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女生徒电子书

     他以沉郁细腻的笔触,完美展现女性内心   以一双敏锐善察的眼,看尽人间炎凉悲喜   这是太宰治对女性、对自己所做的真挚告白   "在这泥沼般的人世间,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可悲,可怜,可敬,可爱--太宰治笔下的女性众生相   太宰治以他敏感善察的心和细腻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笔触,写出女人那如万花筒般变化无穷的多面性。   《女生徒》中的我既觉得年老色衰的母亲令人厌烦,又觉得与母亲相依为命,应该好好照顾她;

售       价:¥

纸质售价:¥35.00购买纸书

87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8

作       者:(日)太宰治著,陆求实译

出  版  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1-01

字       数:8.2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小说 > 外国小说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2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2条)
     本书选取太宰治作品中以女性*人称视角叙述的10篇作品,以其中的名篇《女生徒》为书名,并对照各个故事中女性的人生轨迹--少年、青年、壮年、老年追忆少年时光,对各篇顺序做出梳理。   ◆雪夜的故事   在一个雪夜,一个女孩想将眼底*美丽的风景带给嫂嫂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女生徒   女学生从一大早睁眼,大脑就一刻不停地运转着。   她为衬衣上绣着一朵白蔷薇而暗自得意,又为在理发店里剪坏头发苦恼不已。她觉得年老色衰的母亲令人厌烦,又觉得与母亲相依为命,应该好好照顾她。她时而喜悦,时而悲叹,她幻想自己拥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希望在18岁之前以美丽少女的姿态死去。她看不到生活的目标,认为幸福永远在到不了的明天。   这只是一个女学生在一天内的胡思乱想。没什么深刻意义,没什么缜密逻辑,却无比真实。   ◆等待   一个二十岁姑娘的"等待戈多"。   ◆千代女   少时,我因文采出众得到众多大人的夸赞,却自认写出的文章毫无价值,从此搁笔,并听从父母的劝告,以嫁个好丈夫为人生目标;长大后,父母看到有年轻女作家名利双收、风光无限,竟又鼓励我提笔写作。然而此时的我已泯于众人,   再也写不出他们心中的好文章。   ◆灯笼   我们一家的幸福,归根结底就像这样屋里换个灯泡一样微不足道,尽管如此,我并不觉得凄凉,   ◆蟋蟀   在你一贫如洗、毫无作为时,我不顾父母的反对爱上身为画家的你,并毅然决然地嫁给了你。我知道,只有我发现了你的好,而他们都看不到。所以即使婚后过着清贫的生活,看你每天坐在书桌前画画,我心里仍然感到无比的欣喜和满   足。然而,你渐渐出名了,我们过上了富裕的日子,我却不再心。我以为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懂你,我以为你永远会是那个不看重名利的高尚之人,是我错了吗?我不愿如现在的你一般,一副有钱人的模样,假惺惺地高谈阔论,陶陶然于众人的夸赞和掌声中。   你已不再美丽,变成了一个任性、平庸的男人。是我错了吗?   此时,我的幽怨化作一只小小的蟋蟀,藏我的脊椎,幽幽地叫着。   ◆皮肤与心   我本就因为自身样貌丑陋而深感自卑,嫁给一个没有主见且软弱的男人后,更觉青春就此在灰暗中度过。而如今,相信女人是为一瞬间的美丽欢愉而活着的我,竟然无缘无故全身长满脓包,成为了一个怪物。   ◆发妻   我知道我的丈夫不再爱我,他只是出于道德观念的束缚留在我身边,而我已经不在意他的爱到底归属何处,我只是希望他不要整日郁郁寡欢地对着我,希望自己能继续照料三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因此,我佯装不知丈夫出轨,尽力对他笑   着,努力维持这个家,然而丈夫还是在一个雨天离,几天后传来他和某个女人投湖殉情的消息。   平日里丈夫大谈革命要如何如何,结果却连和自己心爱的人正大光明在一起的勇气都没有。在前往认领丈夫遗骸的路上,我不禁觉得,这样的丈夫愚蠢极了。   ◆好客的夫人   好客的夫人是"幸运"的女人,她丈夫是位大学教授,夫妻俩曾过着与世无争的悠哉生活;然而招待夫人同时也是不幸的女人,丈夫在战时被征召伍,消失在茫茫的南洋群岛,再也没有回来。从此,招待太太染上了疯魔的"招待癖",不管什么无赖都要招待到家里,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   而我,我是陪伴在太太身边的女仆。