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李清照词选电子书

售       价:¥

纸质售价:¥22.40购买纸书

313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2

作       者:陈祖美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2-03

字       数:10.9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诗词歌赋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1,玉炉沉水袅残烟2。梦回山枕隐花钿3。海燕未来人斗草4,江梅已过柳生绵5。黄昏疏雨湿秋千6。 【注释】 1淡荡:和舒的样子。多用以形容春天的景物。寒食:节令名。在清明前一、二日。相传春秋时,介之推辅佐晋文公回国后,隐于山中,晋文公烧山逼他出来,之推抱树焚死。为悼念他,遂定于是日禁火寒食。《荆楚岁时记》:“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 2玉炉:香炉之美称。沉水:即沉水香。一种熏香料。《太平御览》卷九八二引《南州异物志》云:“沉水香出日南。欲取,当先斫坏树,着地积久,外皮朽烂,其心至坚者,置水则沉,名沉香。” 3山枕:两端隆起如山形的凹枕。花钿:用金片镶嵌成花形的首饰。 4斗草:一种竞采百草,比赛优胜的游戏。 5江梅:梅的一种优良品种,非专指生于江边或水边之梅。柳绵:即柳絮。柳树的种子带有白色绒毛,故称。 6秋千:相传春秋时齐桓公由北方山戎引。在木架上悬挂两绳,下拴横板。玩者在板上或坐或站,两手握绳,使前后摆动。技高胆大者可腾空而起,并可双人并戏。一说秋千起于汉武帝时,武帝愿千秋万寿,宫中因作千秋之戏,后倒读为秋千。详见《事物纪原》卷八。 【解读】 这是一阕寒食即景词。自幼博览强记的女词人,在寒食这一天,她不会不记起介之推(也作介子推、介推)的故事,也不会忘记自己小时候在老家学做“子推燕”的心情景。她眼快手疾,学什么成什么。那是用发酵后的面粉做成飞燕,蒸熟后用柳条串起来,插在门框的横木上,祭祀因逃禄焚死于绵山的介子推。即使此类事情不宜“小歌词”,那么被唐玄宗呼为“半仙戏”、深受宫中妃嫔和民间少女喜爱的秋千,在这首词中,为什么也被做了低调处理呢?想必作者在此时此刻是: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所以,她选取的景致亦别具只眼—— 那原本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美好季节,主人公却闷在卧室里春困。名贵的香料快要燃尽,只有残烟袅袅。她一觉醒来,贵重的首饰已脱离秀发隐藏在凹形的枕头里。春日昼眠,莫非她也想做一个像前述赵明诚那样的“昼梦”?词的下片所写的少女生活和感受很像是话中有话别有所指:眼看就是春光明媚的清明佳节,成双成对的海燕竟然还没有从南方飞来,词人只好又加到小女孩的行列去作斗草的游戏,她心不在焉地四处观望,看到江梅已经过,只有颠狂柳絮随风飘舞。结拍的“黄昏疏雨湿秋千”,是常常为人提及的好句,它既好在与清明时节的对景上,更好在恰如其分地表达出“幽居之女,非无怀春之情”(陆机《演连珠》)的待字少女的特有心态。 绛唇1 蹴罢秋千2,起来慵整纤纤手3。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来,袜刬金钗溜4。和羞走,倚门回首5,却把青梅嗅。 【注释】 1绛唇:此调得名于江淹《咏美人春游》诗的“白雪凝琼貌,明珠绛唇”。《词谱》卷四以冯延巳“荫绿围红”一词为正体。