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本电子书0元读

万本电子书0元读

白洋淀纪事
白洋淀纪事
孙犁
¥1.99
本书是孙犁的*部比较完整的小说、散文选集,曾被评为“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包括作者从1939年到1950年所写的绝大部分短篇小说、散文、特写、通讯等,其中共收录短篇作品近百篇,按时间先后顺序编排,《荷花淀》与《芦花荡》是其中*负盛名的作品。本书选录了《芦花荡》《荷花淀》《光荣》《嘱咐》《采蒲台的苇》等四十余篇经典作品。
万物生
万物生
沈洋
¥6.00
当一团团晨雾在乌蒙大地漫卷而来的时候,她觉得那不是雾,是心情!
那时候
那时候
许辉
¥9.00
  作品描述了主人公在七十年代下放到濉浍平原作知识青年时的故事,描述了在当时特殊的背景下那一代人共同经历过的懵懂天真、酸甜苦辣。作品非常朴实无华感情真实质朴,乡土气息浓厚,表达了作者对家乡对青春的无限怀念和向往。
麦河
麦河
关仁山
¥8.99
《麦河》是关仁山经过多年的生活积累和思想突破,几易其稿,倾力创作的一部关于河流、土地、庄稼和新农民的大书,是一曲献给土地的深情的颂歌,是当前难得的关照现实、关照农民问题的重头力作。《麦河》以冀东平原的麦河(亦称滦河)流域农村为背景,描写了近年来农村土地流转的故事,精心塑造了回乡进行土地流转的企业家曹双羊、作为小说故事叙述者乐亭大鼓艺人瞎三白立国以及命运多舛的农村姑娘桃儿等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艺术形象,时代气息、生活气息浓厚,小说在叙述角度、小麦文化开掘以及具有象征意义的百岁老鹰形象的创造、瞎三与坟场鬼魂对话等方面又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创新,是一部既有深度又有厚度、既注重艺术创新又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的长篇小说。
天中故事
天中故事
孟宪奎
¥9.00
  这是一个大变革的年代,中国几千年的农村风情,将会在这百年内轰然而溃,随着留守儿童长大后怀着梦想离开,随着最后一代守村老人的离世。作者以一个崭新的角度,从身边的琐事以及细腻的思想感情出发,察看着豫南古老乡村的淳朴,愚昧,承受信息社会冲击的变革。正如我给老支书的信中所言:历史总是向前,社会是不可逆的,我们祖祖辈辈生死明灭所汇聚成的乡土风情注定将被历史挥泪掩埋。   而故乡在我心中更加如歌如梦如幻……
伪币之家
伪币之家
何葆国
¥4.99
以一个智障儿童的传奇演绎一个现代化进程中的小城的传奇。南方小城,一条吵吵闹闹的小街,一个打打骂骂的家庭,一个离奇地害死哥哥和妹妹的六岁儿童,被父母痛打一顿之后,变成了白痴,却意外获得神奇才能,能将人民币画得惟妙惟肖。小城人迷信这个白痴天才画出的假钱,能让他们致富吉祥,纷纷用真钱购买,于是世纪末的小城里有了新的图腾。这个白痴天才的家庭致富后,父母间发生了新的危机,某天失手将他踢落天井,竟使他恢复了正常,再也画不出钱来了。
大丫
大丫
张金仲
¥5.28
滹沱河,从山西流入河北,下山后,起初如脱缰*,奔腾咆哮,直到奔行数百里才渐趋平缓,舒展出她柔美的身姿。
写景·记事
写景·记事
赵勤
¥1.95
听过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风声,见过和布克赛尔的云朵,抚摸天山神木园的植株,送走乌伦古湖的飞鸟。还有命名礼的盛大宴会、欢快奔走的毛驴车、每七日一集的巴扎。把在新疆的奇异风光尽皆写于笔下,满满的都是能看得见的情。
走窑人
走窑人
刘大顺
¥0.99
