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顶部广告

荒野飨宴:寻找*后的*电子书

亚马逊读者评论摘录: 1、这本书很难归类。它既是一部深浅出的美食史,又是一篇引人胜的游记,还是一个感人至深的个人故事。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本非常有趣的读物。我不停地停下来,向家人朗读有趣的事实。比如她提到,西方世界丢掉了大部分草药和避孕知识,因为大多数从事草药和避孕的聪明女性都被指控为巫婆并遭到杀害。以及她提到纽约市一家高级酒店提供秃头鹰的那部分。这本书还启发我始从院子里拔野蒜,并将其用于厨房。我做了香蒜酱和绿色女神酱!强烈推荐!

售       价:¥

纸质售价:¥45.80购买纸书

19人正在读 | 0人评论 6.5

作       者:(美)吉娜·雷·拉瑟瓦著 杨佳慧译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3-11-27

字       数:17.9万

所属分类: 科技 > 自然科学 > 生物科学

温馨提示:数字商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提供源文件,不支持导出打印

为你推荐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 读书简介
  • 目录
  • 累计评论(0条)
本书既是优美的自然书写,又是立足于田野调研的民族志,身为作家、人类学家、地理学家的拉瑟瓦寻找野生食物——揭示了在一个“野生”本身被误解、商品化和被消费者热捧追求的世界里,我们失去了什么。 两个世纪前,北美人的饮食构成中,近乎有一半是需要在野外觅食、狩猎或捕获的。今天,所谓的 "野生食物 "正成为昂贵的奢侈品,在顶级餐厅中成为富人独享的盘中餐。与此同时,依靠野生食物生存和维持生计的人们发现,随着新的市场和道路侵世界上最后的未垦的土地,他们的生活永远改变了。 一路上,拉瑟瓦亲自品尝野生食物,在婆罗洲品尝难以捉摸的燕窝汤,用手提箱把瑞典驼鹿肉偷运回家。   这本书以一种兼具深思熟虑与勃勃雄心的方式向读者展示了丰富多彩的“野生”食物,及本书中追溯了我们与野生食物的关系,并展示了我们在驯化它们时牺牲了什么——包括生物多样性、本土知识和与自然的重要联系。<br/>【推荐语】<br/>亚马逊读者评论摘录: 1、这本书很难归类。它既是一部深浅出的美食史,又是一篇引人胜的游记,还是一个感人至深的个人故事。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本非常有趣的读物。我不停地停下来,向家人朗读有趣的事实。比如她提到,西方世界丢掉了大部分草药和避孕知识,因为大多数从事草药和避孕的聪明女性都被指控为巫婆并遭到杀害。以及她提到纽约市一家高级酒店提供秃头鹰的那部分。这本书还启发我始从院子里拔野蒜,并将其用于厨房。我做了香蒜酱和绿色女神酱!强烈推荐! 这是一本非常棒的书,读起来令人愉悦,其中的信息引人胜。作者带领我们在世界各地寻找各种野生食物,分享她对这些食物的历史、现状和用途的了解,以及她发现这些食物的地。这本书既是一本关于野生食物的书,也是一本游记和回忆录,与我以前读过的任何一本书都不同。 一首献给美食的情诗。拉瑟瓦是美食界的费德里奇;她将劳动权力、女权主义和采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成为一场思想的盛宴。文章内容跨越学科,天衣无缝,同时又引人胜。食物即是记忆,记忆即是食物。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样的信息。 从飞往刚果民主共和国,在印度尼西亚寻找鸟巢,狩猎驼鹿,吃龙虾到在Noma餐厅吐得一塌糊涂,许多画面和故事都让我记忆犹新。吉娜将内部与外部、食物与环境、个人与世界紧密交织在一起。 历史、人类学思考和个人旅行故事的美妙结合。作者的写作风格俏皮而缜密。我了更多册送给朋友和家人。 6.作者对我们所吃的食物行了深思考。书中精美的细节很有吸引力,同时还从不同角度探讨了世界各地的食物来源。<br/>【作者】<br/>作者简介: 吉娜·雷·拉瑟瓦(Gina Rae La Cerva),地理学家、环境人类学家,耶鲁大学林业和环境研究学院环境科学硕士,耶鲁大学威廉·R·伯奇奖获得者,剑桥大学哲学硕士,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研究院研究员,致力于以个性化和语境化密集学术研究的方式撰写有关环境科学和哲学的文章。   译者: 杨佳慧,香港城市大学语言研究硕士,英语教师。曾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翻译中国广播影视大奖星光奖及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等相关材料。译作有《醒来的森林》《万物得时--写给乡间生灵的自然手记》《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考古通史》等。<br/>
目录展开

序言 伤心的驼鹿

第一部分 关于记忆和遗忘

草药和昆虫

同蘑菇和野蜂蜜一起出现的巨型野兽

鱼、鳍、壳和爪

烩串烤野鸡

第二部分 欲望的主题

带根茎的林中食物

羚羊的番茄风味炖煮

熏制野味和假鱼子酱

第三部分 盛宴与饥荒的季节

驼鹿肉佐奶油汁炖鸡油菌

燕窝和花朵

野草

致谢

累计评论(0条) 0个书友正在讨论这本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分享你的想法吧!

买过这本书的人还买过

读了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