唐圭璋《全宋词》此首阙如;王仲闻《李清照集校注》卷一云:“按一九五九年出版之北京大学学生编写之《中国文学史》第五编第四章,断定此首为李清照作,评价颇高,恐未详考。《词林万选》中不可靠之词甚多,误题作者姓名之词,约有二三十首,非审慎不可也。” 2蹴(cù):踏。这里指秋千。 3慵(yōnɡ):困倦,懒。 4袜(chǎn):这里指跑掉鞋子以袜着地。金钗溜:快跑时首饰从头上掉落下来。 5倚门回首:这里只是靠着门回头看的意思,不必有何出典,更与“倚门卖笑”无关。假如一定要追问其出处的话,“倚门”是语出《史记·货殖列传》的“刺绣文不如倚市门”。司马迁是以此说明“农不如工,工不如商”的道理。而“倚门卖笑”是后人的演绎,以之形容妓女生涯是晚至元代或清代的事:“你看人似桃李春风墙外枝,卖俏倚门儿”(王实甫《西厢记》三本一折)、“婉娈倚门之笑,绸缪鼓瑟之娱,谅非得已”(汪中《经旧苑吊马守真文》)。 【解读】 唐圭璋《全宋词》未收此词;杨金本《草堂诗馀》前集卷下此首作苏轼词;《花草粹编》卷一、《续草堂诗馀》卷上、《古今词统》卷四、《古今诗馀醉》卷十二等作无名氏词;《词的》卷二作周邦彦词;而《词林万选》卷四、《历代诗馀》卷五、《林下词选》卷一、《古今图书集成·闺媛典》、《天籁轩词选》卷五、《三李词》等均作李清照词。兹从后说,并而视为李清照婚前所作。 这里之所以认定此词为李清照所作,主要有以下正反两方面的理由: 首先,这是待字少女李清照歌词创作的惯用手法,即其屡演韩偓《香奁集》的有关作品,这首《绛唇》则是对韩偓《偶见》诗“秋千困解罗裙,指醍醐索一尊。见客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的精心隐括。韩诗写的是一个秋千得很困乏的少女,她随手宽衣解下“罗裙”,还名索要一壶琼浆般的高档饮料。她看到有客人过来,便带笑向“中门”跑去。躲到暗处后,她一面用手揉搓着青梅,一面观察客人的动静。而李词则是一阕生动地自我写照。是一位什么样的客人,竟能这样动自命不凡的女词人呢?看来他很可能就是那位声姿清亮,止有致的端庄书生——赵明诚。自从李清照写出令人叫绝的“绿肥红瘦”之句,词名轰动之后,赵明诚一变其矜持稳健之风度,几乎成了一位狂热的追星族,为这位“词女”大做相思之梦。此事详见上引,托名元伊世珍《琅记》卷中所引《外传》。 为能亲自一睹“梦中”“词女”风采,赵明诚不难托故诣李府。因为李格非前不久还是太学学官,当是赵的上司或老师。赵明诚不满足于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设法亲自上门“相媳妇”,这是对于爱情婚姻的一种难能可贵的超前自主意识。对此,笔者宁信其有,不谓其无。 其次,即使按照封建卫道者的思路,如王灼所指斥的:“(易安居士)作长短句,能曲折尽人意,轻巧尖新,姿态百出。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自古缙绅之家能文妇女,未见如此无顾藉也……其风至闺房妇女,夸张笔墨,无所羞畏……”(《碧鸡漫志》卷二),则又可从反面印证这类有涉于“闾巷”的“通俗歌曲”式的小词,正是出自一向爱赏新生事物的李清照之手。何况这类词又是青年男女真实心态的写照,于此,求之尚且难得,轻易将其从《漱玉词》中祛除,岂非失算? 这首词的意义还在于,其作者不但没有端起大家闺秀的架子,反倒别具一格地向世人展示她作为待字少女的内心世界,比起所演韩诗来,多有青蓝之胜。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1,玉炉沉水袅残烟2。梦回山枕隐花钿3。海燕未来人斗草4,江梅已过柳生绵5。黄昏疏雨湿秋千6。   【注释】 1淡荡:和舒的样子。多用以形容春天的景物。寒食:节令名。在清明前一、二日。