以一个百年老矿为载体,描述了一个煤炭企业的开掘、兴起的风雨历程,以豫西一隅在清末民初、军阀混战、抗日战争中的重大历史事件为背景,深刻揭示了民族工业崛起之艰难。集乡土民俗,地域文化,民间传说,名人轶事为一体,披露了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山道绿草
山道绿草
熊立权
¥5.20
我的爷爷于一九四二年中秋出生于江西省丰城市的一个小乡村里。那是一个美丽富饶、宁静安详的小村子,有山有水,仙姑岭高高耸立,小溪潺潺流淌。十岁以前,爷爷就在这绿水青山间嬉戏玩耍。闲暇之时,曾祖母手把手地教爷爷描红,曾祖父教他几首唐诗,哥哥姐姐周末回来了,也会教爷爷认字,但爷爷还是顽皮地整日在田间游玩。后来,曾祖父看见爷爷这样贪玩,像个野孩子,觉得不能任其野草般生长,就送他进村里的学校读书。十岁的爷爷去上一年级,难免有一些不好意思,于是直接上了四年级。
前面就是麦季
前面就是麦季
李骏虎
¥5.96
本书收录了《七年》、《心跳如鼓》、《漏网之鱼》、《留鸟》、《还乡》等中短篇小说作品。
八道河(仅适用PC阅读)
八道河(仅适用PC阅读)
苗华邱
¥7.99
《八道河》以山丫的一生为叙述主线,通过农村一条街上的几户人家之间复杂多变的故事,突出八道河畔的风土人情,以此弘扬人性的真、善、美。
桂香街
桂香街
范小青
¥23.72
她放弃外企金领的职位,她要去做街道干部;她把个人的爱恨深埋心底,把百姓的疾苦扛在肩头;她于琐碎与怪诞中,追寻日渐稀薄却又永恒存在的……能力出众的外企高管林又红阴差阳错地被当成居委会“蒋主任”,与“蒋主任”这个称谓同时加到林又红身上的,是桂香街上普通百姓的生活重负。在个人情感与社会责任的冲突较量中,林又红完成了人生中一次重大的选择。
城里来的女村官
城里来的女村官
班继胤
¥13.99
女大学生甘英毕业后没有回到东莞协助父亲管理企业,反而出人意料地到广西一个贫困山村——黑沟村任村主任。新官上任,甘英即组织村里的“光棍队”实施快速脱贫的“万元计划”。然而,就在黑沟村上上下下都在热火朝天地把曾经的“蔗海”拔根种蔬菜时,曾经大力倡导黑沟村扩种甘蔗的田县长率团来考察,见自己经营多年的“蔗海”被毁,田县长代表的计划经济及“面子工程”即刻与甘英代表的市场经济产生了激烈的交锋……
小高庄
小高庄
许卫国
¥15.50
  在《小高庄》这篇小说里,他把对人生的领悟和对家乡的热爱糅合进了朴实无华的语言之中。作者深厚扎实的生活底子,让这篇小说嬉笑怒骂皆成文章。那些貌似轻松、妙趣横生的文字,像辽阔的淮北大平原.越往里走,越觉得底蕴深厚。 ?
呼兰河传(国民一代才女,萧红回忆体巅峰之作)
呼兰河传(国民一代才女,萧红回忆体巅峰之作)
萧红
¥12.99
《呼兰河传》是萧红旅居香港时创作的一本回忆体长篇小说。本书以情感的起伏为脉络,讲述作者的童年故事,再现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呼兰人的生活状态。
乡城
乡城
注西彭错
¥7.04
雪停时,远处的山峰都边变了模样,只依稀辨得出旧有的轮廓。谷地里,藏寨横卧于雪的世界,像是满腹心事不愿和人说,只默默地自个儿咀嚼着似的。玛依河载着落满了雪花的浮冰,缓缓流过寨口,显得那么纯净,却又那么孤独。
天长夜短
天长夜短
张新科著
¥6.96
八个发生在上个世纪的故事,追溯着曾属于那一代人的集体记忆,透过这一幕幕人情冷暖,一个属于现代人的精神家园,正在慢慢重建。 ? 天长夜短 蔡佐生走出家乡上蔡县医院大门的时候,发现后面跟着一个人。他快,跟者也快,他慢,跟者也慢。事态逼着他边走边思量着对策。 在一个水果摊前,蔡佐生突然收步,然后转过身去,这才看清楚后面跟着的是一个头发蓬乱的老人,背上斜挎着一只绿漆几乎全部剥落的军用水壶。见蔡佐生停下来,老人不但没走,反而三步并作两步往他面前赶。 “你要干什么?”待老人走到跟前,他说出了憋了半天的话。 老人脸上马上堆起了笑容:“俺说小兄弟,甭害怕!恁看看俺这个蔫儿巴老头,没有胡汉三的横肉、座山雕的獠牙,不像《看不见的战线》中的老狐狸那样狡猾,更不像偷袭铁道游队的冈村队长那样张狂!