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大家小札系列全7册:武侠小说史话+水浒中的社会与人生+末世悲歌红楼梦+旨永神遥明小品+儒林外史的人间+聊斋的狐鬼世界+公案中的世态电子书

售       价:¥

471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吴承学,曾扬华,刘烈茂,张国风,梁守中

出  版  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0-30

字       数:84.0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文学评论与鉴赏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大家小札系列全7册:武侠小说史话+水浒中的社会与人生+末世悲歌红楼梦+旨永神遥明小品+儒林外史的人间+聊斋的狐鬼世界+公案中的世态
目录展开

旨永神遥明小品

追源溯流说文体

旨永神遥明小品

悲怆颓放徐青藤

豪气凌人李卓吾

澄怀涤虑屠长卿

清丽雅致汤显祖

逸笔草草张大复

云间闲鹤陈眉公

周详平和袁伯修

任情适世袁中郎

坦率奇诡袁小修

矜炼深刻钟伯敬

幽峭奇诡谭元春

竟陵文笔写帝京

奇诡谑浪王思任

大俗大雅张宗子

林泉高致《寓山注》

壮士情怀徐霞客

隽永简约清言体

闲情逸韵清赏篇

风流香艳《悦容编》

乱点异代鸳鸯谱

笑话连篇兼雅俗

佻薄无耻杂相陈

颠狂癖病求真气

网中鱼鸟不平声

药方拈来成小品

无章无句妙成文

清人轻蔑明小品

二十世纪小品热

后记

末世悲歌红楼梦

说不完的《红楼梦》

《红楼梦》的“朝代年纪”

《红楼梦》是“淫书”吗

瑶华为什么不敢看《红楼梦》

从“末世”感,到《好了歌》

《红楼梦》与“味”

《红楼梦》的书名

《红楼梦》的“楔子” ——前五回

谈“红楼梦曲”

为贾雨村说几句好话——兼谈“护官符”

在“虚热闹”的后面

从“戌初”到“丑正三刻”

“魇魔法”与嫡庶之争

空空道人与三教合一

女性的颂歌

贾宝玉及其“狂”

“怕读文章”与“杂学旁收”

从贾宝玉与北静王说起

从《姽婳词》到《芙蓉诔》

宝玉出家

他为什么想杀林黛玉

且说林黛玉的“小性儿”

林黛玉与“戏子”

林黛玉的生日

林黛玉有“影子”吗?有几个

四只“凤凰”

从“红香绿玉”到“怡红快绿”的背后

说“金”道“玉”

“冷雪”与“热毒”

这,才是真正的薛宝钗

薛宝钗“总远着宝玉”吗

宝钗理家

在王夫人与花袭人之间

呆霸王的另一面

《红楼梦》里最奸巧伪善的人

莺儿为何不去倒茶

请注意“莺儿他娘”与老叶妈

王熙凤是何许人也

王熙凤的才

王熙凤和钱

王熙凤和洋货

“癞蛤蟆”为什么“想天鹅肉吃”

“老鸹窝里出凤凰”

是真名士自风流

贾迎春与《太上感应篇》

处在“槛外”与“土馒头”之间的妙玉

大观园里的“岁寒三友”

在“槁木死灰”覆盖的下面

为什么要删去“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一个“嫖了男人”的奇女子

“老祖宗”与宗法制

贾母的烦恼

贾母与史湘云

王夫人与林黛玉

贾赦和邢夫人

“酷喜读书”的贾政

话说周姨娘

贾环的悲剧

贾蓉,最无耻之尤

刘姥姥的三部曲

小红和贾府的大、小丫鬟们

晴雯的骨头最硬

从袭人吃“窝心脚”谈起

请看这只“没嘴的葫芦”

藕官与菂官

赖嬷嬷这一家子

“嗔莺咤燕”声中的重要信息

《红楼梦》里的人物姓名

大观园在哪里——“苇坑”站牌的启示

是天足还是“三寸金莲”

后四十回、续书及其他

薛宝钗与郑恒

每个人物都是主角

曹雪芹好说反话

“不见后文,不知此笔之妙”

不写之写

言在此而意在彼

一声两歌,一手二牍

“闲笔”不闲

“点睛”之笔

水浒中的社会与人生

中国古代小说的一部奇书

官逼民反是《水浒传》主旋律

无耻太尉

专制社会的怪胎——高衙内

林冲容忍的极限

丹书铁券救不了柴进

从生辰纲看中国古代的官场病

花石纲遗珠之憾

杨志报国无门

牛二死于不讲道理

梁山泊三任首领的悲剧

圣贤书害了王伦

假如晁盖不是早死

宋公明不是历史上的宋江

宋江应否坐第一把交椅?

