明的人

一九七二年

挽歌[1]

我们的全部往日[1]

流放者(一九七七年)

为纪念安赫利卡而作

镜子

我的书

护身符

目击者

梦魇

东方

白鹿

永久的玫瑰[1]

铁币

目录

序言

不能再现的往事的哀歌

苏亚雷斯[1]上校

梦魇

前夕

东兰辛的一把钥匙

祖国的哀歌

伊拉里奥·阿斯卡苏比

墨西哥

秘鲁

致曼努埃尔·穆希卡·莱内斯[1]

宗教裁判所的法官

征服者

赫尔曼·梅尔维尔

天真

月亮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

终结

致父亲

剑的命运

愧疚

公元九九一年[1]

埃伊纳尔·坦巴尔斯克尔维尔

冰岛黎明

奥拉乌斯·马格努斯[1]

回声

几首小诗

巴鲁克·斯宾诺莎

拟首位君王的说教

一个梦[1]

胡安·克里索斯托莫·拉菲努尔[1]

赫拉克利特

漏壶

你不是别人

文字

铁币

夜晚的故事

目录

题词

亚历山大城[1],公元六四一年[2]

阿尔罕布拉[1]

《一千零一夜》的比喻

某人

音乐盒

恩底弥翁在拉特莫斯山[1]

评注一则

我连尘埃都不是

冰岛

贡纳尔·托尔吉尔松

一本书

游戏

陌生人的米隆加

命中注定

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八九九年

铜版画

可能发生的事情[1]

恋人

戈·奥·毕尔格[1]

等待

镜子

致法兰西

曼努埃尔·佩罗

我就是我[1]

星期六

原因

亚当是你的灰烬

夜晚的故事

后记

天数

目录

题词

序言

龙达[1]

书的作用

笛卡儿

两座教堂[1]

贝珀[1]

写在购得一部百科全书之时

那个人[1]

《传道书》第一章第九节[1]

两种形式的失眠

修道院[1]

一则神奇故事的注解

结语

布宜诺斯艾利斯

考验

赞歌

幸福

哀歌

布莱克

诗人

过去的日子[1]

天机

胡安·穆拉尼亚的歌谣

安德雷斯·阿尔莫亚[1]

第三个人[1]

对现在的追思

极点

诗两首

天使

睡眠

一个梦

《地狱篇》第五章第一百二十九行[1]

流逝或存在

名望

正直的人

帮凶

间谍

沙漠

漆手杖

致岛屿

围棋

神道[1]

外乡客

俳句十七首

日本

天数

地图册

目录

序言

高卢[1]女神

图腾

恺撒

爱尔兰

伊斯坦布尔

礼物

威尼斯

博利尼抄道

波塞冬神殿

开端

气球旅行

德国梦

雅典

日内瓦

石头和智利

奶油圆球蛋糕

旷世杰作

埃皮扎夫罗斯[1]

卢加诺[1]

我最后的虎

尘世巨蟒[1]

梦魇

格雷夫斯[1]在德亚

街角

雷克雅未克[1]的埃斯亚旅馆

迷宫

虎岛

喷泉

匕首米隆加

一九八三年

在拉丁区一家旅馆口授的笔记

大艺术[1]

汇合处

马德里,一九八二年七月

拉普里达,一二一四年

沙漠

一九八三年八月二十二日

飞泉

萨克拉门托[1]殖民地

拉雷科莱塔

作品带来的拯救

后记[1]

密谋

目录

题词

序言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

世界末日[1]

三种轻松

天机

遗迹

是那长河大川

初张的夜色

黄昏

挽歌

阿布拉莫维兹

爱德蒙·毕晓普[1]于一八六七年解读的陶片片断

公园挽歌

总和

有人梦到

有人将会梦到

歇洛克·福尔摩斯

云团

关于他的失明[1]

寓言中的线团

拥有昨天

恩里克·班奇斯[1]

在爱丁堡做的梦

柏树叶

灰烬

海迪·兰格

另一段经外经

漫长的追寻

多姿的安达卢西亚

贡戈拉

所有的昨天化作一场梦

关于不信教的人的歌谣

关于一个死人的歌谣

一九八二年

胡安·洛佩斯和约翰·沃德[1]

密谋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