能把你咋着?” 好家伙!一句话串拎起三四个电影人物,蔡佐生心里很是一惊。他的话使蔡佐生在回忆起不少形同鬼魅但耳熟能详的电影角色的同时,也不得不重新量面前这位身体枯瘦,脸上胡楂儿长短不一的老人。 蔡佐生刚要口一步探问,没料到对方抢了个先:“你这人穿西服扎领带,和县城里的其他人不一样。从你医院门到出医院门,俺一直跟在后面。你去了住院部五楼看了个病号,在走廊里与三个大夫行了交流,没错吧?”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蔡佐生有沉不住气了。 “俺兄弟,急个啥!先听完俺下面说的话,中不中?” 水果摊前人多,看来一句两句没个完。蔡佐生向前走了十来米,在空旷的地方停下脚步,老人也哧溜一下贴了上来。 “你面正额宽像郭建光,不是吃官粮定是为人师长;走起路来呼呼挟风如李向阳,你小时候要么撵过野兔子,要么就是经常深更半夜跑片场;上楼时一步三个台阶那劲头一不逊瓦尔特,瓦尔特保卫了萨拉热窝,看来今后你一定能镇守北京城防;在病房里你招待六方,机智赛过渡江侦察的李连长。你能文能武,前途无量啊!” 这声音、手势、神情咋有些熟悉哩?蔡佐生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曾经熟悉的身影来。 ? “兄弟,俺给你算上一卦,不会误你事,只能成你美。说得不对你只当听了一堆屁话,说得对你也甭掏钱,只要……” 原来是个算卦讨钱的。 蔡佐生否定了自己脑海中的联想。没等老人说完嘴里的下半句话,就扭头走了。约莫二十多米后,他回头望了一下,算卦者木鸡般地呆立在原地…… ? 蔡佐生向系里请了五天假,路上三天,在家只有两天。母亲的病情稳定后,他马上就得回校。县城没有火车,搭火车要到百里外的邻县西甸。蔡佐生姥姥村子里的发小、现在县城出租车的胖子建国执意要送他,路上话不知怎么扯到了医院门前的算卦老头,蔡佐生正要描述那天的情景,胖子竟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十年八载才溜回来一趟,咋也撞上老侯了?” “老侯?”蔡佐生怔了一下。 “看看,你这大学教授,整天一门心思研究马尾巴的功能,老家的人和事你都扔到爪哇国了。就是小时候经常在咱们附近几个村放电影的老侯啊。”胖子边说边抱怨地对他挤了挤眼,漫不经心地把烟屁股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我原来一直挺服气老侯,但这几年他那脑子好像被驴蹄子踢着了一样,有病。隔三差五从村里走十几里到县城新华书店和医院门口,专堵那些三四十岁以上看起来有文化的人算卦,说是算卦,算个屎卦!哪个算卦的像他不要钱?!他是找人陪他喷喷那些老掉牙的电影,心里头过过干瘾罢了。”胖子新一支烟前,又冒出这么两句。 “原来真是那个老侯!”从去外地上学到现在,十几年了,蔡佐生一直没再见过他。这次是个机会却失之交臂,一路上蔡佐生内疚不已。 蔡佐生家附近几个村镇所有三四十岁以上的人当中,说不出过去几任书记和镇长姓名的人很多,不认识电影放映员老侯的几乎没有。其实老侯也不姓侯,有人说他姓肖也有人说他姓马。过去他放电影时,由于片子经常不能及时送到,老是让人看了一半候着一半,老是这般候着,大家就把放电影的他叫“老侯”了。刚始遇到重要场合,还偶尔称他老肖或老马,时间久了个个都叫老侯了。小时候,蔡佐生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乡下跟着姥姥住,始东奔西窜跑电影片场时,老肖或者老马被叫做“老侯”已经好多年了。? ? 天长夜短 蔡佐生走出家乡上蔡县医院大门的时候,发现后面跟着一个人。他快,跟者也快,他慢,跟者也慢。事态逼着他边走边思量着对策。 在一个水果摊前,蔡佐生突然收步,然后转过身去,这才看清楚后面跟着的是一个头发蓬乱的老人,背上斜挎着一只绿漆几乎全部剥落的军用水壶。