相传春秋时,介之推辅佐晋文公回国后,隐于山中,晋文公烧山逼他出来,之推抱树焚死。为悼念他,遂定于是日禁火寒食。《荆楚岁时记》:“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 2玉炉:香炉之美称。沉水:即沉水香。一种熏香料。《太平御览》卷九八二引《南州异物志》云:“沉水香出日南。欲取,当先斫坏树,着地积久,外皮朽烂,其心至坚者,置水则沉,名沉香。” 3山枕:两端隆起如山形的凹枕。花钿:用金片镶嵌成花形的首饰。 4斗草:一种竞采百草,比赛优胜的游戏。 5江梅:梅的一种优良品种,非专指生于江边或水边之梅。柳绵:即柳絮。柳树的种子带有白色绒毛,故称。 6秋千:相传春秋时齐桓公由北方山戎引。在木架上悬挂两绳,下拴横板。玩者在板上或坐或站,两手握绳,使前后摆动。技高胆大者可腾空而起,并可双人并戏。一说秋千起于汉武帝时,武帝愿千秋万寿,宫中因作千秋之戏,后倒读为秋千。详见《事物纪原》卷八。   【解读】 这是一阕寒食即景词。自幼博览强记的女词人,在寒食这一天,她不会不记起介之推(也作介子推、介推)的故事,也不会忘记自己小时候在老家学做“子推燕”的心情景。她眼快手疾,学什么成什么。那是用发酵后的面粉做成飞燕,蒸熟后用柳条串起来,插在门框的横木上,祭祀因逃禄焚死于绵山的介子推。即使此类事情不宜“小歌词”,那么被唐玄宗呼为“半仙戏”、深受宫中妃嫔和民间少女喜爱的秋千,在这首词中,为什么也被做了低调处理呢?想必作者在此时此刻是: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所以,她选取的景致亦别具只眼—— 那原本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美好季节,主人公却闷在卧室里春困。名贵的香料快要燃尽,只有残烟袅袅。她一觉醒来,贵重的首饰已脱离秀发隐藏在凹形的枕头里。春日昼眠,莫非她也想做一个像前述赵明诚那样的“昼梦”?词的下片所写的少女生活和感受很像是话中有话别有所指:眼看就是春光明媚的清明佳节,成双成对的海燕竟然还没有从南方飞来,词人只好又加到小女孩的行列去作斗草的游戏,她心不在焉地四处观望,看到江梅已经过,只有颠狂柳絮随风飘舞。结拍的“黄昏疏雨湿秋千”,是常常为人提及的好句,它既好在与清明时节的对景上,更好在恰如其分地表达出“幽居之女,非无怀春之情”(陆机《演连珠》)的待字少女的特有心态。   绛唇1 蹴罢秋千2,起来慵整纤纤手3。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来,袜刬金钗溜4。和羞走,倚门回首5,却把青梅嗅。   【注释】 1绛唇:此调得名于江淹《咏美人春游》诗的“白雪凝琼貌,明珠绛唇”。《词谱》卷四以冯延巳“荫绿围红”一词为正体。唐圭璋《全宋词》此首阙如;王仲闻《李清照集校注》卷一云:“按一九五九年出版之北京大学学生编写之《中国文学史》第五编第四章,断定此首为李清照作,评价颇高,恐未详考。《词林万选》中不可靠之词甚多,误题作者姓名之词,约有二三十首,非审慎不可也。” 2蹴(cù):踏。这里指秋千。 3慵(yōnɡ):困倦,懒。 4袜(chǎn):这里指跑掉鞋子以袜着地。金钗溜:快跑时首饰从头上掉落下来。 5倚门回首:这里只是靠着门回头看的意思,不必有何出典,更与“倚门卖笑”无关。假如一定要追问其出处的话,“倚门”是语出《史记·货殖列传》的“刺绣文不如倚市门”。司马迁是以此说明“农不如工,工不如商”的道理。而“倚门卖笑”是后人的演绎,以之形容妓女生涯是晚至元代或清代的事:“你看人似桃李春风墙外枝,卖俏倚门儿”(王实甫《西厢记》三本一折)、“婉娈倚门之笑,绸缪鼓瑟之娱,谅非得已”(汪中《经旧苑吊马守真文》)。   