宋江的困惑

被诱骗来的梁山首领——卢俊义

吴用跟诸葛亮比智慧

智多星三次失误

不能没有黑旋风

李逵之魂系梁山

用拳头斧头说话

李逵的独特思维方式

鲁智深能救不自救

鲁智深行侠之奇

“大闹五台山”的深意

武松的觉醒

武松打虎成功的奥秘

鼓上蚤是有用之才

谈笑杀人的母夜叉

没有女人味的顾大嫂

扈三娘不该嫁给王矮虎

梁山军何以走向毁灭之途

南征方腊归来的幻灭感

梁山英雄的遗恨

梁山好汉撞不破天罗地网

从占山为王到梁山聚义

“替天行道”变了质

梁山好汉不是独身主义者

野蛮残酷非本色

英雄的伴侣是美酒

怀抱激愤写复仇

难题难不住高手

给人物起绰号的学问

十八般武艺不如一把板斧

一百○八将并非都有个性

东西方的乌托邦梦想

聊斋的狐鬼世界

孝可感天

恐怖小说

轻薄之戒

幻由人生

化腐朽为神奇

魔术之最

娇惰不能作苦

山野的呼唤

并非少年维特之故事

文章憎命达

死缠烂打

化作美女的恶鬼

千姿百态的笑

侠骨柔肠

多情狐仙

弥留之际

复仇女郎

三角恋爱

用心良苦

惜乎击之不中

爱的极致

是不是欺骗,已经不太重要

不意《牡丹亭》后,复有此人

才、识互补

识英雄于未遇之时

不吐不快的悲愤

人不如虫

地位未变而思想已变

最阳光的两个女鬼

短篇而有长篇之容量

无心之善,涌泉相报

帘中人并鼻盲矣

一个“在逃犯”的悲欢离合

迷狂的心态

螺旋式的结构

公案加爱情

万生真天下之快人也

天下之宝,当归爱惜之人

人间百态

除了爱,什么都不要

亦真亦幻

鬼的逻辑

视觉以外

纤足和绣花鞋

此辈无有不可杀者也

妓尽狐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无往而不在的恩报观念

《聊斋志异》与《红楼梦》之异同

文章虽美,贱则弗传

青林黑塞有知音

辞赋气和小说气

诗笔和史笔

结局种种

小说史上的奇迹

儒林外史的人间

伟大也要有人懂

身世清白的书

细说王冕

不朽的勾当——下乡访贤

周进和范进

胡屠户——最佳配角

夺产记丑

《儒林外史》中最可恶的人

名士世家

才子佳人

两位才女

没有爱情的故事

末代信陵的烦恼

公子求贤记

匡超人传奇(上)

匡超人传奇(下)

杭城名士酸气多

豪情潘三哥

书中第一等下流人物

仗义偏多屠狗辈

这个堂客是娶不得的

末世才子

礼貌与虚伪

灯笼的排场

吴敬梓笔下的和尚

吹牛大全

《儒林外史》中的逆反心理

科举落第后

世纪末的信仰危机

金钱啊,多少士大夫见了就销魂夺魄!

公案中的世态

“公案”的名与实

公案小说不是侦探小说

包公的“法治”学不得

煞风景的考证

天下小说一大抄

深入人心的复仇主义

役贱而任重的人——仵作

敬鬼神而用之

古代司法制度生出的怪胎——讼师

衙役出身的好汉

衙蠹损官声

明代的“法制文学”(上)

明代的“法制文学”(下)

文言公案小说的杰作

“微服私访”的成效

书呆子、小机灵和“诳嘴吃的”

身后的“不幸”

棰楚之下

名分与法律

从《错斩崔宁》谈起

宫怨与公案

赌博心理学

真是人间第一偷

清官的可怕

公案文学的绝好素材——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

武侠小说史话

武侠小说的过去和现在

武侠小说——成人的童话

武功与招式的“雅化”

武侠的鼻祖是女子

武侠与剑侠

千姿百态话招式

从“无招胜有招”谈到“无剑胜有剑”

世上最厉害的招数

“乾坤大挪移”与“天魔解体大法”

《易经》《道德经》《南华经》

刀光剑影中的风雅之笔

问世间情是何物

“辛未状元”三道试题的出处

金庸《三十三剑客图》图解补缺

口上谈兵的武林高手

目不识丁的武林高手

武林高手与生理缺陷及其他

十八般武器及其延伸

剑——兵器、饰物、法器

帮会组织与武林帮派

三尸、三尸虫、三尸脑神丹

明教五散人的真真假假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金庸笔下的人名趣谈

金庸小说的回目

梁羽生的诗词修养

《七剑下天山》与《牛虻》

《广陵剑》摘疵数例

金庸、梁羽生作品的异同

古龙小说商品化的弊病

《甘十九妹》的几处败笔

温瑞安笔下的魔幻武功及其他

侠而不武的《虬髯客传》

“三言”“二拍”中的侠客

明清武侠短篇杂谈

平江不肖生与《江湖奇侠传》

白羽的人生悲剧

还珠楼主与《蜀山剑侠传》

《蜀山剑侠传》的法宝与怪物

《蜀山剑侠传》的成功与不足

武侠小说——华侨子女特殊的中文课本

武侠小说中的科学

中西方武侠小说

武林高手的悲哀与“反武侠小说”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