见蔡佐生停下来,老人不但没走,反而三步并作两步往他面前赶。 “你要干什么?”待老人走到跟前,他说出了憋了半天的话。 老人脸上马上堆起了笑容:“俺说小兄弟,甭害怕!恁看看俺这个蔫儿巴老头,没有胡汉三的横肉、座山雕的獠牙,不像《看不见的战线》中的老狐狸那样狡猾,更不像偷袭铁道游队的冈村队长那样张狂!能把你咋着?” 好家伙!一句话串拎起三四个电影人物,蔡佐生心里很是一惊。他的话使蔡佐生在回忆起不少形同鬼魅但耳熟能详的电影角色的同时,也不得不重新量面前这位身体枯瘦,脸上胡楂儿长短不一的老人。 蔡佐生刚要口一步探问,没料到对方抢了个先:“你这人穿西服扎领带,和县城里的其他人不一样。从你医院门到出医院门,俺一直跟在后面。你去了住院部五楼看了个病号,在走廊里与三个大夫行了交流,没错吧?”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蔡佐生有沉不住气了。 “俺兄弟,急个啥!先听完俺下面说的话,中不中?” 水果摊前人多,看来一句两句没个完。蔡佐生向前走了十来米,在空旷的地方停下脚步,老人也哧溜一下贴了上来。 “你面正额宽像郭建光,不是吃官粮定是为人师长;走起路来呼呼挟风如李向阳,你小时候要么撵过野兔子,要么就是经常深更半夜跑片场;上楼时一步三个台阶那劲头一不逊瓦尔特,瓦尔特保卫了萨拉热窝,看来今后你一定能镇守北京城防;在病房里你招待六方,机智赛过渡江侦察的李连长。你能文能武,前途无量啊!” 这声音、手势、神情咋有些熟悉哩?蔡佐生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曾经熟悉的身影来。 ? “兄弟,俺给你算上一卦,不会误你事,只能成你美。说得不对你只当听了一堆屁话,说得对你也甭掏钱,只要……” 原来是个算卦讨钱的。 蔡佐生否定了自己脑海中的联想。没等老人说完嘴里的下半句话,就扭头走了。约莫二十多米后,他回头望了一下,算卦者木鸡般地呆立在原地…… ? 蔡佐生向系里请了五天假,路上三天,在家只有两天。母亲的病情稳定后,他马上就得回校。县城没有火车,搭火车要到百里外的邻县西甸。蔡佐生姥姥村子里的发小、现在县城出租车的胖子建国执意要送他,路上话不知怎么扯到了医院门前的算卦老头,蔡佐生正要描述那天的情景,胖子竟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十年八载才溜回来一趟,咋也撞上老侯了?” “老侯?”蔡佐生怔了一下。 “看看,你这大学教授,整天一门心思研究马尾巴的功能,老家的人和事你都扔到爪哇国了。就是小时候经常在咱们附近几个村放电影的老侯啊。”胖子边说边抱怨地对他挤了挤眼,漫不经心地把烟屁股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我原来一直挺服气老侯,但这几年他那脑子好像被驴蹄子踢着了一样,有病。隔三差五从村里走十几里到县城新华书店和医院门口,专堵那些三四十岁以上看起来有文化的人算卦,说是算卦,算个屎卦!哪个算卦的像他不要钱?!他是找人陪他喷喷那些老掉牙的电影,心里头过过干瘾罢了。”胖子新一支烟前,又冒出这么两句。 “原来真是那个老侯!”从去外地上学到现在,十几年了,蔡佐生一直没再见过他。这次是个机会却失之交臂,一路上蔡佐生内疚不已。 蔡佐生家附近几个村镇所有三四十岁以上的人当中,说不出过去几任书记和镇长姓名的人很多,不认识电影放映员老侯的几乎没有。其实老侯也不姓侯,有人说他姓肖也有人说他姓马。过去他放电影时,由于片子经常不能及时送到,老是让人看了一半候着一半,老是这般候着,大家就把放电影的他叫“老侯”了。刚始遇到重要场合,还偶尔称他老肖或老马,时间久了个个都叫老侯了。小时候,蔡佐生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乡下跟着姥姥住,始东奔西窜跑电影片场时,老肖或者老马被叫做“老侯”已经好多年了。
赤脚医生万泉和
赤脚医生万泉和
范小青
¥4.57
