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花莲之夜电子书

先锋诗人沈浩波亲选 以其20年(1999-2018)诗歌作品为蓝本 历经1年筛选,5轮逐首修订 磨成这本包含330首诗作、厚达580余页的精选诗集 书中的10张精致插图,是来自摄影师鬼金的原创摄影作品。 由获得“英国D&AD全球创意与设计大奖·书籍设计类灰铅笔奖”设计师周伟伟整体设计,布面精装,专色印刷,配合烫色等诸多印制细节,极具典藏价值。

售       价:¥

纸质售价:¥56.80购买纸书

918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5

作       者:沈浩波

出  版  社:中国青年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04-16

字       数:6.4万

所属分类: 文艺 > 文学 > 诗词歌赋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花莲之夜》由共分为八个小辑以及哀歌响起的旅程和一首回忆的诗组成,收录的内容既有诗人早期锐气逼人、坦荡无疑的诗作,又有诗人步中年的笃定、坚韧充满着生命能量的诗作。沈浩波的诗锐利、深刻、结实、情感丰富,内容庞杂多样、涉及范围极其广阔、生命能量巨大,在诗坛影响力非同凡响。 《花莲之夜》由共分为八个小辑以及哀歌响起的旅程和一首回忆的诗组成,收录的内容既有诗人早期锐气逼人、坦荡无疑的诗作,又有诗人步中年的笃定、坚韧充满着生命能量的诗作。沈浩波的诗锐利、深刻、结实、情感丰富,内容庞杂多样、涉及范围极其广阔、生命能量巨大,在诗坛影响力非同凡响。
【推荐语】
先锋诗人沈浩波亲选 以其20年(1999-2018)诗歌作品为蓝本 历经1年筛选,5轮逐首修订 磨成这本包含330首诗作、厚达580余页的精选诗集 书中的10张精致插图,是来自摄影师鬼金的原创摄影作品。   由获得“英国D&AD全球创意与设计大奖·书籍设计类灰铅笔奖”设计师周伟伟整体设计,布面精装,专色印刷,配合烫色等诸多印制细节,极具典藏价值。
【作者】
1976年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 1998年发表《谁在拿90年代涮》一文,这篇文章后来成为引发1999年中国先锋诗界“民间立场”和“知识分子写作”大论争(盘峰论争)的导火索。沈浩波也因此成为盘峰论争中“民间立场”一方的中坚人物之一。 2000年7月和朋友一同发起创办《下半身》同人诗刊,并写作《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掀起了对中国诗歌影响甚深的“下半身诗歌运动”。 曾获得2000年《作家》杂志诗歌奖,2008年御鼎诗歌奖,2010年《人民文学》诗歌奖,2011年中国首届桂冠诗集奖,2012年首届“新世纪诗典”金诗奖,2012年第三届长安诗歌节·现代诗成就大奖,2013年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2013年《十月》诗歌奖,2016年度王维诗歌奖,第八届NPC李白诗歌奖·成就奖等。 2016年12月3日,发表《关于各种诗歌奖》一文,宣布从此不再受任何国内诗歌奖项。 2016年创办“磨铁读诗会”,致力于传播、推广、出版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和世界范围内的优秀诗歌。 出版有诗集《心藏大恶》《蝴蝶》《命令我沉默》《向命要诗》等。诗歌被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等外语,并已有约100多首诗作在海外发表。
目录展开

第一辑花莲之夜

花莲之夜

消失的诗

在雍和宫

绝望

国际诗歌朗诵会

哥斯达黎加的爱情

云泥之别

橘僧

我被塑造得俗不可耐

并列伟大

开往浦东机场的地铁

站在家门前

我们谈起一些老朋友

我的心

先锋与诗

祭日狂欢

词语里的鬼

挥拳如雨

春山

经过一个广告牌,想起一男一女

盘龙江边坐满了老人

嘹亮的蛋糕

关于爱

那个女孩对我说

在拉美

来自西班牙的上帝

绝望火车站

上帝是个男人

十字架是一把剑

这个国家很文艺

爱国的贝宁诗人

丝袜美人

诗歌就是身体

请李白先生反思一下

论十九世纪的重要性

悲悯

借钱记

你这平静的……

红墙深处

只有一个诗人

上面有人

第二辑白雪棋盘

白雪棋盘

布拉格在阳光下

世界,你好

从北二环黄昏的车流中抬起头看见硕大的月亮

老黄和丁美凤

旅程

红格子毛衣

初夏

一位喜欢演讲的中国作家

粗暴

苹果挂在苹果树上

月圆之夜

我在你和神之间

冬天的海拉尔河

但我很晚才理解

新年

谢谢她为我们歌唱

在云南

木匠

有些东西在灵魂的黑暗处发生

我感到疼痛

桌上有个西红柿

光芒万丈

告别

如果时间有光芒

我们一起向厕所走去

傍晚的台城

红色小汽车

阳光下的那拉提

四十不惑

怀抱一只椰子

谁不希望有这样的爱情呢

翻译了一下杜甫在秦州写给侄子的信

杜甫出秦州

我把这些事理解成时代给我的侮辱

好人的逻辑

诗三百

灵魂之臭

王阳明是个自恋的人

我妈在微信上劝人多读书

决定性瞬间

第三辑我们那儿的生死问题

我们那儿的生死问题

我们那儿的男女关系

词语的变迁

她叫左慧

海风吹过

卫慧来了

1998年,在北师大东门

1999年,在丰台区青塔村

2005年,我住在北新桥

甜头

静物

心沉下去

给自己的献词

自画像

是什么让我想起从前

你妈贵姓

得了肝癌的初中物理老师钱大海

成都行(节选)