每每看到太太累到口吐鲜血而那些无赖们根本不知感恩时,我愤懑不已,于是极力劝说太太回老家避这些无赖,太太答应了。我了两张火车票,就等太太早晨起床出发,然而"客人"们再次不请自来,太太毫不犹豫地撕掉了车票,微笑着迎了上去。   在对太太深不见底的温柔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之同时,我生平*次感受到什么是与其他动物所不同的高贵。   ◆叶樱与魔哨   一位老妇人对早逝的妹妹的追忆。   我妹妹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肺结核,等到十八岁时,她已没有多少时日。   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整理妹妹的衣柜时,竟然从里面找出了一沓信件。发现妹妹竟瞒着家里人和一个署名M·T的男人在通信。 本书选取太宰治作品中以女性*人称视角叙述的10篇作品,以其中的名篇《女生徒》为书名,并对照各个故事中女性的人生轨迹--少年、青年、壮年、老年追忆少年时光,对各篇顺序做出梳理。 ◆雪夜的故事 在一个雪夜,一个女孩想将眼底*美丽的风景带给嫂嫂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女生徒 女学生从一大早睁眼,大脑就一刻不停地运转着。 她为衬衣上绣着一朵白蔷薇而暗自得意,又为在理发店里剪坏头发苦恼不已。她觉得年老色衰的母亲令人厌烦,又觉得与母亲相依为命,应该好好照顾她。她时而喜悦,时而悲叹,她幻想自己拥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希望在18岁之前以美丽少女的姿态死去。她看不到生活的目标,认为幸福永远在到不了的明天。 这只是一个女学生在一天内的胡思乱想。没什么深刻意义,没什么缜密逻辑,却无比真实。 ◆等待 一个二十岁姑娘的"等待戈多"。 ◆千代女 少时,我因文采出众得到众多大人的夸赞,却自认写出的文章毫无价值,从此搁笔,并听从父母的劝告,以嫁个好丈夫为人生目标;长大后,父母看到有年轻女作家名利双收、风光无限,竟又鼓励我提笔写作。然而此时的我已泯于众人, 再也写不出他们心中的好文章。 ◆灯笼 我们一家的幸福,归根结底就像这样屋里换个灯泡一样微不足道,尽管如此,我并不觉得凄凉, ◆蟋蟀 在你一贫如洗、毫无作为时,我不顾父母的反对爱上身为画家的你,并毅然决然地嫁给了你。我知道,只有我发现了你的好,而他们都看不到。所以即使婚后过着清贫的生活,看你每天坐在书桌前画画,我心里仍然感到无比的欣喜和满 足。然而,你渐渐出名了,我们过上了富裕的日子,我却不再心。我以为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懂你,我以为你永远会是那个不看重名利的高尚之人,是我错了吗?我不愿如现在的你一般,一副有钱人的模样,假惺惺地高谈阔论,陶陶然于众人的夸赞和掌声中。 你已不再美丽,变成了一个任性、平庸的男人。是我错了吗? 此时,我的幽怨化作一只小小的蟋蟀,藏我的脊椎,幽幽地叫着。 ◆皮肤与心 我本就因为自身样貌丑陋而深感自卑,嫁给一个没有主见且软弱的男人后,更觉青春就此在灰暗中度过。而如今,相信女人是为一瞬间的美丽欢愉而活着的我,竟然无缘无故全身长满脓包,成为了一个怪物。 ◆发妻 我知道我的丈夫不再爱我,他只是出于道德观念的束缚留在我身边,而我已经不在意他的爱到底归属何处,我只是希望他不要整日郁郁寡欢地对着我,希望自己能继续照料三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因此,我佯装不知丈夫出轨,尽力对他笑 着,努力维持这个家,然而丈夫还是在一个雨天离,几天后传来他和某个女人投湖殉情的消息。 平日里丈夫大谈革命要如何如何,结果却连和自己心爱的人正大光明在一起的勇气都没有。在前往认领丈夫遗骸的路上,我不禁觉得,这样的丈夫愚蠢极了。 ◆好客的夫人 好客的夫人是"幸运"的女人,她丈夫是位大学教授,夫妻俩曾过着与世无争的悠哉生活;然而招待夫人同时也是不幸的女人,丈夫在战时被征召伍,消失在茫茫的南洋群岛,再也没有回来。从此,招待太太染上了疯魔的"招待癖",不管什么无赖都要招待到家里,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 而我,我是陪伴在太太身边的女仆。每每看到太太累到口吐鲜血而那些无赖们根本不知感恩时,我愤懑不已,于是极力劝说太太回老家避这些无赖,太太答应了。我了两张火车票,就等太太早晨起床出发,然而"客人"们再次不请自来,太太毫不犹豫地撕掉了车票,微笑着迎了上去。 在对太太深不见底的温柔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之同时,我生平*次感受到什么是与其他动物所不同的高贵。 ◆叶樱与魔哨 一位老妇人对早逝的妹妹的追忆。 我妹妹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肺结核,等到十八岁时,她已没有多少时日。 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整理妹妹的衣柜时,竟然从里面找出了一沓信件。发现妹妹竟瞒着家里人和一个署名M·T的男人在通信。