后窑当然是那个年代中国乡村的缩影。故事是围绕后窑医疗站展开的,问题出在后窑医生万人寿身上,他病倒了,后窑没有了自己的医生。谁来接班呢?万泉和。这个万泉和凭什么来接班,他学过医吗?没有。但他是万人寿的儿子,他不当医生谁来当呢?万泉和没正式学过医 ,当医生勉为其难,虽先后和几名医生配合行医,但他们先后都走了,最后剩下他一人。在贫困落后的后窑村,如果他不当医生,还会有谁来关心农民的疾病?作者善于用琐碎的日常生活细流构建她的精神世界,用饱含温情的态度关照人、社会与疾病之间的关系,由此展示中国乡村的根系,在平淡之中描绘出她内心的那个本真的世界。 本书以日常性叙事风格,通过内敛的幽默,刻画了一个乡村赤脚医生的形象,在平淡之中描绘出主人公内心的那个本真世界。赤脚医生在“文革”中倒下了,其儿子万泉和接替他当了赤脚医生。万泉和没正式学过医,当医生勉为其难,虽先后和几名医生配合行医,但他们先后都走了,最后剩下他一人。在贫困落后的后窑村,如果他不当医生,还会有谁来关心农民的疾病?作者用饱含深情的态度关注人、社会与疾病之间的关系,深切表达出对中国乡村社会人的生存状态的关注。
拯救
拯救
贺享雍
¥2.00
董万成被通知到乡上,解决他的采石场问题。在乡政府围墙的铁栅门口,遇到了正在等候他的村支书温良全。   董万成是上石岭子乡虎尾村的村民。十年前,他响应乡政府“一乡一业,一村一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展经济的号召,在驻村干部龚文军乡长的帮助下,在虎尾山办起了采石场。所谓采石场,其实就是把虎尾山上那些采之不尽、挖之不竭,泛着青光的石岩、石坡,用炸药炸成片石,然后把它们投进碎石机,让机器的钢牙把它们咬碎成指头大/J、的石粒,拉出去卖给那些修公路的。除了购买炸药和机器外,这是一个无本生意。可开头几年,董万成做得并不Jl~,N。这一是因为上石岭子乡离外面热闹的世界太远,外面来拉碎石的汽车少说也要走大半天,有些豆腐盘成肉价钱的意思。第二呢,是因为那几年一些人在河里采石、采砂,从河里采出的卵石不用碎,只需要用铁筛子过一遍就行,这启然又比董万成的碎石便宜。做了几年,董万成没赚到多少钱,有些丧失信心了。可在这时,风水突然转了:上级下决心整治河道里的乱挖滥采,关闭了全县所有的砂石公司,而国家在实行惠农政策中,蓬蓬勃勃开展起来的公路“村村通”工程,一下子加大了碎石的需求。董万成时来运转,机器成天轰鸣不止,投进机器里的是石头,吐出来的是银子。没多久,董万成发财了,扒了老屋建起了小洋楼,显摆似的屹立在王家湾,宣告了他这个上门女婿率先在村里进入了“小康”!可是没想到,庄稼人个个都是五师自通的经济学家,村里的麦荣生、杜仁政、李明忠以及邻近油坊坡村的吴国礼、朱光柏等十多人,一见这碎石的生意有钱可赚,且投资不大,又不需要什么技术,就纷纷也买了机器,和乡里签了合同。这一来,虎尾山上一下子就摆开了几十处“战场”,几十台碎石机同时响起来时,震得头上盘旋的鹞子都不敢在虎尾山上歇脚了。董万成最初非常生气,心里骂道:“龟儿子些;就晓得跟船!老子当初喝凉风的时候,你们不来,现在有钱赚了就来了!”可骂归骂,却拿别人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山又不是你的山,你采得,别人就采不得?好在董万成修了小洋楼以后,还有一些积累,又去贷了一些款,不但重新添了两台碎石机,而且一不做,二不休,还购置了一台东风牌货车…他觉得不能老租用别人的汽车,那样除了锅巴就没多少饭了!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要干就大干,绝不能输给了那些跟船的“虾子”们。
巴音阿门的春天·萨朗短篇小说集
巴音阿门的春天·萨朗短篇小说集
萨朗
¥1.95
该书收录了新疆先锋作家萨朗的短篇小说九篇,其中既有现实的关照,又有历史的荒诞,写草原,写雪山,写情感,写人性,写尽新疆的各路美景与人生百态。
1 2 3