奶奶的愤怒

妇科医院

疲惫之诗

饮酒诗

冰湖

穿过这片雾

岳父在我的书房

他正手忙脚乱地遮掩锋芒

成都之春

我想做一个更好的人

无食我黍

你妹啊

不好意思

都是狗屁

我爱她像……

这就是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的全部故事

几年来我常常读他的诗

真假沈浩波

第四辑自我出生以来

自我出生以来

森林

一瞬

坟茔记

炉灰之城

数星星

有一个青年

中国家庭

你必须记住你爹的家乡

向命要诗

成吉思汗

原谅

后海盲歌手

天下无戏言

进入河北省

坦克

换频道

读好诗如吃肉

时光中有人被遗忘

外婆的葬礼

普照寺

她们

红尘往事

他不吃螃蟹

雪灾

恐怖的发现

慈祥

与上帝的羔羊晓贤兄谈谈敬爱的上帝

遗体

母鸽

鹤立鸡群

熟睡的猫

黑丝赋

客厅里的父亲

繁殖

一棵杨

那年我在甘肃认识的三个诗人

惊魂未定

彩虹里的飞机

教师节有诗

第五辑我想看见光

我想看见光

墙根之雪

昆明小街

你是否懂得一只蜥蜴的悲伤

绍兴路的黄昏

爱情是一首诗

油画家的谎言

三月之鸦

我爱你什么呢

深夜

诗人在他的时代

清明:想象中的雨

桃子

沉默

乘火车头穿越赣北平原 ——赠诗人水笔

江湖

父亲

外婆去世

寂静的乡村

侥幸 ——写给儿子,祝他生日快乐

父亲的手掌

四川大灾之中,朋友诞生一子,闻之悲欣交加 ——写给李师江

流水汤汤

妻子想再生一个

每一幢楼里,都有一个弹钢琴的女孩

温暖的骨灰

令人迷恋的一生

你的孤独

舞者

再写家乡癌症村

儿子与上帝

美好的时刻

我喜欢那些颓废的人

飞翔与迈克尔·杰克逊

白玉兰

凶器

老猫之心

少年时代的春节

第六辑星空之问

星空之问

心是一尊虚伪的神

它用石头,雕成泪水

春天来信 ——写给生活在广州的朋友

右边的月亮

教堂墓园

下岗女工

云南上空的云

在夏天时想起秋天

我在你的身上寻找 ——写给儿子

秋风十八章

和贝多芬一样

白杨树上结鸦巢

她的月色

清明悼亡书

那些疲惫的脸

诗有时是小麦有时不是

跑步

纸船

雾中王屋山

深夜进入一座城市

冷玉

恐惧

奏鸣曲

紫丁香与小提琴

白鸟与银壶

你的乳房

在大理

关于永恒

十字路口

抽象的海水

东京的乌鸦

童年时的白雾

出叙利亚记

无头仙人放牧歌

七夕

2000年,我住在洋桥

关于悲伤这件事

最近我有点儿伤心

我送佳人兮赤兔马

第七辑理想国

理想国

舌头重于灵魂

约翰不吃煮鸡蛋

烟民礼赞

我想你了……对不起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情

我不会被恐惧吃掉

高歌的人拎着嗓子

屠夫

对牛弹琴

姐妹

慢慢就不知羞耻了

坟粽

父子球迷

涨潮

新长出的脸

陇头明月

天水东柯谷的杜甫草堂 ——赠鬼石、莫渡

崆峒山

请代我向他问好

我有一些愤怒

戴眼镜的人

括号里的孤独

在圣方济各圣堂前

感谢

父与子

罗纳瓦拉的清晨

老天知道我在写什么

去拉萨

美女之国

乳房上的十字架

现在他们全都知道了

老二在唱歌

男女有别

挽留

两个世界

那当然不是他们友谊的开始

第八辑 灵魂之光

灵魂之光

自从十几年前当时还不是我妻子的女朋友不再给我做饭

诗歌奖

在金银滩草原拍动物

金色糖果

情人节

各得其所

当年认识的少女

路遇夕阳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你太肤浅了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

寻人启事

在灵隐寺看到一只猴子和一只松鼠

漂亮男人

记一个刚刚死在狱中的朋友

在青岛对两位女诗人说

居士进城

我喜欢在诗里骂人

无题

我的光棍二叔

狐臭

爸爸

我其实不想这样

观念与现实

白雪撒在托尔斯泰身上

爱情和友情

李寒和他的俄语

俄国恋

俄罗斯

口水诗

我妈和我儿子

我的老朋友,我的好朋友

想想而已

季节

在荷兰的哥伦比亚人

从美国回来的华裔女性

蓝棣之教授

与奥斯维辛无关

神迹

衣冠冢前祭李白

特辑哀歌响起的旅程和一首回忆的诗

哀歌响起的旅程

另一首回忆的诗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