【推荐语】
他以沉郁细腻的笔触,完美展现女性内心 以一双敏锐善察的眼,看尽人间炎凉悲喜 这是太宰治对女性、对自己所做的真挚告白 "在这泥沼般的人世间,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可悲,可怜,可敬,可爱--太宰治笔下的女性众生相 太宰治以他敏感善察的心和细腻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笔触,写出女人那如万花筒般变化无穷的多面性。 《女生徒》中的我既觉得年老色衰的母亲令人厌烦,又觉得与母亲相依为命,应该好好照顾她; 《发妻》中的我一直卑微地注视丈夫,却也看透他的虚伪和懦弱; 《好客的夫人》中的我一边为夫人感到痛心,却也不禁折服于她的温柔; 这些被时代洪流无情冲刷的女人们,她们既浑浑噩噩,也通透无比;既卑微似尘埃,也坚韧如蒲苇。在她们身上,我们能看到人性的卑微无力,也能看到其中*温柔*美好的那一部分。 ◆写尽世人幽微不可解的伤痛和欢喜 与《人间失格》中那份浓烈到叫人喘不过气的丧失感相比,《女生徒》中的悲喜更像是针刺般的切肤之痛--它微小,且往往没有缘由地突然到来,但你就是能切实感受它的存在。太宰治正是把人这份微妙的心绪写到了极致。 《女生徒》中的我会为衬衣上绣有一朵白蔷薇暗自心,《皮肤与心》中的我会为鼻尖上长出一粒脓包突感光火,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我们常常因为一小事就心烦意乱、郁郁寡欢,但同样也会因为一小事就喜笑颜、雀跃不已。这很矛盾,也很滑稽,但这就是人,在短暂的一生中为无数幽微不可解的悲喜所苦,同时又被它们救赎。 ◆不同的时代,相同的人生困境 《皮肤与心》中对相貌的自卑,《千代女》中江郎才尽的悲剧、《发妻》中爱的求而不得、《叶樱与魔笛》中独自面对病痛的孤独,这些是太宰治笔下人物的困境,是太宰治自己的困境,同时也是如今大多数人在人生不同阶段都会有的经历和心境。数十年前太宰治书写的困境,如今仍存在于在我们中间。 21岁时,太宰治在银座咖啡馆遇见一位女服务生田部目津子。同年11月,他们相约投河殉情,结果目津子身亡,太宰治却活了下来。 27岁时,太宰治与初恋对象小山初代以安眠药自杀,双双被救。 39岁时,太宰治与*后的情人山崎富荣于玉川投水自尽,双双身亡。 太宰治一生辗转在各种女人之间。他之于女人,就如同萤火之于飞蛾,众多女人愿飞向他,与他赴死,而他终其一生也与这些"飞蛾"共舞,过着朝生暮死、放浪形骸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不难寻觅到这些女人的身影。 更一步说,这些女人成为了太宰治作品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特别是其中以女性*人称"我"写就的女性独白体作品。细细读来,他笔下的这些"我"既是他喜爱的、敬畏的、鄙夷的、同情的女人,同时也是在写他自己,是以女性视角 去剖析自己那颗脆弱、善感、柔软、自卑的心,并对当时的世间人情做出敏锐的体察。 这一既让人感觉到些许奇特,也让人不禁感叹"不愧是他"。 所以,希望通过这样一本太宰治"女性独白"的短篇集子,从这样一个稍显微妙的角度,和读者们一起再次阅读太宰治。
【作者】
太宰治(1909.6.19-1948.6.13) 本名津岛修治(つしましゅうじ),日本无赖派文学大师。出生于日本青森县津轻郡首屈一指的富豪之家,父亲同时也是位政治人物。他是家中排行倒数第二的孩子,14岁起便与友人自办同人志,发表小说、杂文及戏剧,对芥川龙之介、泉镜花的文学十分倾心。19岁时他迷上马克思主义,但明白马克思主义与自己的出身落差甚大,所以他与相关人员的往来并未持续太久。 1930年他东大法文系就读,1933年始用太宰治为笔名写作,1935年以短篇《逆行》选第一届芥川赏候补,1937年起,正式投小说创作。自1936年发表《晚年》后,被推崇为天才作家,并于1939年以《女生徒》获第四届北村透谷奖。但始终与他最想赢得的芥川赏无缘。他四自杀未遂,最后于1948年,在《人间失格》发表后,和女读者于玉川上水道投水自尽。 陆求实 日本文学资深译者,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系、日本亚细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部。 2011年获日本讲谈社颁发的"野间文艺翻译奖"。 译有村上春树《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合译)、太宰治《人间失格》、夏目漱石《虞美人草》、吉川英治《新平家物语》、吉田修一《东京湾景》、渡边淳一《流冰之旅》《一片雪》《男人这东西》《女人这东西》、和田龙《傀儡之城》、岛田雅彦《彗星住人》、三浦展《下流社会》等。
目录展开

扉页

雪夜的故事

女生徒

等待

千代女

灯笼

蟋蟀

皮肤与心

发妻

好客的夫人

叶樱与魔哨

累计评论(2条) 2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