【解读】 唐圭璋《全宋词》未收此词;杨金本《草堂诗馀》前集卷下此首作苏轼词;《花草粹编》卷一、《续草堂诗馀》卷上、《古今词统》卷四、《古今诗馀醉》卷十二等作无名氏词;《词的》卷二作周邦彦词;而《词林万选》卷四、《历代诗馀》卷五、《林下词选》卷一、《古今图书集成·闺媛典》、《天籁轩词选》卷五、《三李词》等均作李清照词。兹从后说,并而视为李清照婚前所作。 这里之所以认定此词为李清照所作,主要有以下正反两方面的理由: 首先,这是待字少女李清照歌词创作的惯用手法,即其屡演韩偓《香奁集》的有关作品,这首《绛唇》则是对韩偓《偶见》诗“秋千困解罗裙,指醍醐索一尊。见客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的精心隐括。韩诗写的是一个秋千得很困乏的少女,她随手宽衣解下“罗裙”,还名索要一壶琼浆般的高档饮料。她看到有客人过来,便带笑向“中门”跑去。躲到暗处后,她一面用手揉搓着青梅,一面观察客人的动静。而李词则是一阕生动地自我写照。是一位什么样的客人,竟能这样动自命不凡的女词人呢?看来他很可能就是那位声姿清亮,止有致的端庄书生——赵明诚。自从李清照写出令人叫绝的“绿肥红瘦”之句,词名轰动之后,赵明诚一变其矜持稳健之风度,几乎成了一位狂热的追星族,为这位“词女”大做相思之梦。此事详见上引,托名元伊世珍《琅记》卷中所引《外传》。 为能亲自一睹“梦中”“词女”风采,赵明诚不难托故诣李府。因为李格非前不久还是太学学官,当是赵的上司或老师。赵明诚不满足于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设法亲自上门“相媳妇”,这是对于爱情婚姻的一种难能可贵的超前自主意识。对此,笔者宁信其有,不谓其无。 其次,即使按照封建卫道者的思路,如王灼所指斥的:“(易安居士)作长短句,能曲折尽人意,轻巧尖新,姿态百出。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自古缙绅之家能文妇女,未见如此无顾藉也……其风至闺房妇女,夸张笔墨,无所羞畏……”(《碧鸡漫志》卷二),则又可从反面印证这类有涉于“闾巷”的“通俗歌曲”式的小词,正是出自一向爱赏新生事物的李清照之手。何况这类词又是青年男女真实心态的写照,于此,求之尚且难得,轻易将其从《漱玉词》中祛除,岂非失算? 这首词的意义还在于,其作者不但没有端起大家闺秀的架子,反倒别具一格地向世人展示她作为待字少女的内心世界,比起所演韩诗来,多有青蓝之胜。
【作者】
李清照(1084—1155),号易安居士,为两宋之际著名的女词人、学者。她的词风典雅清丽,在两宋词坛独树一帜,词集有《漱玉词》,并撰有《词论》一文,提出词“别是一家”的观。此外,她还有与丈夫赵明诚共同编订了金石学名著《金石录》。 陈祖美,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李清照是家喻户晓的宋代女词人,她的作品脍炙人口,在其生前既已流传。其词集《易安词》散佚,经后人整理编订的词集有《漱玉词》。这本小书选录了李清照最为精粹的词作,较好地展现了词人的艺术风格和创作水平。评注者对每首词的重要词语加以注释,然后再做简要的评讲,使之更加浅近易懂,非常适合大家领略易安词的艺术魅力。
目录展开

前言

如梦令

如梦令

浣溪沙

浣溪沙

点绛唇

渔家傲

鹧鸪天

减字木兰花

一剪梅

醉花阴

玉楼春

行香子

双调忆王孙

小重山

满庭芳

多丽

凤凰台上忆吹箫

念奴娇

点绛唇

蝶恋花

蝶恋花

声声慢

蝶恋花

临江仙并序

诉衷情

鹧鸪天

菩萨蛮

菩萨蛮

南歌子

忆秦娥

渔家傲

好事近

摊破浣溪沙

摊破浣溪沙

武陵春

永遇乐

孤雁儿并序

添字丑奴儿

清平乐

附录 诗文名篇选注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